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新时代,我们需要什么样的教材?

文|帅映清

进入本世纪以来,我国教材出版市场一度非常繁荣,许多出版社和图书公司都加入进来,越来越多版本的教材相继面世……但是,这繁荣景象背后却乱象丛生,其直接后果是严重损害了学生的利益,影响了教学水平和教学质量的提升。

值得庆幸的是,这些乱象引起了党中央的重视。十八大以来,党中央高度重视教材建设,习近平总书记不止一次地在重要场合对教材建设发表论述,为新时代教材建设提供了根本遵循和重要指南。同时,由中央牵头的教材建设工作也已经启动并初获成果。由教育部教材局组织编写的“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建设工程”重点教材(以下简称马工程教材)已经出版并投入使用,教育部召开的“加快建设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教材体系座谈会”提到,要将马工程重点教材的编写、出版经验加以推广,以发挥示范引领作用。

从马工程教材,我们可以看到,新时代教材建设有了哪些变化?完成了哪些改进?实现了哪些发展?

学科体系的完整性和教材的篇幅限制是教材编写需要处理的首要矛盾。学科有其自身的逻辑体系,具有完整性特点,教材编写若一味强调学科体系的完整,什么都想放进来,那么教材势必越编越厚,学生负担也会越来越重。因为一门课程的学时是有限的,教师根本没有那么多时间来讲解完,越编越厚的教材就会成为学生不必要的负担。那么,选择什么内容,放弃什么内容,就成为编写教材的第一大关。经过多次调研、讨论,马工程教材在内容取舍上,采取的是以基础知识的通说为主,仅对基本概念、基本理论的通说进行介绍,观点上的争议、学理的深入分析等则不放入纸质教材中,而是有选择地以二维码的形式链接,供学习时参考。以一个学年的课程为例,马工程教材大都控制在35万字以内。

稳定性是教材的一大特点,尤其是纸质教材,其内容以通说为主,通说必然是经得起推敲的,是权威的,天然带有稳定性的特点。同时,纸质教材修订的高成本也决定了其稳定性,一本纸质教材的修订周期至少在三年以上。而现代社会发展迅速,经济、文化、技术等日新月异,新的教学内容和形式也不断涌现,这就决定了教学活动具有灵活性特点。如何解决这一矛盾?教材建设中对移动互联网技术的应用给出了完美答卷。马工程教材通过在纸质教材上印制二维码来链接技术平台的数字化资源,突破了纸质教材稳定性带来的局限,为学生提供了随时可以修改、变更的拓展性学习内容。

过去的教学活动“以教师为中心”,而现在正向“以学生为中心”转变,教学活动越来越开放和多元。翻转课堂、微课、线上学习和考试等新的教学形式,都对教材建设提出了新的要求。在新时代多媒体融合的背景下,搭建具有专业特色的网络平台,建设案例库、试题库、图片库、微课视频、操作视频等,配套纸质教材,实现数字化增值,最终打造出精品立体化教材,一些马工程教材已经建成,一些马工程教材正在建设。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能力、兴趣和学习目的,自由组合纸质教材和平台上的数字化资源,实现自主性学习。教师也可以利用丰富的案例、图片、视频,多角度、全方位地讲解知识点,提高课堂的趣味性,实现个性化教学。

在新时代形势下,新一轮的教学改革正在进行,信息技术还在不断发展,“教与学”的目标和形式仍将不断发生变化。因此,新时代的教材建设也必须适应这些变化带来的新要求,但无论如何变,“内容为王”的原则不变。一本好的教材,一定是为教学活动提供高质量的内容,而这些高质量内容无论是印刷在纸质教材上,还是链接在技术平台中,都一定有着精准的教学适用性,始终以教师与学生为中心,以满足他们的需求为目标。

(本文作者为高等教育出版社高级主管)

 

出版人杂志

Read Previous

传承百年的小儿推拿宝典

Read Next

大半个儿童文学圈都在谈短篇,出版人怎么看?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