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话入诗,映照现实

童话入诗,映照现实-出版人杂志官网文|高  源

王宜振老师从事儿童诗创作已有数十年,佳作迭出,其中有二十余首诗先后入选了不同版本的语文教材。除了创作,他还持续关注并积极推动儿童诗的教育及普及,选编中外经典童诗读本,得到了教师和学生们的广泛好评。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精心编选的这套童诗选集,是他几十年来儿童诗创作的集合与总结,是送给儿童最好的礼物,值得收藏和细细品味。

王宜振的儿童诗有诸多鲜明的风格特色,例如韵律和谐,朗朗上口,适合诵读;想象力丰富,生动有趣,别出心裁;蕴含哲思,回味无穷等等。本文着重谈的,是童话入诗、映照现实的特点。

王宜振从现实生活中取材,用比喻、拟人等写作手法,在诗歌里建造了一个童话世界。或者也可以这么说,他借助诗意和童心,给现实世界涂上了一层童话的暖色。

在他的儿童诗里,世间万物都是亲切的、熟悉的、自然的、灵动的,儿童身处其中,不会感到生涩与乏味,也不会因陌生而感到困惑迷茫。无论是大自然中的具体可见的动物植物,还是抽象无形的四季流转,王宜振都巧妙地用想象与拟人的手法,拉近了万事万物与儿童的距离。他以童话入诗,同时又以充满幻想的诗歌呼应着孩子们的现实生活。

举例而言,在他富有童趣的儿童诗里,石榴是一个个娃娃,它们有些沉默和内向:“整整一个漫长的夏天/它们总是闭着自己的嘴巴”;而到了秋天,秋天娃娃给石榴娃娃带来了快乐,于是石榴们“咧着嘴儿笑了,笑了/露出一排排小小的红牙……”(《石榴娃娃笑了》)

与害羞安静的石榴娃娃不同,风“是一个淘气鬼”,他爱搞恶作剧,一刻都闲不住:一会儿把爸爸的帽子摘走了,一会儿把妈妈晾在绳子上的裙子穿走了,一会儿又把妹妹的铁环滚走了,而且一边滚还一边“扭扭头,装出一副怪相”,结果不小心把铁环滚到小溪里去了。“妹妹一边骂着:风好坏呦/一边追得直喘粗气/风却在呼呼地大笑/妹妹站在小溪边又哭又闹……”(《风是一个淘气鬼》)那慌乱又可爱的情形如在目前,真切生动,趣味十足,让人看了忍俊不禁。仔细想想,这情形多么熟悉——淘气的风,不正是那些鬼点子多,爱动爱笑,在家把屋里搞得一团乱,在学校里搞恶作剧捉弄女生的顽皮的男孩子吗?

由此来看,王宜振的儿童诗之所以广受孩子们喜爱,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因为诗中的事物和情景是孩子们熟识的,从中很容易找到自己的影子,感到亲切熟悉,能够读出生活的趣味和美好,因而也能产生共鸣的兴奋和愉悦。

在想象力的魔力下,无论是天边的风还是树上的鸟,都像孩子一样一天天成长着,带有浓郁的生活气息:

多有趣啊,小鸟也要读书,也要上课,到了一定时间,也要从一年级升入二年级:“大树的叶子/就是小鸟的课本/小鸟天天去读/读得津津有味/从春天读到秋天/每篇课文都会写会背/来年春天,小鸟要升二年级了/老师要发给它一套新的课本/它只好委托秋风娃娃/把旧课本交给土地爷爷保存”。(《小鸟的新课本》)

王宜振以童话入诗,同时又以充满幻想的诗歌,呼应着孩子们的现实生活。这样的儿童诗,以儿童为本位,符合儿童的思维特征和思想感情,符合儿童的生理和心理特点,因而更容易为儿童所接受和喜爱。

具体来说,这样的诗,是以童话的方式去描述和解释万事万物,契合儿童认识世界的参照系——万物有灵。对儿童来说,有生命的事物与无生命的事物之间并没有明晰的界限和差异,因而,月亮静悄悄地走路,跟小猫一样,趴在窗口(《月儿》);雨点是从小雨点慢慢长大,被云朵养成大雨点的(《云彩还没有把雨点养大》)……

以儿童的视角观察世界,以儿童的心体会生活,与万事万物交谈和玩耍,这样的儿童诗,自然会富有儿童情趣,显得纯真、自然、鲜活和滋养孩子们的心灵。

出版人杂志

Read Previous

以写作回归记忆的远方

Read Next

对孩子的理解,对生命的尊重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