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给当代孩子讲述中国故事

在北京图书订货会上,由乐府文化与千寻Neverend联合出品的《中国故事》以亮眼的设计、浓郁的中国民俗气息吸引了大家的注意,三卷本的主题分别为“人间”“万物”“道路”,从中国人日常的生活、人情、梦想和痛苦,到想象力飞扬的人与万物相通和交往的过程,再到独具中国特色的寻找幸福和自我的故事,暗合了中国人独有的认识世界和心灵发展的过程。《中国故事》以近三百篇的体量,全面发掘沉没于时间之河的中国民间故事,重述中国人的童年与心灵成长源动力。

如何给当代孩子讲述中国故事-出版人杂志官网

这些源远流长的故事,会与当代儿童发生怎样的关联?4月1日下午,《北京晚报》读书版资深编辑李峥嵘老师,民俗学者、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岳永逸老师,与《中国故事》的述者一苇进行了主题为“土地的回音:如何给当代孩子讲述中国故事”的对话。

2010年,曾经是童话创作者,获得过冰心儿童文学奖的小学语文老师一苇,发愿要为孩子们整理中国民间故事集。历经10年的搜集、整理和重述,包含近三百篇典型故事类型的《中国故事》既完整保有童话故事的原初面貌,又以今天的儿童观和价值观重新阐释。这个过程,既是赋予故事文学性的过程,更是赋予故事现代观念的过程。

为什么要重述中国民间故事?每一个民族和地区都有自己的民间故事,这是我们的心灵史和一脉传承的记忆,一苇重述的这些故事,既有我们小时候听过的,也打捞出很多沉没在时间之河的故事,它们的重新呈现,拼接出完整的中国人的生活和心灵。但一苇不会止步于复原故事,毕竟,故事能够被主动讲述才能活下去,她要做的是让孩子接纳这些古老的故事,并让故事参与他们的叙事。她重述故事的动机,就是要赋予故事儿童的视角和现代的观念。

赋予故事文学性的过程,是她在浩繁的资料中做系统性整理、重述,再一遍遍讲给孩子,在讲述中寻找最合适的语言、节奏和故事结构,最终写定的过程,所以读者现在看到的文本是独特、有趣和生动的,深深吸引着孩子。

为什么要给当代的孩子讲述中国民间故事?岳永逸教授认为,民间故事带有元文学的特点,表现着人类童年期对世界的认知,而儿童从婴童期逐渐成长,也是一种从懵懂、自我、感性走向理性的过程,因此,儿童比大人更能够亲近民间文学,民间文学的故事主题、讲述方式都暗合儿童的心理状态与发展。

岳永逸教授对一苇为当代儿童整理重述故事的努力表示钦佩与赞赏,并从民俗学角度肯定了一苇作为故事人的价值。民间故事获得生命力的方式便是不断被重述,在这样的传承与传播之中,民间故事才能与一代又一代的心灵相遇,让我们以及我们的孩子看到:作为中国人,我们是如何选择和建构出一个由自己主宰的命运。

《中国故事·人间》的选篇侧重民间故事里日常生活和人际关系方方面面的趣味,充满人间烟火和人性的灵光;《中国故事·万物》的选篇侧重人与万物相通和交往的故事,充满幻想的魅力和齐物的精神;《中国故事·道路》的选篇侧重人寻找自我或者幸福的大命题,导向中国人的心灵和对终极意义的思考。

一苇的重述紧紧扣住了“有趣”。这些故事的形态和内核是民间故事的原生态,而故事的表达是儿童的立场和趣味,这是一苇一次次在故事课堂的讲述中获得的视角和能力。其中每一个故事都有足够的代表性,有的源于几千年农业文明的经验,深刻反映了中华民族的集体潜意识;有的则又具有超越世俗的价值观,指向一种更永恒的人类精神。

艺术家萧翱子带领学生刘培培和孙亚楠为《中国故事》创作插画和题花。粗犷的版画艺术,又在细节上给出了丰富细腻的表达,最后,成就了一套充满大地根源力量,又极具现代感的明亮插图,使得全书从内容到形式都呈现出传统又现代的风格。

李峥嵘老师对《中国故事》的选篇及重述风格给予了高度肯定,认为这是一套不可多得的亲近儿童、传承中国精神的民间故事集。

孩子听到怎样的故事,又如何讲述自己的故事,确实对一生影响至深。好的中国故事,是敞亮又细腻的,是在宏大的文化背景之下,用细节和人性视角的叙事包容每个孩子,回应他们的心灵,让他们成长的脚步更轻快一些,这也是包括一苇在内的、每个讲故事的人的心愿。

出版人杂志

Read Previous

让孩子阅读科普书只是为了增加知识吗?

Read Next

《家庭教育指导手册》丛书出版座谈会在京举行,“家校社”协同育人攻坚再上新台阶

0 Comment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