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永远不会完成”的出版项目

这套书,满足了中外出版人对做书的全部野心和想象。

一个“永远不会完成”的出版项目-出版人杂志官网

5月24日24时,未读“里程碑文库”第一辑众筹结束。8个档位,551人支持,共众筹163920元,是目标金额的2.7倍。

“里程碑文库”最初由英国知名独立出版机构宙斯之首(Head of Zeus)发起,旨在邀请全球顶尖的人文社科学者创作,以“大家小书”形式将人类文明中里程碑式的成就汇集成通史性著作进行出版。

即将上市的“里程碑文库”第一辑汇集了《大英博物馆》《英国皇家学会》《光之城》《摩天大楼》《格尔尼卡》以及《陶瓷》六个选题,而这一次未读不仅仅满足于成为一套图书的引进者,而是拿出了一套令人耳目一新的新玩法:除了在文创产品、发布形式及全媒体策划等方面花招频出,他们更是以“东方合伙人”的角色加入丛书的内容生产,试图将其打造成一个融合东西的开放性出版项目。

快满六岁的未读诞生以来一直扮演着出版行业边界的探索者,但即使是对他们而言,“里程碑文库”也不止是一个出版项目。里程碑文库是否可以算作未读的“里程碑”?对于记者抛出的这个问题,未读CEO韩志坚定地答道:“当然,当然,当然。”

 

10分钟决策:未读要做这个项目

2018年的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BIBF)上,韩志对“里程碑文库”一见钟情。一打听才知道其中有些书已经出版,并非新书。版权信息滞后的原因是国内有出版机构获得了独家审读权却迟迟未做决定,为此英国出版方宙斯之首便在BIBF上开放了版权信息。“看到以后,只用了10分钟就做出了决定:未读要做这个项目。”

韩志之所以如此迅速地将其纳入未读的出版规划,原因有两个,其一是选题本身的诱惑力。“里程碑文库”中的每一个主题,都让读者身份的韩志充满兴趣,《大英博物馆:“第一座公众博物馆的诞生”》详细追述了从小仓库到藏品800万件的大英博物馆250年的辉煌历史;《格尔尼卡:“毕加索的愤怒与人类战争反思”》通过名画读懂艺术作品背后的社会文化意义及对后世的影响;《摩天大楼:“始于芝加哥的摩登时代”》论证世界上最早的摩天大楼如何影响了20世纪城市的建筑风格⋯⋯“每一个标题,都足以让我垂涎三尺。”韩志说。这些历史中的“高光时刻”如拼图一般,能够让读者根据自身的旨趣,拼合出完全属于自己的知识版图。

一个“永远不会完成”的出版项目-出版人杂志官网

其二则事关未读未来的发展方向。“我想要让它成为未读的代表作。”韩志说道。在他看来,单本的畅销书不足以代表未读,只有符合未读品牌调性又兼具规模和影响力的丛书才能真正成为未读的“传家宝”。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何在遇到“里程碑文库”时,韩志会紧抓不放了。

一套可以不断充实完善选题的丛书,对于一个有野心有想法的出版人及其团队而言太难能可贵了。在这宝贵的10分钟里,韩志不仅决定了要做,还要大规模地做,不仅要全部引进,还有了加入东方文明选题的想法。在后续的沟通中宙斯之首被未读的一片赤诚所俘获,最终敲定让未读作为中国大陆独家引进方开展合作,同时成为“东方合伙人”,引入更多东方文明主题加入其中,同步输出到海外。宙斯之首的创始人兼董事长Anthony Cheetham在采访中直接表示:“我不愿意说是我们选择了未读,其实更为准确的说法是未读选择了我们。的确有其他出版社曾对系列中的单本图书表达了兴趣,但是未读的团队真正理解了这个系列背后的视野。”

 

具有全球视野的开放互动性出版项目

宙斯之首作为英国独立出版社早已盛名在外,近几年也因出版刘慈欣、郝景芳、麦家等中国知名作家作品逐渐为国人熟知。“里程碑文库”是其创立至今最具野心的一个项目。策划之初便确定了“大家小书”的形式,以十万字至十四万字的体量出版简明小书,打造一个详述人类历史各时期最重要文明成就的系列,每一本都由专家或学者来书写,但并不是写给后继的学者,而是写给普罗大众。如此看来,这确实是一个极具价值的传统出版项目。

而未读的加入,让其变成了一个真正意义上具有全球视野的开放互动性出版项目。目前在西方市场并未有很多关于东方文明、文化以及历史的代表性作品是现实存在的问题,而“里程碑文库”东方文明选题的加入给予了东西方文明碰撞对话的机会,能够为处于两种文明体系的全球读者提供独一无二的内容。中外出版方都以开放的心态拥抱未来变化的选题。

另一个开放性体现在与读者直接对话,众筹让读者有了表达自己需求的平台。韩志表示在目前的官方粉丝群中,不仅会实时更新项目进展还会就后续的选题与读者进行交流,征集读者的意见。有些备选选题放到群里讨论,读者会反馈对这方面很感兴趣,“他们能够帮助我们来筛选,在书出版之前他们已经参与进来,读者会觉得日后你真地推出这个主题的书,会有为他而定制的感觉。这种开放互动的模式,在这个出版项目中是非常宝贵的尝试,如果做单本书,是没有这样的机会的”。

 

为了这套书,未读策划了纪录片

未读在“里程碑文库”这个项目上的期望与野心或许从目前公开的纪录片片花中可以窥探一二。国外取景拍摄、与原作者访谈对话、走访书中涉及的地理坐标⋯⋯这种“烧钱”的大制作与自嘲“抠门”的未读形成强烈反差。对于策划制作纪录片的起因,韩志表示,在看书稿时就有一种看纪录片的感觉,一个博学的学者,带你去到一些地方,给你讲相应的故事,图书超强的画面感催生了拍摄纪录片的想法。

“我们不是完全将书上的内容直接搬上影像,而是希望在书的内容和主题基础上能够做更多的创作。”韩志说。第一集的纪录片以毕加索的名画《格尔尼卡》为由头,但却并未一直在讲《格尔尼卡》,对于中国读者而言,这有一定的距离感。而未读做纪录片的初衷也是想在纪录片中展现中西文化的碰撞和交流,“我们纪录片的主要受众还是中国读者,因此我们计划选取同时代或者同主题的东方艺术家来进行对比。比如《格尔尼卡》是毕加索在战争背景下的创作,我们有徐悲鸿可以与此进行对比”。

随着新冠疫情在全球的爆发,拍摄纪录片的事宜被暂时搁置了,但未读团队并没有放弃纪录片的想法,并且保持着开放的心态,“这是一次有趣的尝试,更是东西方文化的一次碰撞,我们还在期待着更多志同道合的合作伙伴加入”。而疫情对于整个“里程碑文库”的影响却不止于此。

 

只要有未读,这个项目就会一直做下去

计划赶不上变化。未读原本打算在线下举办一场隆重的图书发布会,也因疫情被迫取消。团队开始将目光转移到线上,初步的方案为进行一个24小时不间断的直播来进行新书发布,在整体评估之后,未读团队认为在读者尚未对这一出版项目建立一定的认知之前,这样的运营模式并不会取得良好的效果,而失败造成的损失却是不可逆的。

“我们偶然又被迫地选择了众筹”,由于预设的上市时间为六月份,选择一种合适的推介方式成为了大问题。“实在不行,我们就上众筹!”韩志就这样带着团队第一次尝试了众筹出版。由于初次选择众筹的形式,“好多同事都是现学众筹应该怎么玩,这个准备的时间很紧张,从决定众筹到上线前后不超过一个月”。

为了丰富众筹的产品形态,文创也被迫加快进度。大英博物馆陶瓷杯和杯垫、黄金螺旋书签、光之城拼图等限量版文创产品确实为此项目带来了一定的流量。谈及众筹的成绩,韩志表示已经超过团队的预期,“里程碑文库”作为一个目前非知名的品牌,并不拥有老牌丛书的影响力,但读者能够直接超前买单投票,就有一定的说服力。“里程碑文库”的官方粉丝群就势成立了,而之前持观望态度的客户,现在会找过来想要在众筹结束后再进行一次首发或者团购。”这对于未读而言,也是初次众筹的意外收获。

在众筹结束前的最后一次项目更新中,未读细数了这个项目的整个过程。新冠疫情、主编关键时刻卧病、主力编辑离职等困难并没有影响它最初的出版上市计划,反而在未读团队的合力之下呈现了顽强的生命力。韩志透露,东方文明的选题将在后续出版中陆续呈现,唐克扬老师的《中国园林》主题已被确认纳入“里程碑文库”第三辑,能和用户深度沟通,让用户深度参与其中,在体验了众筹模式的“有趣”之后,第二辑的众筹也计划在今年7月份上线,同时第三辑的策划也在紧锣密鼓进行,预计在今年内出版。作为一个中外出版方深度合作策划的文库套系,这一口气的出版节奏可以说也很惊人,能看出未读对这个项目的重视和投入,韩志坦言,这是“里程碑文库”的第一年,我们需要量级和影响力都达到一个初步规模,帮助读者去了解这样一个出版项目的立意。但是未读也不着急,因为毕竟宙斯之首的创始人说了:“它是一个永远不会完成的项目。”

能够沉下心来做“里程碑文库”这样一个长线的出版项目对未读团队而言充满挑战。在韩志看来,“里程碑文库”是要回归出版复古的传统的一套书,它没有终点,也不会在短期产生巨大的营收,与当前图书市场的玩法大相径庭。“如果要说未读有野心,我觉得不如说我们又是在冒险”,他相信未读能够存活得够长久,也能够变成一个老牌的公司,“如果未读一直存在,我相信我可以把这样一套书一直出下去”。■

 

亢姿爽

Read Previous

勾勒现代主义绘画艺术的生命轨迹

Read Next

讲了100万次的故事为什么还要再讲一次?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