“她综艺”火爆,女性受众为何买单?

文|范娜娜

她们并不是在看综艺,而是在看自己。

近几年,“她经济”概念火爆,女性人群价值凸显,而在娱乐内容领域,一股“她综艺”的热潮也正在兴起。

“她综艺”,也就是“女性向综艺”,指的是从女性视角出发,围绕女性的生活、工作、情感、社交等话题展开讨论,以折射当下社会中女性三观的一系列综艺节目。从《我家那闺女》《女儿们的恋爱》《女儿们的男朋友》到《妻子的浪漫旅行第二季》,各类女性向综艺近来持续热播,并引发激烈讨论。

究竟这类综艺为何火爆?当我们在看“她综艺”时,究竟在看什么?

看与被看,女性生活的后现代化镜像构建

当下,以女性为主要定位的综艺不断涌现,从女儿、女友到妻子,女性成长的各个阶段都被纳入综艺的摄像机之内,生活、社交、工作、情感话题一样不落,女性的三观、恋爱观、婚姻观甚至育儿观都被反复讨论。

在以往男性主导的综艺中,女性以花瓶的形象出镜居多,更多是一种节目的调和,伴随着女性意识的觉醒,与女性在消费领域话语权的提升,“女性向综艺”开始霸屏,也俘获了更多的女性受众。

根据艺恩发布的《女性综艺数据研究报告》,女性逐渐成长为电视综艺的主要受众;在网络综艺中,女性用户超过六成,她综艺市场也从海选女性大众喜好逐渐向定位圈层小众审美演化。

《我家那闺女》《女儿们的恋爱》《女儿们的男朋友》几档观察类综艺都是以年轻女性为主要受众,让女性心甘情愿地为能与自身产生共鸣的内容消费。这类节目往往采用双重叙事结构,一条主线聚焦女儿们的日常生活和情感状态,另一条主线则是演播室内的爸爸们和主持人对女儿们行为的拆解与点评,而观众则站在上帝视角总览全局。

事实上,她综艺的崛起并不必然指向女性社会地位的提高,更多是文化工业的消费主义倾向使然。文化产业对于有消费能力的女性受众的偏爱,让他们对垂直、精准的女性向综艺趋之若鹜。另外,她综艺的镜头对准了女性生活的方方面面,也为精准营销和广告植入提供了巨大的机会。

但不容否认的是,“她综艺”确实让女性在某种程度上获得凝视的权力,从而更理性地审视女性的生存困境,洞悉女性的需求,人们对父女、恋人、夫妻关系也有了新的理解。

在这个物价飙升,生活压力巨大的时代,在大城市打拼,可谓是举步维艰。独立女性的日常也是充满了忧思和焦虑。而综艺通过对女性嘉宾的跟踪拍摄,对当代独立女性的后现代生活进行了完美的还原构建,观众也从她人的人生中透视了自我的可能。

所以,观众在观看节目时,并不是在看综艺,而是在看自己。各种人设,各款恋爱模型,各式情感处理方式,都为屏幕前的女性观众提供了有价值的参考,如同一面镜子,呈现不同状态的恋爱选择与人生抉择,照见现实中的焦虑与孤独;又如同导师,指引在工作困境与婚姻难题之下的大众,完成华丽的突围。

《妻子的浪漫旅行》中不同类型夫妻的相处之道,《我家那闺女》中不同性格父女的沟通之道,《女儿们的恋爱》《女儿们的男朋友》中不同款式情侣的恋爱之道,都为观众提供了教科书式的指南。

原来蜕掉光鲜亮丽的华服,女明星们和普通人一样,会因为工作上的困难而否定自己,失声痛哭;会化身朋克养生党,熬最晚的夜,敷最贵的面膜;会在恋爱中自觉或不自觉受到父母的影响,没有安全感,呈现出小女生的状态。

这种镜像之下的“真实”,足以撩动人心。话题上的契合,更满足了大众的投射心理和窥视心理需求。由此,她综艺构建了一个可以逃脱现实的喘息空间,让观众在吃饭的几十分钟与生活达成一种短暂的和解,摆脱繁重的日常。

婚恋焦虑,永不缺席的女性向综艺粘合剂

作为一档代际观察综艺,《我家那闺女》本意是展现独居女性的美好生活,可惜节目到了最后,变成了大型催婚现场,活脱脱一部女性残酷物语。

而《女儿们的恋爱》《女儿们的男朋友》更是将婚恋贯彻到底。仿佛女儿们的生活,除了恋爱,就没有其他。

回归到现实中,婚恋焦虑同样席卷着形形色色的单身男女,无论是春节期间返乡遭遇的“花式催婚”,还是各大城市公园相亲角的“明码标价”,抑或是陌陌、探探、珍爱网、百合网等脱单App对爱情的快餐化速配,婚恋这个灼热的市场不乏看客,但也不缺参与者。多巴胺与荷尔蒙的气息,诱导着饮食男女主动或被动地踏入这座围城。

只是这届年轻人不仅不想结婚了,连恋爱都懒得谈了。官方数据显示,中国的结婚率已经连续五年下降,2018年中国结婚率只有7.2‰,创下近十年来新低。与之相对的是不断上升的单身人口,据《中国统计年鉴2017》抽样分析显示,我国单身人口总数已达2.4亿。

一场永不过时的“云恋爱”成为当代年轻人的爱情养料,看明星组CP捕获美好的幻想,看甜甜的网剧收割双倍的快乐,这就够了。

“我可以单身,但我的CP一定要结婚”,这种由观看综艺磕CP寻得的替代满足感让人沉迷其中无法自拔。《女儿们的恋爱》结局“张轩睿和Selina在一起”上热搜,观众欣慰地留下了老母亲的泪水,而任容萱、施宇不再约会也收获了一波惋惜,让观众死心塌地地追综艺,制胜法宝始终是情感,而婚恋焦虑则是助燃剂。

综艺里的婚恋话题,总能轻易搅动一池春水,引起观众的争鸣。无论是未婚女性在年龄增大后是否要向现实妥协,择偶时是否要像爸爸,还是已婚女性如何实现家庭与工作的平衡,婚姻出现问题如何解决。综艺围绕这类话题大做文章,戳中的正是年轻人的脆弱与无助,但这并没有消解现实中的婚恋焦虑,甚至对这种焦虑进行了一种反向的助推。

《我家那闺女》里袁姗姗被父母胁迫参加各种相亲,吴昕表示年纪大了不敢尝试爱,她们把独身生活过得有滋有味,但仍旧免不了逼婚之俗。在父母辈的传统眼光里,不结婚的女人简直是离经叛道,这种不断代际婚恋观的碰撞在她综艺里被放大,清晰地传递给屏幕前的你我。

单身的女儿们积极的反抗在父母的强压之下显得有心无力,最后甚至对父辈的价值观妥协,吴昕在节目里最终将自己的择偶标准降至了离异的、有孩子的都可以接受。

澳大利亚著名女性主义学者杰梅茵·格里尔在其著作《完整的女人》中指出,大龄单身女性常常被社会视为是货架上无人问津的货物,“总有一股被人摒弃的病态味儿,人们并不视之为女人的选择,而是视之为无人选择的结果。”

“剩女”的标签让人惶恐,但现代独立女性追求自我的意义不该在传统标准下被轻易磨灭,单身和大龄不是女性的原罪。新时代女性作为独立之个体存在,一样可以活得精彩。

总得来看,2019年,她综艺的市场硝烟四起,《不可思议的妈妈3》《幸福三重奏2》《女人有话说2》《心动的信号2》《我家有女初长成》《想谈个和偶像剧一样的恋爱》……多个综艺已然提上日程,各家依旧剑指婚恋焦虑,不知这届观众是否仍会选择买单?

出版人杂志

Read Previous

脑科学研究中阅读的三道门槛

Read Next

阳春白雪外,动画人还能做些什么?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