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出版集团如何打造文化产业投资平台?

记者|邢明旭

多个板块一齐发力,共同帮助四川出版集团走出了一条转型发展的朝阳之路,使其成为整个中国出版乃至文化产业创新发展的有力范本。

21世纪初的第一个十年,轰轰烈烈的文化体制改革席卷了整个中国出版业,随之而来的产业化、资本化的浪潮将多家上市书企推上了时代的风口浪尖。与此同时,随着出版业务被打包进上市公司,部分控股集团却面临着手中大量资金因缺乏较好的投向,导致国有资产增值乏力等一系列问题,在随后的几年间“踟蹰不前”。

面对类似的处境,四川出版集团“迎难而上”。在2010年其原有出版主业重组后,该集团在履行作为新华文轩主要股东职责义务的同时,确立了“文化实业+资本”的双轮驱动战略以及“立足文化产业、主线不能脱离、主业还要再造”的发展思路,并在随后几年的探索和发展中,形成了以文化旅游和文化投资为核心,文化教育、文化创意和文化置业多元协同发展的全新战略格局。

2016年以来,四川出版集团积极推进了一系列产业项目:与四川发展产业振兴基金携手打造的总规模50亿元、首期募资10亿元的四川文化产业股权投资基金成功落地,并接连出手投资了中译语通、极米科技、大旗软件等一批优质项目;一条始自四川九黄,途经若尔盖、黑水、稻城亚丁,终至西昌的川西北文化旅游黄金环线揭开面纱,成为镶嵌在藏羌彝文化产业走廊上的一串耀眼的“珍珠”;一系列包括未成年人教育平台班豆网、金色面具IP等在内的叫得响的产品接连问世,并取得可喜收益……多个板块一齐发力,共同帮助四川出版集团走出了一条转型发展的朝阳之路,使其成为整个中国出版乃至文化产业创新发展的有力范本。

“未来,四川出版集团将通过基金投资、产业并购、财务投资等手段,逐步优化集团资产配置,形成较为稳定的盈利能力,在不脱离文化主线的前提下再造主业,实现实业与资本的良性互动与资源协同。”四川出版集团董事长罗勇说。在他的带领下,四川出版集团正凭借一系列颇具特色“打法”和独门绝技快速实现跨越,向着国内一流的文化产业投资集团迈进。

文化与资本共舞

近年来,快速成长的文化消费市场引得各路资本对文化产业的投资热情不断高涨。据统计,2018年全年文化传媒行业融资规模较2017年增长超两倍,达到近五年行业融资规模的新高。

面对汹涌而至的社会资本,引导其有序进入文化产业,避免资本逐利性对产业的透支,国有文化集团在其中的作用至关重要。在涉足文化产业投资的国有资本中,四川出版集团充分发挥财政资金和国有资本的杠杆和引导作用,在吸引各类产业投资机构支持文化产业发展,撬动社会资本力量投资文化产业方面为业界提供了不少有益的启示。

“经过近些年搭建专业投资团队,组建四川文化产业股权投资基金等具体举措,四川出版集团的文化金融板块已初具规模并产生一定影响力。”罗勇告诉《出版人》,在发展思路上,四川出版集团通过搭建“文化产业基金(母子基金集群)+中小文化企业金融服务”的复合型文化金融服务体系,全方位助力文化产业发展。

“过去几年,四川出版集团本部专业化投资部门和旗下专业化基金同步运作,通过基金投资、产业并购、财务投资等多种手段,在‘文化+’领域拓展布局。”据罗勇介绍,四川文化产业股权投资基金一期获得包括国家财政部、四川省财政厅、注册地高新区等各级政府引导资金出资,超募率达60%。“截至目前,集团及文化产业基金已投资了中译语通、极米科技、大旗软件等一批优质文化企业项目,《金珠玛米》《天下粮田》等一批优质影视项目以及韵达快递、奇虎360等一批市场化股权投资项目,同时通过投资实践,逐步搭建了较为成熟的短、中、长期相结合的期限结构,以及产业、基金、股权等相结合的项目结构。”据罗勇介绍,过去的2017年和2018年,该基金已连续两次被“融资中国”评为全国十佳文化产业基金,在全国文化产业基金中打响了品牌与知名度。

未来,“除去继续做好该基金一期的投资、管理以及部分项目退出工作,集团还将与国内一线投资机构探索合作成立影视、音乐、体育等专项基金,逐步实现构建文化产业基金集群的战略目标。另外,集团还将逐步研究探索建设多样化、多层次、广覆盖的文化金融服务体系,打造文化金融服务平台。”罗勇指出。

牵手“诗与远方”

2018年,随着国家文化和旅游部正式挂牌,文旅融合成为国家战略。一方面,国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不断增长带来了人们对于旅游中文化元素需求的不断提升。另一方面,“出版集团本身文化资源富集,介入文旅产业具备先天优势。因此,文化和旅游融合发展具有充分的市场容量基础。”四川出版集团总裁陈云华说。

结合四川省文化旅游资源的禀赋和特点,四川出版集团近年来紧扣文化主线,突出文化内涵,着力打造完整的文化旅游产业链。“具体来讲,即以文旅景区构建旅游目的地和消费场景,以优质文化内容及文创商品提升游客体验,以时尚文创传媒内容转换线上流量为线下客流,以精品文旅线路产品整合沿线资源,旨在打造‘文化内容+文旅线路+文创传媒+文旅景区’的全生态文旅产业链,力争建立知名文旅品牌,助力四川建设若干国际旅游目的地。”陈云华告诉《出版人》。

具体“打法”上,四川出版集团着力搭建了核心文旅运营平台——青藏文旅公司,并先后设立传媒公司、文旅定制自驾公司等专业文旅运营子公司;积极沿藏羌彝文化产业走廊布局文旅项目,通过布局若尔盖西部牧场项目、扎萨格景区、西昌建昌古城文化综合体项目、黑水县全国百强村及四川十大特色民宿羊茸哈德、稻城亚丁索道项目等一系列项目,打造沿九黄—若尔盖—黑水—稻城亚丁—西昌的川西北文化旅游黄金环线,做实沿藏羌彝文化产业走廊的文旅产业。同时,该集团还大力开发民俗文化旅游、青藏高原“第三极”生态旅游等新业态,成功举办了两届“若尔盖高原湿地观鸟节”活动,并打造了高原“观星”、生态自驾游、“寻狼”等文旅品牌和生态旅行活动IP,在丰富高原文化旅游体验内涵的同时受到行业和消费者的认可。

相较于其他行业,出版企业涉足文旅优势何在?“文化作为旅游的灵魂,为旅游行业进行品牌赋能、实现旅游产品升级,其基础是对文化元素尤其是本地特色文化的挖掘、梳理和再开发。而出版集团具有整合文化资源的巨大优势,又有一批善于经营文化的管理人才队伍,这些要素构成了其介入文旅产业的最大支撑。”四川出版集团党委副书记唐雄兴指出。

但他同时也提到,出版集团做文旅也存在一定风险,“主要在于如何找到适合自身的文旅发展模式,如何在文旅景区、互联网旅游平台、文旅演艺等传统文旅业态以及研学旅行、高端文旅定制等新业态中寻找市场定位,如何平衡重资产布局和轻资产运营的关系以及如何解决文旅项目经营的资金流风险等。”面对挑战,四川出版集团首先着力找准了适合自身的差异化发展定位,“四川省藏羌彝地区旅游资源丰富、增长速度较快,但因交通等原因,过去文旅开发程度较低,因此发展潜力较大。”唐雄兴介绍道,另一方面,该集团通过引入深创投、域上和美集团等产业和资本合作伙伴,补齐了资源短板,从而实现了较快速的发展。

据了解,2019年四川出版集团以西部牧场为首的文旅项目、文化传媒和研学游定制游等业态预计可以实现较好业绩,“下一步扎萨格项目、西昌建昌古城项目、亚丁索道项目等均可以贡献大量营收和利润。”唐雄兴说。

深度布局文化+

在夯实文化旅游和文化投资领域优势的同时,四川出版集团近年来还沿着文化产业链上下游,在文化教育、文化创意、文化置业等领域落子布局,大展拳脚。

在文化教育板块,四川出版集团依托旗下四川爱科行教育科技有限责任公司打造的未成年人教育平台班豆网在青少年教育产业深入布局,并已在业内小有名气。据悉,该平台以学生素质教育及爱国主义教育为切入点,与超过两万所学校达成合作,通过一系列创新课程的开发,实现年收入上千万并取得盈利。“依托班豆网,我们找到了自身在文化教育板块的突破口,未来一两年内,该平台有望通过继续做大市场规模,形成更强的核心竞争力和行业标杆地位。”罗勇告诉《出版人》。

在文化创意领域,“过去四川出版集团依靠数量规模,现在则突出优质高效,即着力打造精品。”据陈云华介绍,四川出版集团2017年出版了讲述丝绸之路的《丝路之魂》,2018年主打《金色面具》,2019年则计划推出《〈格萨尔王传〉大全》。“一年一本重点书,但每一本都‘带风’,基于内容产业,出版集团找到了新型出版的解决方案和发展方向,并收获了实质性的成果。”

据悉,由四川出版集团策划投资,喜马拉雅文库搜集整理,四川民族出版社及四川美术出版社联合出版的《〈格萨尔王传〉大全》将于近期出版发行,这将是世界上迄今为止篇幅最长的史诗整理出版工程,共计《格萨尔王传》370部,1.3亿字,汇编为精装本300卷。

“正如习近平总书记从中华民族文明共识的高度给予的肯定,‘格萨尔王、玛纳斯、江格尔等震撼人心的伟大史诗。’《格萨尔王》不仅代表着古代藏族民间文化的最高成就,更以傲世的篇幅和鲜有的活态史诗特色,改写了世界史诗版图。”陈云华介绍道。

另外一部重磅作品——《金色面具》小说,由北美畅销书作家约翰·威尔逊(John Wilson)按照国际表达的方式创造编写,目前版权已输出至加拿大奥卡出版社,中英文版本已在海内外同时开售。

而《金色面具》动画电影则邀请到曾指导《冰河世纪》、《风中奇缘》和《101斑点狗续集》的好莱坞动画电影导演金·加姆洛德(Jim Kammerud),《哈利·波特》概念设计师蒂姆·霍利曼(Tim Holleyman)等一众好莱坞专业团队作为主力进行创作。在罗勇看来,《金色面具》项目的成功运作走了一个“捷径”,“不管是小说还是电影,它都站在了国际表达团队的肩上,面向全球市场,用全球通用的语言来讲述中国故事。目前一切就绪,只静待花开。”

与此同时,围绕“金色面具”打造的文创产品也接连问世,并在去年的法国昂西国际动画电影节上与世界见面。基于一本书,一部电影,一个IP,四川出版集团盘活了一个产业链条上的多个板块。

除此之外,基于自身传统资源,四川出版集团还在文化置业板块努力突破。从成都市城北“芙蓉花开城市文化综合体”的拔地而起,到“老出版基地”盐道街3号的旧貌换新颜,越来越多文化地标正在四川出版集团的布局下诞生。据罗勇介绍,盐道街3号目前已被重新打造成为一栋高端定位的超甲级写字楼。截至发稿,该项目主体工程及二期装修已完成,并已与Wework等企业客户签订了合作协议。“未来,该项目有望成为优质资源集聚的文化产业孵化基地和交流平台。”陈云华说。

无论是与资本共舞、与旅游牵手抑或与创意结缘,四川出版集团始终舞动着“文化”的长袖。随着文化产业在国民生活中扮演的角色日趋重要,我们有理由期待,该集团的前路将更加广阔。

出版人杂志

Read Previous

九年来首次负增长,中国电影还好吗?

Read Next

推进高质量发展、答好“时代”答卷——专访时代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郑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