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强:铭记一个时代的光荣与梦想

记者| 张竞艳

作为云莱坞超级IP实验室从源头孵化的首部作品,王强将亲身经历的信息技术互联网产业在国内近30年的发展史,以三部曲小说的形式记录下来,以此铭记一个时代的光荣与梦想。

两年前的一天,王强和云莱坞的吴又、马君则在北京望京一家咖啡馆约聊,说起这些年的行业变迁和人物沉浮,大家都有些感慨。于是,大家商议着要把谈到的东西写出来,吴又、马君则一唱一和地说掰着指头数一遍,思来想去也找不出有谁比王强更合适来写这样一部作品,又历数了好多王强的优势。“我基本没怎么听,因为我脑子里已经全是当年那些鲜活的人和精彩的事。他俩还在说,我忽然来一句,这书的名字我想好了,就叫《我们的时代》,他俩一怔,我随即注意到他俩眼睛同时一亮,我接着说,这书的主人公是三个,两男一女……”

后来,就有了《我们的时代》三部曲。

最好的年华赶上这个时代

《我们的时代》即将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距王强上一次写三部曲已十年有余。

在清华大学获得工科硕士学位的王强,有着令人称奇的商界丰富经历,并以职场商战小说之父享誉出版圈。2005年,他的《圈子圈套》三部曲第一部问世,此后的2006、2007年每年推出一部,创下畅销300万册的佳绩。谈及《圈子圈套》的成功,王强表示,“如果说真的谈得上成功,最大的原因可能就是因为早吧,以往类似我这样的人写这样的书好像没有过。后来有些过誉的说辞像所谓职场商战小说之父、开启非专业作家创作行业小说先河,这些都不必太当真”。王强自己印象最深的倒是当年出版社的编辑和发行人员还有书店都头疼《圈子圈套》应该归为哪一类,具体就是应该摆到哪个书架,从读者口味分析想放到财经书里吧可它是本小说,按类型分呢言情、悬疑等小说都跟它不沾边。“编辑问我,我说这书应该算商战小说,或者叫职场小说,编辑说从来没有这些提法,武侠倒是有,但你这总不能算是商场武侠吧,后来好像只得先把《圈子圈套》归到‘当代小说’里了。”没过多久,也就一两年的工夫,再到各大书店去看,职场商战小说已经满满当当占了好几排书架,而且被摆在必经之路的醒目位置。“要论成功与否,我觉得这个可以算一条吧。”

《圈子圈套》故事情节涵盖的时间跨度是32个月,而从酝酿到完成恰恰也用了32个月。而《我们的时代》三部曲的时间跨度是28年,从写下第一个字到完稿仅用了一年半。“我写东西没什么灵感,大多靠的是这些年积累的点点滴滴,我没多大想象力,但自认为观察力和记忆力还不错。《圈子圈套》写的是我们那个圈子,《我们的时代》写的是我们这个时代,都是我亲历的。按说有这些经历的人不少,但能把握到宏大的脉络、洞察到真实的细节,再肯花工夫把它们都记录下来加以重现,这样的人并不多,我愿意先做起来。”据王强介绍,这两个三部曲还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三本书都是逐部递进的。《圈子圈套》第一部讲的是法家的层次,法、术、势;第二部讲的是儒家的层次,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第三部则是道家的境界,胜利者傲然四顾却发现他竟回到了小说最开始的情形,所谓的成功其实只是回到了起点,等待他的将是不断重复而已。“这也是我建议书的封面放个莫比乌斯圈的寓意,反而是一败涂地的失意者却就此跳出圈子,也许能开始崭新的人生,成与败、福与祸,又有谁说得清。”《我们的时代》第一部三个主人公追求的是自立,奋勇搏击图的是对自己负责;第二部他们在乎的是自强,艰苦挣扎不仅对自己还要对企业负责;第三部他们寻觅的是自洽,想尽一份力对社会负责,同时与这个世界、这个时代达成和解。“所以这两个三部曲都不是因为故事太多单本写不完拉拽成三部,而是因为递进,每一部都比前面有更深一层的递进。”

新作《我们的时代》这个书名在王强刚刚开始构思的时候就冒出来了,“就那么一下子脱口而出,顺理成章、自然而然,一副非他莫属的架势,人物、情节之类统统都还没有的时候,书名就已经有了”。1990年王强22岁,2018年正好五十,“最好的年华正好赶上这个时代,有庆幸、有感恩、有自得也有自省,都在书里了”。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是这个时代的书写者和见证者,王强希望这个书名可以唤起大家的亲切感和认同感。“至于期许,我想每个人都是同样,那就是明天会更好。”

回头看看我们走过的路

《我们的时代》以裴庆华、萧闯、谢航二男一女三个大学毕业的年轻人的事业与人生为主线,全景、生动、深入地展现了1990年到2018年间深化改革开放的大背景下,以信息技术互联网产业为代表的新兴产业,如何在中国大地从无到有一步步发展为百舸争流、惊艳世界,且深刻改变着我们的生活。小说如一幅徐徐展开的宏伟图卷,生动再现了近30年来的商业发展、经济迭代、社会变迁与人们精神面貌的显著变化,刻画塑造了老中青三代各类创业者的代表人物,以及生活在这个时代的各行各业的典型人物,记录了亿万中国人沧桑巨变下共同经历的大事件和小情感。

作者和作品中的人物常常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我们的时代》里面人物众多,有四零后、六零后、七零后和八零后。王强坦言,可以说每个有名有姓的人物都有真实的原型,但每个人物又都有远远不止一个原型。他写这本书有个原则,就是绝不给某个人、某家公司树碑立传,而是要尽可能广泛地多层面地展示这个时代中的人,所以这些原型被他掰开了揉碎了再捏塑成形。“因为我是这个时代的亲历者,描写的又是我长期从事的行业,所以书里有很多我的切身经历和感受,三位主人公的某个时刻、某段境遇或多或少也会有我的一些影子。”王强是1968年生人,属猴的,书里面有两个人也是1968年的猴,萧闯和谢航,读者应该能猜到作者最钟爱哪个人物了吧。

谈及创作缘由,王强表示,“一言以蔽之——到时候了。这个节骨眼我们应该稍微慢一下、停一停,回头看看我们走过的路,知道我们从何处来,这应该有助于我们决定向何处去。过去近三十年,小到个人、家庭,大到产业、国家,都经历了很多的必然与很多的偶然。回看来路,成功处多想想其中的偶然与侥幸,失败时多找找其中的必然与宿命,而不是恰恰反过来,这样才不至于蒙眼狂奔,再入歧途。这是我写这本书的拳拳之心”。《激荡三十年》作者、著名财经作家吴晓波,也推荐说:“在过往的经验中寻找脉络,或许是解读和展望今日及未来中国的一条路径。衷心希望我们能够看到更多记录时代的优秀作品,也希望这样的作品能够得到更多读者的喜爱,若能从中收获一些向前走的力量、向上走的信念,则善莫大焉。”

最初写《圈子圈套》时,王强根本没寄希望出版,更没有如何畅销的念想。“我不知深浅,刚写几章就开始在天涯社区里连载,题目叫IT外企商战三部曲。”后来不少人惊讶,问他是从一开始就打定主意写三部曲?不是第一部火了才想到往下续的?王强回答说,三部曲的整个构思全都有了才开始码字的,人物最终命运的伏笔在第一部里就埋好了。“写《我们的时代》三部曲,我同样不担心有没有人看以及能否出版,至于能否畅销我就更不操心了。任何一件事情都有很多因素,有必然因素更有偶然因素,有我能控制的而更多的是我不能控制的,不能控制的东西何必去操心?我只要把我自己能控制的部分努力做到极致就好。”

孕育于影视IP版权交易需求空前旺盛的时代,知名出版人吴又创建的云莱坞可谓生逢其时。谈及与云莱坞的合作,王强表示,跟十几年前相比,文化出版和影视行业都有了长足的进步。“人们常说要由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这十几年的进步成果就是造就了一批专业的人,使做专业的事成为可能。云莱坞就是由这样专业的人组成的,我因此而看好他们,两年多与吴又、马君则合作下来感觉我的选择是正确的,在他们的努力下,我以往的作品包括《螳螂》和《创始人》也都签约一线影视公司,进入改编环节。”

去年八月份,王强刚刚写完《我们的时代》第一部,云莱坞就跟他说有公司要买影视版权。“我问是第一部?他们说不是,是整个三部曲,全买,现在就买!”王强从温哥华到北京见了企鹅影视的人,很快就签约了。企鹅影视对这个作品很重视,王强还在写第二部第三部的时候他们已经确定好制作团队开始做策划和改编。“我跟他们的出品人、总制片、制作公司负责人还有策划和编剧都接触过,就是刚才那句话,事情成功的关键就是由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咱们共同拭目以待吧。”

出版人杂志

Read Previous

阅读是门槛最低的高贵

Read Next

开卷虚构畅销书排行榜(2019年9月)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