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是副产品吗?

根据自己的兴趣爱好,确定一项长期的事业,全心全意投入其中,争取有所成就,将会有助于出版人获得意想不到的书稿,这一点是确定无疑的。

文|庞沁文

不久前,在做国家社科基金“中国出版人口述史研究及数据库建设”课题时,曾邀请三联书店原总经理沈昌文做口述出版史,他提出一种观点说:“杂志、图书是副产品。”这让我感到十分诧异。杂志、图书是副产品吗?前些年看罗振宇在“罗辑思维”中讲郑也夫的著作《文明是副产品》时就感到困惑,但当时无瑕深究,现在竟然有人说杂志、图书是副产品,作为一名专业的出版研究者,不由得想探究一下,杂志、图书真的是副产品吗?

副产品是指在生产主要产品过程中附带生产出的非主要产品。副产品有个特点,就是不是企业生产活动的主要目标。如果杂志、图书是出版人的副产品,那什么是出版人的主产品,什么是出版人的主业呢?这难道不是奇谈怪论吗?然而,这一观点的提出者沈昌文先生是三联书店“恢复”后的第一任总经理,他主编过《读书》杂志,策划过《三联生活周刊》,生前曾出版过《蔡志忠漫画》《宽容》《情爱论》等畅销书,联络过《金庸文集》出版。沈昌文从事出版工作40多年,曾有过辉煌的出版业绩,被业内人尊称为沈公,这样一位出版经历丰富的出版人为什么把杂志图书作为副产品应该自有其道理。

 

社交活动的副产品

让我们一起分析一下沈昌文的原话,他的原话是:“编杂志、出书,在我看是一种江湖行为,什么意图不让人知道,自己在那里琢磨,自己在那里交朋友,然后就成交,杂志、图书是副产品。”可见,他的主产品是朋友,他的主业是交友。交什么朋友呢,知名的作者朋友。从他的口述里我们还可以知道他交友的方式一是吃饭,二是送书,三是请作者讲座,四是为作者做导游。沈昌文是一位美食家,他自己特别喜欢吃臭豆腐,越臭他越喜欢,但他请作者吃饭时主要考虑作者的胃口,对哪一个作者喜欢什么菜了如指掌,比如李慎之喜欢无锡菜,张中行喜欢北京菜,吕叔湘喜欢苏州菜,丁聪喜欢红烧肉,王蒙则是哪的菜都很在行;沈昌文对哪一个饭馆在什么地方,有什么特色也特别清楚,甚至有各家餐馆的联络图。沈昌文对哪一个作者喜欢什么书也都十分了解,常常在吃饭的时候把作者想要却买不到的书用布包起来送给作者;沈昌文在郑州越秀酒家搞过读者服务日,不断邀请著名作家去那儿做讲座;沈昌文还同龙应台和他的德裔儿子一起骑自行车游北京城,做免费导游。沈昌文想尽各种办法与作者交朋友并以此为乐,乐此不疲,甚至把吃饭交友作为他的主要工作,并由此团结了一大批知名作者朋友,由此他能够比较容易地得到好的文章,拿到好的书稿,从这个意义上说,朋友是他的主产品,杂志、图书是他的副产品是有一定道理的。

图书是副产品吗?-出版人杂志官网

沈昌文主编《读书》时期,强调期刊编辑的无能、无为、无我,编辑不发表自己的见解,不以自己的好恶作取舍,专心与作者交朋友,为各种观点提供交流平台,充分利用作者的智慧办刊物,柳苏、王蒙、丁聪等一大批作者不仅为刊物写稿,还为刊物出谋划策,介绍新的作者。王蒙曾在为沈昌文《阁楼人语》一书所写的序《有无之间》中对《读书》三无办刊观大加赞赏,免费为《读书》作宣传。从这个意义上,我们也可以说那时的《读书》是沈昌文等编辑与作者友情的副产品。

无独有偶,2017年1月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出版小说《人民的名义》,获得空前的轰动。这本书能够由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出版并非源于出版人的策划,而是由于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副总编辑章德宁与作者周梅森是近四十年的老朋友,他们经常交流对于文学、社会现象,包括腐败现象的看法,他们之间有深厚的友谊。周梅森说:“章德宁是我一生的朋友,她组了我一辈子的稿,我欠她一本书。”《人民的名义》能在十月文艺出版社出版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章德宁与周梅森友情的副产品。

 

兴趣爱好的副产品

杂志图书不仅仅是交友的副产品,出版行业内还有许多实例可以说明杂志图书是兴趣爱好的副产品。

中国书籍出版社有一位副总编辑喜欢古诗词创作,经常参加各种古诗词活动,和中国诗词学会等古诗词届的许多组织、团体、优秀诗人建立了广泛联系,由此获得了许多古诗词方面的书稿,在古诗词图书出版方面产生了一定的影响。他参与策划的《中华诗词存稿》项目,包括叶嘉莹、刘征、霍松林等80多位著名诗人的书稿,获得了采薇阁、虎彩印刷的数百万元投资,即将由中国书籍出版社出版,在推动中华诗词文化传播的同时也为出版社赢得了一定的利润。我们是否可以说撰写古诗词、与古诗词人交往是他的主业,古诗词图书是他的副产品呢?

我在山西人民出版社工作的时候,有一位同事喜欢下围棋,当他在下棋的时候,我以为他是不务正业。我要务正业,策划出好书、畅销书和常销书,我常到书店里搞调研,看图书市场有什么书,缺什么书,什么书在畅销,我努力地和读者交谈,想了解他们的需求,策划出适应市场的图书,但几年过去了我在追逐市场的同时迷失了自己,始终没有形成自己的出书特色和出书板块。每年都在策划,每年都很忙,但像狗熊掰棒子,一边掰,一边丢。而我的那位同事在一直悠闲地琢磨他的围棋。有一次,他的棋友找他出了一本少儿围棋培训的书,这本书适应了少儿学围棋益智的需求,成为了不少少儿围棋学校的教材,一下子成为了常销书,这位同事以此为契机出版了一系列围棋书,形成了一个相对稳定的板块,在围棋书市场上拥有了一片天地,形成了稳定的利润来源。时至今日他责编的围棋书还在销售,而我策划的图书已很难在市场上见到踪影了。

当我反复品味“杂志图书是副产品”这句话时突然悟到,自己在出版上失利的原因是否是因为自己缺乏“主业”,缺乏某一方面的特长,没有把图书作为副产品来做呢?而我的同事成功的原因是否因为他有围棋这一主业,在围棋方面有独特优势,把图书作为副产品来做呢?

出版人如果能培养一种兴趣爱好,成为某一领域的领先者或者专门家,能够有效提升其在这一领域的影响力和品牌知名度,获得行业内的认可,具有行业话语权,进而吸引到行业内的优质书稿。从这个意义上说,图书是出版人兴趣爱好的副产品也能说得过去。

 

资本运营的副产品

随着市场经济的不断发展,出版人与作者的资本关系进一步凸显,出版人与作者的关系不再是单纯的友情关系,单靠吃饭与送书已很难维护好与畅销书作者的关系,资本正在成为出版人与作者的重要联系纽带。出版人需要与作者建立新型资本关系,签约和赋予股权成为出版人联系作者的新型手段。

民营图书公司果麦文化传媒公司以不菲的资金与韩寒、易中天、冯唐、安妮宝贝、安意如、赵闯、李继宏等签约,拥有了这些畅销作家作品的著作权。新经典公司上市前曾吸收作家安妮宝贝、止庵,作家路遥之女路茗茗、日籍译者猿渡静子的儿子韩子鱼等版权持有者为公司股东,以资本为纽带把许多作者、版权持有者和公司的命运紧密联系起来,这为新经典持续出版优秀作品创造了条件。从某种意义上我们说图书是资本运营的副产品似乎并不为过。

尽管有以上实例验证,但把杂志图书说成是副产品仍然有些不妥。这种观点的本质是以作者为中心,其内涵是只要拥有了优秀作者,就会拥有优质书稿。这一逻辑在大部分情况下不会有错,但我们也不能排除有知名作者写不出好作品或者其作品不适合读者需求的情况。所以把杂志图书作为副产品需具备特定的条件:作者的作品是适合读者需求的。

无论如何,根据自己的兴趣爱好,确定一项长期的事业,全心全意投入其中,争取有所成就,将会有助于出版人获得意想不到的书稿,这一点是确定无疑的。古人早就说过了:汝果欲学诗,功夫在诗外。你要想做好出版工作,功夫也应在出版之外,在生活之中。出版之外的功夫才是出版人的主业,图书就是副产品了。出版之外还要另有专长,这更有助于出版人获得人生的成功,从而也为出版企业带来更多的效益。■

(本文作者为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基础理论研究室研究员)

 

出版人杂志

Read Previous

《打开故宫》的“出圈”密码

Read Next

编辑是一个情绪成本很高的职业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