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是抢救,也是传承 ——《江右刻石书法大观》编辑手记

文| 黄润祥

《江右刻石书法大观》是迄今我省第一部历代刻石书法结集出版物,填补了此项出版的空白。

江西古称“江右”。从西晋南渡后,江右在中国历史上一直是文化昌盛之地,尤其是两宋名人辈出,唐宋八大家就占有三家,达到鼎盛时期,其书法艺术地位,足以与陕、鲁、豫比肩。

从晋唐至民国,江右山川崖壁、大地碣石间,摩崖石刻、碑刻群星璀璨,据江西省第三次文物普查的不完全统计,刻石书法近十万件。《江右刻石书法大观》精编了其中历代刻石书法作品600余幅(件)付梓,这是江西省第一部历代刻石书法结集出版物,填补了此类出版物的空白,为传承历史悠久、光辉灿烂的赣文化,迈出了坚实的一步。

历经五年筹备,这套书终于付梓了。作为集选题策划、资料搜集、组稿编稿于一身的责编,感慨良多。

记得参加2007年北京图书交易会,贵州省展柜上一本厚重的《贵州历代石刻》令我眼前一亮。我驻足柜前将此书从头至尾逐页翻阅了一遍,感佩之余心中五味杂陈,北京、陕西、山东、河南等文化大省的历代刻石书法结集,有的在上世纪就已出版。江西也是文化大省,从西晋南渡后,在中国历史上,一直是文化昌盛之地,尤其是两宋名人辈出,唐宋八大家江西占有三家,达到鼎盛时期,地位足可与陕、鲁、豫比肩。

时过境迁,江西从晋唐至民国,聚集在大地山川上群星般璀璨的摩崖石刻、碑刻依然故我,问津者甚少面对开发晚于江西的西南边陲之省贵州,其历代刻石书法出版却早于我省面世,身为江西美术出版社书法篆刻编辑室的一员,唯有暗暗下定决心,迎头赶上。

2009年,位于庐山西南麓的星子县,由县人大常委会陶勇清主任带队亲自登门,希望出版《庐山历代石刻》。据陶主任介绍,由县人大牵头、县文物管理所五名成员历时三年多,踏遍大半个庐山的峰峦峡谷,对庐山石刻进行了实地考证后,再核实史料逐一拓片或拍摄,整理出一千余幅。为抢时间、抓进度,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只要不下雨皆翻山越岭,面对陡峭山崖上的石刻,搭脚手架匍匐而上制作拓片。

《庐山历代石刻》出版后,我又萌生了出版全省从晋唐到民国刻石书法图书的念头,经过几年的搜集、整理,江右(江西的古称)刻石书法这座富矿的开掘初具规模。选题于2015年申报后,又马不停蹄地深入各市县顺藤摸瓜,将雪球越滚越大,期间感人之事难以忘怀。

早在上世纪六十年代,江西文化学者、星子县文物普查保护小组成员徐新杰,受星子县政协委托,考察庐山石刻,为此后编写《庐山金石考》作资料准备。他靠着双脚以一已之力,自带干粮踏遍庐山,一步一步地去追寻、摩挲、考证摩崖石刻、碑刻上的文字。白鹿洞书院有处诗刻字迹漫漶,他来回一百五十余里,奔走五次,弄清了民国《庐山续志》没有认定的石刻。研究考证后撰写了《庐山金石考》,成为第一部经实地考证的庐山石刻专著,一时传为佳话。正如徐君于1996年在江西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庐山名胜石刻》后记中称:“自一九八〇年起,得天时地利人和,笔者又以五年时间,对现存的庐山石刻进行了详细考证,摘隐发幽,辨讹拾遗……择其优者近两百则,详为注释,汇编成书,借此对庐山金石予以绍介”。

赣州市博物馆已故馆长李海根,对被誉为“刻石史书”的通天岩石窟刻石书法之保护殚精竭虑。1981年5月,他组织文物普查工作小组对通天岩先行普查,又亲率小组内专业人员夏金瑞、秦光杰、张嗣介等进驻通天岩,对石窟内众石岩题刻展开了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一次大规模拓片。

通天岩距市区十公里,当年交通十分不便,李馆长一行在通天岩安营扎寨两个月,完成了两百幅题刻的拓印工作。这段日子每周仅抽一天时间返回市区取食品。李馆长身先士卒,攀爬在高耸于悬崖间的脚手架上制作拓片,与全组成员同心协力,为通天岩石窟保存了大批的题刻原始资料。时隔不久,石窟中的一些题刻出现风化脱落,所幸老馆长抢救式的提前拓印,为通天岩留下了珍贵的、较完整的原迹墨像资料。李海根馆长等文保工作者,为全国文物保护单位的千年石窟通天岩保驾护航,功不可没。

泰和县博物馆原馆长萧用桁,于2013年出版了《石上春秋——泰和古碑存》这部辑入了泰和北宋至民国碑刻的专著,字里行间渗透着他六年来含辛茹苦的点点心血。正如江西师大教授梁洪生在本书代序中所言:“他会为访查泰和现存碑刻而费尽心思,他会一遇疑难就专程来南昌讨教和商榷,他会自己摸索着漶漫不清的碑刻文字,然后一一注释说明。”

萧用桁搜集、整理的泰和古碑拓片达238幅。据梁教授介绍:用桁馆长本着“尊古人之原意,利今人之阅读”宗旨,书中每幅拓片的说明文字,均附上竖排的原文,横排标点版全文。说明文字多者近两千字,少者也有几百字,全书多达一百二十万字,作这样的技术处理有多么的磨人,多么需要持久的韧性和内心的定力!

《江右刻石书法大观》是众多文博工作者研究成果的结晶。知名文化学者黄君主编了荣膺中华优秀出版物图书奖的《黄庭坚书法全集》,他为本书提供了黄庭坚反映江西风物的刻石书法作品37件数百幅。这些作品不仅是北宋刻石书法精品,也是研究赣文化的珍贵史料。井冈山大学一批学者编写在本社出版的《欧阳修文丛典藏·书法卷》中的《泷冈阡表》《欧阳氏世次碑》,是根据唐宋八大家之一的欧阳修墨迹镌刻的宋碑制成拓片,不仅书法价值一流,还是研究孝道文化的经典作品。

江西省各市、县文博研究者,在全国第三次文物普查中,获得了许多可喜的新发现。于都县博物馆青年研究员肖军为本书提供的《唐虔州于都县福田寺三门记》碑,是迄今江西发现的最完整、最富文物价值的唐碑;赣州市博物馆研究员张嗣介提供的《上犹西晋建兴二年虞去虍题刻》,是我省发现的年代最久远的碑刻;九江市濂溪区政协收藏的《东林寺碑并序》拓本,是唐代大书法家李邕书法作品最完整的稀世拓本。湖口县石钟山景区是历代刻石书法荟萃之地,不仅明清两代石刻比比皆是,还新发现了北宋王安石、元代海薜清卿等书家的刻石书法。

《江右刻石书法大观》是迄今江西省第一部历代刻石书法结集出版物,填补了此项出版的空白。由于人力、物力、财力所限,征集面不广,图书规模不大,研究亦不够深入,有待提升的空间还很广阔。我们旨在抛砖引玉,引起江西省文化界特别是文物主管部门的关注,希望文物主管部门乘全国第三次文物普查成果的东风,进一步抢救性发掘刻石文物,传承历史悠久的赣文化。在江西省各地广为征集的基础上,以省辖市为单元,出版多部历代刻石书法集,不留下因年深日久田野石刻漫漶而无法保存历史遗珍的遗憾。

出版人杂志

Read Previous

《这就是马云》如何输出15个语种版权?

Read Next

开卷非虚构畅销书排行榜(2019年6月)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