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对出版融合的一次检阅

在此次疫情的突发事件中,积累了大量优质数字内容资源、建有数字教学服务平台、数字技术能力较强的出版社优势明显。

新冠疫情对出版融合的一次检阅-出版人杂志官网
清华社每年组织四次数字出版沙龙,邀请行业知名企业负责人与社内编辑交流

文│庄红权  薛帅

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彻底改变了2020年的春天。为响应社会关切,贯彻国家新闻出版署通知要求,出版界迅速推出了防疫图书、电子书、有声书等融合出版产品。同时,一批教育出版单位纷纷开放了电子书、数字图书馆、网络课程等服务,助力全国高校的“停课不停学”。

对出版社而言,抗击疫情既是战场,也是自身融合发展成果的检验场、同行竞技的赛场。纵观出版业“战”疫之旅,可以看到,部分出版社虽然也推出了融合出版举措,但或是经验不足,数字出版流程不完善;或是缺乏优质内容资源,对激增的数字产品需求难以适应;或是缺乏技术能力,对远程线上授课难以承接等,总体表现不及预期,其中反映出的共性问题值得深思。

 

做好融合出版功课

见微知著,在此次疫情中,能迅速推出疫情相关融媒体出版物的出版社,往往在融合出版上积累了丰富经验,编辑“互联网+”意识较强,对数字出版流程驾轻就熟,能运用好新媒体传播渠道,足可见功夫下在平时。

截至2月28日,全国已有40多家会员单位响应音数协倡议,为抗击疫情提供各类专业知识产品服务。名单中,人民卫生出版社、清华大学出版社、人民邮电出版社、电子工业出版社等,多是融合发展卓有成效的企业,融合出版能力强,有参与国家融合出版项目的经验。

纵观市场上的大量防疫出版物,难以避免地出现了选题同质化、表现形式单一的问题。究其原因,主要在于编辑在选题阶段缺乏立体出版意识,策划数字选题时延续了图书出版的老一套,没有兼顾电子版及其他媒体产品形态的内容特点。

在此情况下,清华大学出版社以科普图书的优势板块入手,贴合数字出版用户碎片化阅读习惯,以“1小时科普”为主题,推出了一批文字音频兼具的特色融合出版物。2月25日,《新冠肺炎防控期间营养膳食指导(漫画版)》电子书出版,发布后全网累计点击量过亿。

反思发现,应对新冠肺炎等突发情况,更需要出版社把融合出版的功课做在前面,在日常工作中注重编辑意识培养,加强教育培训、开展专题工作会议、定期考核等,推动传统编辑思路转型。

疫情期间对数字出版产品的迫切需要,倒逼各家出版社迅速完善数字出版流程,挖掘出版能力。

在清华大学社防疫数字图书出版过程中,许多环节颠覆了传统出版流程,进行了诸多全新尝试。具体表现为:其一,线上选题会。利用线上办公软件,召开线上选题会,选题通过后,编辑和内容创作团队在微信群讨论图书的内容和展现形式。其二,在线编校。三审三校全部电子稿,编辑、校对、版式设计等依靠电子文件进行。其三,电子书加工。PDF版本完成后,制作流式电子书格式,由编辑进行电子书质检,确保产品质量。其四,营销推广。在排版加工同时,策划编辑即开始准备电子书上线之后的宣发工作,更加注重新媒体渠道。

截至3月8日,清华大学社累计出版抗击新冠疫情的专题出版物12种,其中纸质书1种,电子书8种,音频课程4门,涵盖各有侧重的8个专业,实现了内容出版的实时化、数字化。

为了共同抗击疫情,各出版社开放了一批数字教材和课程资源,但有的数字平台在数据流过大时服务器难以承载,出现掉线、卡顿、延时等问题,抗疫期间的特殊教学需求,考验了出版社的数字内容存储能力、应激反应与迭代能力。而那些积累了大量优质数字内容资源、建有数字教学服务平台、技术能力较强的出版社优势明显。如拥有自建数字平台的清华社,无需花时间和精力去协调产业链上各方利益,即可在第一时间快速响应。1月28日,文泉学堂开放,上线了3万余种电子书、数字教材和在线课程,高峰时段日平均PV达60余万。其对市场需求的反应速度,对平台的扩容速度,对数字技术的研发应用速度明显快于第三方平台,反应方式也更为灵活和便捷。

 

版权保护问题凸显

由于当前国内民众的数字版权意识还比较淡薄,互联网上数字资源的盗版现象严重。在这场战疫中,多家教育出版社免费开放的出版资源,不幸成了滋养侵权行为的“沃土”。

在出版单位开放在线课程资源和数字教材之初,即遭到大量恶意用户关注,他们开发程序自动抓取网页内容,或通过浏览器插件和论坛扩散侵权方法,或通过淘宝、闲鱼、网盘等方法扩散和售卖盗版资源,恶性侵权行为屡禁不绝。

为保护自有版权,清华大学社在阅读权限开放期间,技术部门一方面独立部署知识库,更新服务器和数据库配置,支持大规模用户访问;一方面通过外购云服务反爬风险管理,增加多种书页访问频率限制,增加人机验证机制,增加黑白名单机制等方式,就内容资源、用户体系等安全机制持续改造。此外,清华大学社还更新用户协议,明示违规行为,并通过向执法机构举报等方式保护作品版权和作者正当权益。快速发展的数字出版亟需立法部门建立数字版权保护专项法条,并配备执法力量,保证产业链的良性发展。

新冠疫情对出版融合的一次检阅-出版人杂志官网

对于出版企业来说,也需要进一步提升对数字资源版权保护的重视程度,从规避企业间的恶性竞争做起,带动社会大众对数字版权保护的积极响应,进而形成良好的市场环境。在执行统一标准规范的基础上,出版单位还应加大技术保护措施的研发应用,对在互联网上发行的数字出版物进行阅读权限设置,保证数字出版物在互联网上有序传播和销售。

 

融合出版还需后续发力

疫情期间,各出版社集中推送优质内容,提供免费阅读,开放在线教学服务,带动了数字阅读市场的发展和融合出版环境的共建。而在这种发展态势下,如何保持和推动融合出版的势头,还需要更加详细长远的规划。

来势汹汹的新冠肺炎疫情,对出版业生产和销售等环节都造成了影响,但也进一步推动了产业融合发展的进程。特别是疫情的蔓延倒逼在线教育爆发式增长,加速了线下教育培训向在线教育转型,为出版单位带来了机遇,也带来了更加激烈的竞争。

以往,数字教学资源更多扮演的是辅助角色,出版社大多通过对纸质教材的增值,为读者提供线上的配套教育音视频内容。可以预见,经过此次战“疫”,出版社将更加重视数字出版业务,关注和研究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新技术在出版领域的应用,关注5G背景下融合出版的新变化,拓展传统出版边界。未来,发挥纸质教材教辅编写团队的优势,开发各类线上富媒体资源内容和培训,或将成为涉足在线教育板块的出版社的发力点。

经此一战,出版业深刻认识到,传统出版与新兴出版融合是大势所趋。虽然清华大学社起步较早,但在此次疫情面前,仍产生了时不我待的紧迫感,如何挖掘资源禀赋,力争补上短板,对标先进,仍是需要进一步解决的问题。

出版融合发展是大方向,但出版单位的情况各不相同,推动融合发展,既要遵循一般性规律,也要根据自身实际探索符合社情的融合发展之道。以清华大学社为例,社内将继续结合实际,加快融合出版布局,推动采编流程再造,鼓励编辑积极参与融合出版项目实践,探索以分层管理和项目负责制的方式,组织优秀融合出版人才交流分享活动,在社内形成融合出版的统一认识。■

 

出版人杂志

Read Previous

如何闯过“轻教育”的狭窄之门?

Read Next

霍金和湖南出版界的友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