亏多盈少,2019年上市影企几家欢喜几家愁

黑天鹅的影响还在延续,未来能否有爆款主控作品输出,将成为影响上市影企业绩表现的重要因素。

亏多盈少,2019年上市影企几家欢喜几家愁-出版人杂志官网

文|苦   丁

近日,各大上市影企2019年业绩预告如约而至。总体来看,受行业黑天鹅事件延续的影响,A股影企去年的财务状况大多不容乐观。这之中既有芒果超媒这样成绩出彩的新锐势力,也有华谊兄弟等愁云惨淡的老牌机构,可谓几家欢喜几家愁。

 

电影股:黑天鹅影响延续

延续2018年黑天鹅事件的影响,A股影企2019年的日子普遍不太好过。

老大哥万达电影首当其冲。据其2019业绩预报显示,报告期内,万达电影实现营业收入155.99亿,较上年同期下滑4.2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为-47.2亿,比上年同期下降324.5%。

万达电影净利润的大幅亏损,与大规模商誉减值不无关系。早在发布业绩预告时,万达就已经透露了45亿至55亿的商誉减值准备。最终,万达在2019年计提了商誉减值准备及长期资产减值准备约59亿元。扣除该影响后,公司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1.8亿元,盈利能力在众影企中还是名列前茅。除此之外,该公司控股子公司万达影视传媒有限公司报告期内因主投主控影片较少且部分票房不及预期,也是净利润下滑的重要原因之一。

华谊兄弟同样也在亏损之列。2019年,号称聚焦“电影+实景”新商业模式的华谊兄弟对业务结构、资产结构进行了全面主动调整,但反映出来的数据却并不理想。报告期内,该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3.1亿,同去上年同期下滑40.5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为-39.6亿,比上年同期下降262.56%。报告期内,华谊主投主控爆款影片缺失,成为其全年业绩下滑的主要原因。另外,华谊下大力气投入的实景娱乐产业进入深耕时期,使得该公司近两年的转型之路更为坎坷。值得注意的是,华谊已经连续两年亏损。如果2020年未能实现扭亏,则该公司将面临退市风险。

不过,2020年华谊也并非“毫无准备”。除了备受期待的《八佰》外, 该公司的片单上还有根据现象级手游改编的电影《侍神令》、陆川导演的新片《749 局》、周星驰的《美人鱼2》以及贾樟柯的《一直游到海水变蓝》,可谓看点颇多——现在最大的不确定性或许在于疫情对影院生意的影响将会持续到什么时候。

华谊兄弟“压力山大”,同为老牌上市影企的光线传媒则赚得盆满钵满。在上游电影公司里,光线是表现最好的企业之一。报告期内,光线传媒营业总收入28.18亿,同去上年同期增加8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为9.53亿,同比去年同期下滑30.57%,而该下滑主要原因在于公司上年同期出售所持有的新丽传媒集团有限公司的股权产生的投资收益较多,导致2018年利润高于正常水平。

光线方面表示,营业收入的大幅提升,是因为电影业务利润比上年同期大幅增加——报告期内,光线参与投资、发行或协助推广的影片共18部,总票房为138.67亿元。其中《疯狂的外星人》《千与千寻》《哪吒之魔童降世》《我和我的祖国》《误杀》等都取得了优异的票房成绩。而最大的功臣非《哪吒》莫属,根据光线传媒2019年7月29日发布的公告显示,当时《哪吒》8.99亿元的票房已经可以为其带来大约2.03亿元至2.43亿元的营收。由此推算,《哪吒》最终50.13亿的票房,或为光线创造的营收约11.31亿至13.55亿。

在众多上市影企中,还有一家较为引人关注的公司,那便是新文化。自从1月15日晚新文化发布公告称,公司与美腕(上海)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也就是李佳琦的经纪公司),签订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后,新文化就一跃成为“网红概念股”,连续数日涨停。

但新文化2019的业绩并不算十分理想。据2019年度业绩快报显示,报告期内,该公司实现营业总收入6.73亿元,同比减少16.4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由盈转亏,亏损规模为8.64亿元,比上年同期下降2833.13%。

当然,市场上的影视企业也不全在亏损。华录百纳去年便实现了扭亏为盈。公司营业利润1.27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103.8%,利润总额和归母净利润也都出现了超过100%的上涨。该公司业绩快报认为,《东宫》《读心》《不负时光》《乔安你好》等剧集的播出是利润上升的重要原因。

 

电视股:华策、唐德双亏

作为电视剧行业的龙头企业,华策影视2019年度的净利润为负,年报快报首次出现亏损。除此之外,华策营业总收入也下跌过半,归母净利润甚至比去年下降超700%。

对于如此惨淡的成绩,华策在业绩快报中给出了简要解释:“报告期内,公司营业收入和应收账款大幅降低,同时公司计提商誉减值准备约8.4 亿元,计提长期股权投资减值准备约1.8 亿元,计提存货减值准备约1.3 亿元,从而造成全年利润亏损,净资产降低。”至于对哪些子公司计提商誉减值,对哪些项目计提存货减值,华策尚未给出明确解释。

同病相怜的还有受《巴清传》等项目影响的唐德影视。尽管在去年,唐德投资拍摄的《因法之名》《北部湾人家》等电视剧播出让其获得了一部分收益,但《巴清传》仍是公司的拖累。据该公司业绩快报显示,2019年唐德影视营收和归母净利润均为负值:其中营业总收入-3.2亿元,较上年减少6.9亿元;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712万元,较上年增加8.9亿元。

在业绩快报里,唐德亦对亏损进行了解释:“主要是由于本期公司就电视剧《巴清传》版权转让事宜,进行了一系列财务操作。而本期其他业务,如《因法之名》、《北部湾人家》的发行收入、电视剧《十年三月三十日》版权转让收入和部分项目的剧本版权收入,金额不足以抵消《巴清传》项目营业收入冲回的影响。”

另外一边,老牌影视公司慈文传媒则在去年转亏为盈,预计盈利1.6亿至2.1亿,是几家头部电视剧公司中唯一没有亏损的上市公司。而“网台联动”、“拓展付费模式网生内容”等原因是其盈利的关键。

相比之下,芒果超媒的业绩则更为亮眼。2019年,该公司实现了营业收入和净利润的双双大幅增长。其中,营收125.23亿元,同比增长29.63%;归母净利润11.57亿元,同比增长33.62%。尤其值得一提的是,该公司旗下芒果TV实现营业收入81.09亿元,同比增长44.63%,年末有效会员数超过1,800万,会员业务增幅超过100%。

事实上,从2019年至今,芒果超媒的股价已经翻番,在近两年影视行业整体波动的情况下,芒果超媒依然依靠着自身价值,持续健康发展。

总得来看,上期影企亏多盈少,行业仍然处在调整的大环境之中。而在亏损的企业中,包括华策影视、北京文化、 唐德影视等一线龙头影视企业都在去年对商誉、存货等进行了减值计提。

从财务指标上判断,对商誉进行计提减值是比较公允审慎的行为,短期可能影响公司的财务指标,但长期来看,应是企业回归良性发展的表现。前景未知的情况下,一些企业索性选择一次性计提大笔商誉,挤破所有泡沫,以断尾求生式的发展策略“牺牲”一年的财务报表,让未来年度可以轻装前行。

相信在泡沫“戳破”之后,逐渐回归理性的资本和专注优质内容的影视企业将被保留下来,合力为市场和观众奉献更加高品质的作品。■

 

出版人杂志

Read Previous

2019美国图书销售数据出炉

Read Next

深耕“学习”,B站有何野心?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