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旧书要不要重版?可以问问多抓鱼

通过这样的合作,让一部好书“再版重来”,将更多具有长销特质的,或在当下仍然有借鉴意义的书拿出来重版,于行业、于读者而言都是一件妙事。

如果你使用过多抓鱼,一定有过这样的经历:收到了多抓鱼小程序发来的消息,提醒你某本热门书终于到货了,你迫不及待、满心欢喜地点开消息,界面却提示你“来晚一步,刚刚被人买走了”。心中忿忿,却也心甘情愿等待,期待下次订阅到货带给你的惊喜。

在多抓鱼,抢一本热门书就像抢红包一样,要“拼手速”。而在一周前,多抓鱼和理想国合作,拿到了唐诺所著新版《阅读的故事》独家首发权。

4月14日,多抓鱼在其文章中表示:“接下来的十天,新版《阅读的故事》将在多抓鱼独家销售。接下来的一个月,多抓鱼将一直保持全网最低价。”这意味着在多抓鱼,积攒了几千个到货提醒的《阅读的故事》不再一书难求,未来一段时间将有充足的新版《阅读的故事》供给多抓鱼的读者。据了解,在这一消息发出的当晚,1000本新版《阅读的故事》便被一抢而空,多抓鱼又联系了理想国进行补货。

事实上,出版机构与渠道合作新书首发的独家定制包销模式不是什么新鲜事,行业内早已有人尝试。旧书再版也屡见不鲜,但以往编辑们若要判断旧书是否值得再版,通常会参考二手市场书籍的价格,这是模糊的、凭借经验的预判。但在多抓鱼“基于数据的自动化经营模式”下,积累了很多一手市场已经没有供给的绝版书的数据。这意味着凭借数据,多抓鱼有机会从出版链条的下游反向推动上游的生产工作。

此前,多抓鱼并没有新书独家首发的经验,这次与理想国的合作却十分顺利。理想国向《出版人》表示:“在合作方以及合作模式的选择上,理想国一直秉承开放的态度。这次和多抓鱼的合作,理想国在营销策划阶段向多抓鱼抛出了橄榄枝,双方一拍即合。多抓鱼有自己独特的内容风格,同时他们的运营团队对自平台用户的需求足够了解。这是我们开始这一次尝试的重要考量因素。”通过这样的合作,让一部好书“再版重来”,将更多具有长销特质的,或在当下仍然有借鉴意义的书拿出来重版,于行业、于读者而言都是一件妙事。

若以这次新书首发为“孔”,我们能够窥见多抓鱼或将对出版业上游产生影响。那么,多抓鱼这一举措将怎样重新定义“出版”与“人”的关系?他们未来的发展方向究竟为何?多抓鱼图书采购负责人林煌在接受《出版人》采访时给出了答案。

《出版人》:多抓鱼什么时候产生了与出版机构合作,独家包销新书的想法?为什么第一次新书首发选择理想国的《阅读的故事》?

林煌:多抓鱼很早就有这个想法了。我们认为把好书推荐给读者,让出好书的出版社获益是多抓鱼的重要价值。只有更多地被发现和购买,出版机构才会有信心出更多的、“值得被读上两次”的好书。新书出版的几个月后就会开始有二手供给,做好书的新书首发,也是在为优质的二手书补充供给。之所以选择《阅读的故事》,正是因为这本书的旧版有大量的到货提醒,所以双方都比较看好首发的效果,主题又和多抓鱼很搭。理想国是国内读者公认的优质出版方,这次首发合作最终能成,其实很大程度上要感谢他们愿意信任之前没有任何新书首发经验的多抓鱼。

《出版人》:一直以来,多抓鱼跟读者的关系最为紧密,而跟上游的出版机构联系甚少,仅有部分书籍是从出版机构采购的全新品。这次新书首发是否意味着多抓鱼和出版机构在未来会产生更多的关联?

林煌:其实多抓鱼从去年下半年就开始大规模地从出版机构采购全新品图书了,目前我们已经与国内的近二十家出版机构签订了采购协议。自营图书的采销目前已经是多抓鱼图书业务的重要组成部分了,而且多抓鱼不仅采购全新品,还可以有选择地采购年代较久的库存品甚至残品。所以不管是新书首发还是一般的采购,我们都希望与越来越多的优质出版社建立合作关系。除了用户的订阅数据之外,多抓鱼有一个专门的选品小组负责新书首发的选品。总之,这次《阅读的故事》的首发不是一次由到货订阅量引起的偶发事件,新书推荐这件事我们会一直做下去。

《出版人》:这打破了以往出版业凭经验和判断出书的流程,而是读者决定供给、需求决定生产。那么多抓鱼通过数据分析,可以随时激活任意一本旧书重版。未来有这样的可能吗?

林煌:多抓鱼二手的图书选品和定价有很大一部分就是由用户塑造的,或者换一种更直白的说法:“买卖是最好的投票”,读者原本就可以通过购买行为影响上游的生产,这其实已经不新鲜了。多抓鱼的差异在于,因为做的是二手书的买卖,所以积累了很多一手市场已经没有供给的绝版书的数据。

“随时激活一本旧书重版”这件事其实存在着很多实际操作时的困难,但未来的确存在这样的可能。毕竟作为读者,我们也希望看到更多绝版多时的佳作能够重版出来,找到更多它们在这个时代的读者。

《出版人》:多抓鱼一直以来致力打造“基于数据的自动化经营模式+基于兴趣的去中心化社区”的产品模式,与出版机构合作新书首发将如何影响多抓鱼的这一信条?

林煌:多抓鱼的一个重要信条其实就写在slogan上,也就是“真正的好东西值得买上两次”,书是这样,去年开始正式运营的百货业务也是这样。就是由专业的品类运营先来定义选品,只回收售卖优质的商品,然后再根据市场的反映来调整选品的策略。

所以在“基于数据”和“去中心化”之前,其实有一个必要的由人来定义选品标准的阶段,它让多抓鱼慢慢长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在新书首发这件事上也是,我们会选择“多抓鱼味”的优质新书进行首发。而所谓“多抓鱼味”,指的正是符合多抓鱼团队和用户的风格和审美,同时又能体现多抓鱼特点的书。比如高质量的长销书、绝版书选品;八九十年代有年头的书;鱼编精选的原版书⋯⋯

《出版人》:当与出版机构合作成为常态,是否意味着多抓鱼商业模式的转变?这将如何影响多抓鱼未来的发展方向?

林煌:多抓鱼对上游出版业生产的影响应该是潜移默化、细水长流的,目前还没有进入生产环节的计划。多抓鱼开始“从出版机构直接做采购”基于一个前提:二手书的C端供给跟不上需求,需要用采购来补足。所以那些畅销一时、后劲不足、二手供给多于需求的品类一开始就不在采购的选品范围。那么,如果多抓鱼的采购规模足够大、市场份额足够多,出版机构在关注一本书短期热度的同时,也会更多地关心一本书的长期的生命力。内容扎实、能够不断找到新读者的长销书会变多,不好说这会对多抓鱼未来的发展方向产生什么直接影响,但大的出版环境的改善,其实也在为多抓鱼创造更好的市场环境。

《出版人》:多抓鱼对于“出版”与“人”的关系有着怎样的认知?

林煌:一手市场其实已经有不少可供出版社参考的销售数据,多抓鱼的用户数据是一种补充,它是多抓鱼独有的,而且随着用户规模扩大,这些二手书的买卖数据对上游生产的参考意义也就更大。在多抓鱼,我们希望加速这些影响对于上游的反馈,让出版社和读者更懂彼此。

《出版人》:与出版机构合作新书首发是独立于二手商品流转之外的业态,这是否意味着多抓鱼商业形态的丰盈或战略的转型?多抓鱼未来到底会卖什么?

林煌:商业形态其实去年下半年就丰盈起来了,多抓鱼的书不只有二手了,也有全新品,而且全新品还有不同的选品策略和宣传方式。还有就是不只有书,多抓鱼也开始回收和售卖百货了。除了阅读,你可以开始让多抓鱼进入你生活的更多部分。

我想不管是书、百货还是多抓鱼以后可能会卖的其他物品,有两点是多抓鱼会一直坚持下去的:一是把用户体验做好,提供标准、便捷的服务,让用户可以轻松买卖、惬意享受;二是把好选品关,只卖真正有循环流通价值的东西,这样粗制滥造的东西也会被更少地生产出来,对我们的地球也是件大好事。■

 

出版人杂志

Read Previous

开卷少儿畅销书排行榜(2020年3月)

Read Next

猫空创始人徐涛自述:在巨变中以变应变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