臧永清:有好书,更要有好的运营

在臧永清的带领下,人民文学出版社以实打实的产品证明文学绝非象牙塔中的珍玩,而能以各种形式与这个时代和这个时代的人民发生最广泛的共振。

臧永清:有好书,更要有好的运营-出版人杂志官网

人民文学出版社近来的变化有目共睹。

2019是臧永清执掌人民文学出版社的第三个年头,在这一年中,人民文学出版社在文艺类图书市场持续萎缩的大环境下逆势增长。整个2019年,人民文学出版社联同子公司天天出版社、上海九久读书人文化实业有限公司累计发货码洋突破20亿元。根据北京开卷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公开数据,2019年,人民文学出版社在全国所有出版社的零售市场占有率排名中排名第7,达到了近年来的新高。

在臧永清任上,人民文学出版社发货码洋三年翻了一番,利润更是增长了几倍。但这还不是最大的变化。这座中国文学出版至高殿堂如今正变得更接地气。2019年,除了两部作品摘得茅盾文学奖,人民文学出版社还有许多亮点值得总结。它的经典文学、严肃文学板块更加坚挺,而它出版的众多大众畅销作品则引领了市场的风潮,以实打实的产品证明文学绝非象牙塔中的珍玩,而能以各种形式与这个时代和这个时代的人民发生最广泛的共振。

在出版业迈入本世纪第三个十年的关口,2019书业年年度评选将“年度出版人”大奖授予人民文学出版社社长臧永清,很大程度上正是因为他和人文社给行业带来的变化的力量。但把时间拨回2017年,刚刚履新的臧永清却在全社的大会上直言:“我到人文社不是来改革的。”他为什么会这么说?什么才是他带领人文社狂飙突进的原动力?

 

先继承,再发展

1958年,人民文学出版社搬进了北京市朝阳门内大街166号,并在这里一呆就是半个多世纪。六十年来,这里走出了无数大家,诞生了众多的巨作,使这幢青砖砌墙的古朴小楼成为了中国现当代文学的至高圣地。在推开出版社大门的那一瞬间,似乎有一种醇厚的空气刺激鼻腔,让臧永清闻到了时间的力量,也思考起了这家老牌出版社的未来。

三年之后,同样是在这栋楼中,面对《出版人》杂志记者,臧永清开篇滔滔不绝地谈起了人文社历史上那些光辉的名字和作品。“之所以说这些,是因为我认为这家出版社给我们留下了很好的出版传统,也留下了一批非常宝贵的优秀出版资源。”臧永清表示。

他之所以不愿谈改革,正是因为他坚信传统和资源才是人文社面对市场时最大的优势所在。“我们有很多可贵的东西,可能在这个市场经济的时代,会有人怀疑它们是不是过时了,但我不这么认为。扎扎实实地做好书,还有编辑和作家之间良性的沟通关系,这些传统无论时代怎么前进,我们出版人都要继承。”

在臧永清看来,对传统的继承是人民文学出版社能够历久弥新的关键所在,而对资源的利用,则是一条亟待提升的短板。“出版社最核心的竞争力是资源。”臧永清说,但这不意味着一家像人文社这样拥有大量优质资源的出版社就可以躺在招牌上吃干饭:“不同时代的读者对内容有不同的理解,社会变化了,市场变化了,出版者如果慢吞吞地不动,必然会被时代甩掉。”

要想深度盘活资源,必须首先对市场的变化做出快速反应。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的关键节点上,人文社提前策划,联合8家出版社策划出版了“新中国70年70部长篇小说典藏”丛书,其中人文社独占56部,在响应时代号召的同时也彰显了自身实力。为了响应文学阅读中出现的呼唤经典的风潮,人文社把上世纪经典的外国文学名著丛书网格本进行了复刻,重装上市的“新网格本”获得了几代读者的一致好评。此外《红星照耀中国》《围城》“四大名著”和“哈利·波特”系列等经典长销作品的销量也稳步提升。

除了对已有资源的深度盘整,臧永清也同样重视新资源的抓取与利用。“当下人文社的核心工作,不光是要看好自己的资源,还要不断地聚拢资源,充分利用我们的品牌优势,抓紧当下最新最好的作品。”臧永清告诉出版人。

近年来,人文社在选题领域愈发不拘一格。其中不乏在大众市场引发热潮的畅销书。2019年,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朗读者II》发行量超过71万册,《就喜欢你看不惯我又干不掉我的样子4》发货超过35万册,《庆余年》发货已超过45万册。全年人文社本部图书发行超过10万册图书超过70种,打破了读者对人文社品牌必然严肃而小众的刻板印象。对此,臧永清表示:“每一个出版品牌都需要往前走,让一代一代的读者都能喜欢自己这块品牌,如果我们只满足于让中老年人喜欢我们这个牌子,那就麻烦了。所以我们要接地气,也要让我们的出版物跟年轻的读者有更多的关联。”

 

从好书到好的运营

回顾臧永清从业三十年来的履历,我们不难发现他既是一位从未脱离内容一线的资深编辑,也是一个深谙市场之道的出版人。他在春风文艺出版社曾亲历郭敬明的一炮而红,在中信出版社则推动了原创经管图书作为一个现象的崛起。后来执掌现代出版社时,臧永清更是把市场的力量运用到了极致,在短时间内塑造了一支大众出版领域的生力军。那么他是如何彻底打开朝内166号的大门,让这座文学的殿堂重新焕发市场的活力的呢?

面对《出版人》杂志,臧永清说出了他的心得:用文学好书做好经营。“好书是有标准的,好的经营也一样。”臧永清说,“我们的工作就是要把好书变成好的经营。这需要前端的编辑、设计和后端的营销、销售共同努力。”在强调营销的作用、强化有市场影响力的选题之外,臧永清也给出了出版社做好经营的第三种选择,那就是加强内容产品的内容和外延,赋予内容更多传播的可能性。

“对人民文学出版社,我感受最深刻的是它在多媒体新技术上的开拓。”在2019书业年度评选的颁奖典礼现场,原国家新闻出版总署署长、中国出版协会理事长柳斌杰谈到人文社时如是说。2019年,人民文学出版社数字出版部门销售回款,比去年增长了24.3%。自有平台“人文读书声”用户数19万人,活跃付费用户1.1万人。人文社还在这一年加大对有声书制作的投入,在《尘埃落定》《围城》《红星照耀中国》《妈阁是座城》等纸书中增加听书优惠券书签,与纸书销售形成联动。在电影上线之际同步推出《妈阁是座城》有声书,并与十点读书合作,将原书拆分精读、配合售卖全文音频进行互推,收获了良好的反响。

对于数字出版业务,臧永清并没有在经济回报上设置太高的要求,“我们需要做的就是让读者在购买图书之后还能同时获得有声版,增加每本书的附加功能,这也是经营的一部分。”而他着力塑造的经济增长点则源于文创板块。2019年4月,人文社成立了专门的文创部,短短半年时间,这个仅有两人的部门推出了海明威纪念套装、中秋月饼、《古物之美》手账、《人文年礼》等一系列产品,年销售额达到370万。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和背后深厚的人文气质,让人文社的文创品牌“人文之宝”成为2019文创领域一匹引人瞩目的黑马。

出版的市场环境差、纸书的读者越来越少⋯⋯此类论调已在臧永清耳畔已经萦绕了20年之久,但这二十年间,他也见证了许多国有和民营出版机构的快速崛起。“当我们说环境不好的时候,其实是在为自身的无能和不作为寻找理由。”展望未来,他坚信文学出版最好的时代仍未到来。“我们这个市场主要由内容决定,只要我们真的能做出一批好书来,文学出版的市场马上就会变大。”臧永清说,“所以还是事在人为。”■

 

杨帆

出版人杂志运营总监

Read Previous

何志勇:转型是“后振兴时代”四川出版的关键词

Read Next

阿来:用颂诗的方式书写陨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