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原创绘本大奖为什么首奖总是空缺?

记者|雷 茜

不轻易授奖,展示出了信谊图画书奖评选的严格,也同样是对获奖作品水准的肯定。

作为原创绘本圈里分量最重的奖项之一,信谊图画书奖的一大特点是隔三差五“缺席”的首奖:第十届图画书创作奖的首奖就没有颁出,本届评选的文字组首奖也处于空缺状态。不轻易授奖,展示出了信谊图画书奖评选的严格,也同样是对获奖作品水准的肯定。

本届组委会共收到参赛作品738件,其中图画书创作组参赛作品241件,图画书文字创作组参赛作品497件。最终,16部作品荣膺奖项。对比往届,本届的有效收件量和获奖者数量均为历届之最。

据组委会统计,本届参赛作者来自全国多个省市,职业较以往更加多元化。通过更多的平台与渠道,“信谊图画书奖”被越来越多的创作者所熟知与认可,为中国原创图画书发展注入了新生力量。

时隔两年,图画书创作奖首奖再次颁出

颁奖典礼上,本届评审主席、知名画家、编审王祖民做了评审综述。他肯定了本次参赛作品的质量和水准,在评审过程中,评委们对作品的认识和意见比较统一。

继第十届首奖空缺之后,“信谊图画书奖”再次颁出了图画书创作奖的首奖。三位年轻创作者合力创作的作品《打喷嚏的恐龙先生》摘得桂冠。有评审委员点评,“这是一部画风细腻的作品,既有自我发现的意涵,也有随遇而安的感悟,画面表现清晰,颇有现代写实风格”。

图画书文字创作奖首奖空缺,本届评审主席王祖民在评审综述中指出:“文字组的参赛作品质量相比来说,比较弱一点,故事情节的设计还需要提升,作为图画书来讲,文字脚本很重要,好的故事比较难写,只有好的故事,再配上好的画家,才能产生不错的作品。”他还现场呼吁各位作家们多多参加文字组的创作,把原创的好故事贡献出来。

决审团最终共评定出:图画书创作奖首奖1部,佳作奖2部,入围奖8部;图画书文字创作奖,文字组首奖空缺,佳作奖1部,入围奖4部。

对每一部原创作品的细心打磨

早在十多年前,国内图画书还以引进版为主的时候,信谊图画书就致力于培育原创这块少有人开垦的土地。从无到有,为中国原创图画书的发展点亮希望之光。

因受疫情的影响,信谊基金会张杏如董事长无法亲临现场,但她通过一段温暖的视频,回顾了历届信谊图画书奖的精彩作品,娓娓道来编辑和创作者们细心打磨精品的细节,令人感佩。

虽然每届都有令人眼前一亮的获奖作品,但最终得以出版的却是寥寥可数。

对获奖作品进行反复的修改、打磨,寻找合适的插画作者,逐字逐句体会文本的深意,苦苦思考合适贴切的表现形式,有的作品甚至耗费六七年的时光才得以出版。

张杏如表示:“把一个作品好好编辑、出版,是对创作者最大的尊重,而把好书送到孩子的手上,更是作为出版人无可旁贷的责任。”

比如,第二届信谊图画书奖文字创作佳作奖《棉婆婆睡不着》。

张杏如回忆说:“我请了朱成梁老师来亲自操刀。因为之前合作过《团圆》,深知朱成梁老师创作的形与情,都是不二之选。因为慎重,从一开始设定棉婆婆的真实造型,到特地去寻访一个真实的村落,一走就走了好几年的时光。如何表现棉婆婆坐立难安的等待,耗去我们最多的时间来琢磨。等待的人回来了,一盏点亮的灯和炉子上烧热的水,就是爷爷要回来的家!”

再比如第二届的另外一部获奖作品,戴芸的《溜达鸡》。

在试了无数的画风以后,寻寻觅觅过了两年的时光以后,才终于找到了同样是第二届获奖作品《公主怎么挖鼻屎》的创作者李卓颖来完成插画创作。

“可以说是千呼万唤始出来。因为这部作品是一个比较特殊的题材,作者或许想在这个凡事都要争第一的时代,提醒我们,有时候也要放慢脚步,给孩子也给自己留一点余地吧。”

说到《公主怎么挖鼻屎》这部作品,出版更加曲折。

因为名字里那个屎字,差点失之交臂,成为遗珠。最后,这部作品也只是获得了入围奖。直到现在,儿童文学评论界对这部作品还有争议。信谊编辑部,对这部作品进行了一些修改以后,最终还是力排众议,得以出版。没想到,因为这部作品贴近小孩子的生活实际,一经出版,就在幼儿园老师和小朋友中大受欢迎,成为畅销书。

吕敬人畅谈绘本的妙趣与力量

每一届“信谊图画书奖”颁奖典礼都会举办主题演讲和创作工作坊活动,邀请不同领域的大师,为图画书创作者助力。本届典礼特别邀请到著名书籍设计师、视觉艺术家吕敬人,以“哦!我看绘本这出戏”为题,畅谈绘本的艺术性、知识性和社会性。

吕敬人曾跟随中国连环画界泰斗、线描大师贺友直先生学习、创作,留学期间,则师从日本著名书籍设计大师杉浦康平先生。从民国时期脍炙人口的连环画,到当今国内外异彩纷呈的绘本,吕敬人先生通过丰富的例证表达了“绘本是孩子成长中不可欠缺的美学启蒙”的观点。

吕敬人现场和大家分享了他近30年来收藏的各国经典创意绘本。比如日本绘本大师驹形克己的《我诞生了》和来自意大利和法国的文字作者和插画家合作创作的《我等待……》。

他认为:“感动我的这两个怎样认识生命的故事:平实叙事性,饱满知识性,隐含社会性,淡泊而诙谐,真实又浪漫,清朗也动情,大爱至人性。”

绘本的语言不在于多么繁复和富丽堂皇,而是要用准确简短的语言达到触动人心灵深处的意境。

而书籍三维空间的叙述方式,令绘本的创作极具想象,让孩子在亲手触摸和把玩中,体验纸张之美、书籍之趣。

“不要小看一本书,它所含有的文字的力量,精神的力量,比物质的力量要大得多……”

演讲最后,吕敬人先生寄语国内的绘本创作者和出版人,“中国有众多前辈积累的经验,有大批优秀绘本图文作者,我们的故事千千万万,我们需要的是广集多样的题材,用更宽泛的视角来看,用更丰富的创想力、精心的细节关注,开发多层面的读者群,适应读者和市场越来越高品位的需求。我们用一颗谦虚善学的平常心去创作,一定能唱出越来越多中国绘本这出好戏。”

吕敬人的演讲之后,是由文学界、美术界、阅读推广界的专家学者携手信谊原创精品图画书的作者,联合打造的三个不同立意、不同风格的创作论坛。

在本届典礼上,信谊图画书还隆重推出两本从奖项中诞生的新书。一本是第八届“信谊图画书奖”图画书文字创作奖首奖《不一样的1》。另一本新鲜出炉的作品是第十届“信谊图画书奖”图画书创作奖入围奖作品《小鸟和鳄鱼》。

正如信谊图画书奖的邀请函上写着的那段文字:过去的这些年,“信谊图画书奖”见证了一个又一个曾经稚嫩的面孔逐渐成长为中国原创图画书的新生代创作力量。欣喜欢悦的同时,我们也依旧在静静等待——那些在时光里厚积薄发的一粒粒微小的种子,将在这个舞台上美丽绽放。

出版人杂志

Read Previous

“华东六少” 共商破局之道

Read Next

常立:我想在各个方面去做尝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