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建设高质量的出版强国?

规模、结构、国际影响力和国民购书阅读,是构建出版强国指标体系的四个重要指标。

文|王   芳

“十四五”时期,如何肩负起新时代的出版使命,聚焦建设出版强国目标,走出一条高质量发展之路,是需要出版人共同探索的命题。

 

构建出版强国指标体系

在我看来,规模、结构、国际影响力和国民购书阅读,是构建出版强国指标体系的四个重要指标。

第一,规模指标。产业发展的好坏,首先看规模。建设出版强国的首要任务,是成为出版大国。全国出版业所有企业全年的总产值、总产值占GDP的比重、出版业营业收入总额和利润总额等数据,反映出版业在国民经济中的地位,是出版强国体系的重要指标。

中国目前已是出版大国。“十三五”期间,我国每年图书品种保持在50万种左右,出版数量位居世界第一。经济社会快速发展和经济规模不断扩大为出版业发展提供坚实的基础,科教兴国、全民阅读等政策的提出则为出版发展提供了良好的环境。但目前出版遇到的情况是“已有高原,未见高峰”,因此,实现出版强国,更重要的是提升质量而非数量。

如何建设高质量的出版强国?-出版人杂志官网

第二,结构指标。结构指标主要指产品类别和发行方式。首先,产品种类应当多元化。根据国家新闻出版署的数据,2019年我国教材教辅图书出版零售额约为642亿元,占图书零售比重约65%,教材教辅销售比重过大。健康可持续的教育出版业是知识经济中必不可少的,但是过分依赖教材教辅的市场很难建成出版强国。此外,本版图书和引进版图书的销售比也是需要注意的指标。其次,应当重视数字化出版的产值比重。近几年的出版业中,增长最快的是有声书,很多零售商认为有声书是最值得投资的产业。与此同时,我国国民数字阅读的习惯逐渐养成,数字出版用户规模不断上升,我国的数字出版营业收入增长迅速。加强数字出版,不仅可以优化出版产业结构,更顺应当前的阅读潮流。电子商务购书所占份额也可被纳入结构指标。传统的线下发行和网上书店的竞争已经持续多年,疫情出现后,直播带货为线上销售助力良多。出版强国的图书发行方式,将是多元而丰富的。

第三,国际影响力指标。这是建设出版强国最显性的指标。政府近年来提出的中国出版走出去、中国文化走出去的工程,扩大了中国在国际图书市场上的影响力。但是,在国际影响力方面,我们仍需不断提升。

国际影响力的相关指标包括:超级畅销书品种,总销量在100万册以上的图书品种的数量,这是体现出版业繁荣程度的重要标志;入选国际500名畅销书排行榜的品种数,这体现出畅销书的国际化程度;入选出版企业全球500强企业的数量,拥有国际排名前列的出版企业,图书出口总额、图书出口总额占图书销售总额的比重,以及版权输出项目数量和图书版权输入输出比,这些数据同样是衡量我国出版业发展和影响力的重要指标。

第四,国民购书阅读指标。建设出版强国,必须建立阅读强国,否则就是无水之源、无本之木。国民阅读习惯的养成是建设出版强国的重中之重。国民购书金额和国民购书金额占个人可支出总额的比重等指标,可以衡量国民购书阅读情况。2020年,我国城镇居民的纸质图书阅读量虽有所提升,但这和2020年疫情中的隔离宅家政策不无关系,且和世界其他阅读大国的国民阅读量仍有一定差距。建设阅读强国,培养国民阅读习惯,依旧是我们建设出版强国的努力方向。

 

出版强国的实现路径

扶持头部企业。出版强国需要有领头羊,这些企业或综合实力强,或细分领域强,政府应该更多力度支持企业发展自己的长项,形成行业示范效应。

鼓励精品战略。出版强国讲数量,但更要讲质量。精品出版是编辑的神圣职责所在,也是图书出版的永恒追求。目前我国年度总出版物数量在国际上遥遥领先,但品种重复、粗制滥造、工艺简陋甚至生产不环保等现象仍旧屡见不鲜。不盲目追求规模扩张,以精品出版为导向,才能推动出版工作高质量发展。

创新出版形式。随着《教育信息化2.0行动计划》《中国教育现代化2035》《关于加强“三个课堂”应用的指导意见》等文件的相继发布,我们欣喜地看到,我国数字出版产业整体规模持续增长,新兴板块持续保持良好发展势头。这其中蕴含着出版数字化的巨大市场需求与机遇,同时也是出版强国的必然趋势。

深化人才建设。国以才立,业以才兴。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硬实力,软实力,归根到底要靠人才实力。”建立一支专业、规范、高效、正直、合作、担当的出版人才队伍是建设出版强国坚定的基石。

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出版融合发展正在迈向新征程,当今世界同时在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新一轮的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深入发展,但“内容为王”始终是内在要求,知识产权是整个出版行业发展的命脉。我们更应不断优化政策环境,加强内容保护,以适应发展需求,促进行业正向、良性发展。

 

推进企业体制机制改革

高层挂帅、聚焦转型。外研社肩负“国企”“校企”身份,横跨“教育”“出版”“文化”领域,既要完成中央对文化企业体制改革的总体要求,也要认真贯彻中央对高校所属企业改革工作的指导意见。面对改革任务,外研社形成了相对成熟的领导和工作组织机制,包括成立一把手挂帅的领导组,负责把握方向、进度和成果;成立相关部门共同组成的工作组,负责具体的政策研究、方案制定、项目管理等;建立例会制度、表彰制度,调动参与者积极性,及时解决问题,保障项目推进。“十三五”期间,外研社持续深耕出版主业,加强教材体系建设,提升教育培训、语言测评能力;在融合出版方面,着重进行数字化升级,全力建设“线上线下融合发展”的业务体系,夯实建设围绕语言学习者“听说读写译”以及围绕教学管理者“教学测评研”的核心能力。

做好研究、紧跟形势。外研社敏锐地察觉到教育信息化以及出版数字化的市场趋势,在“十二五”时期就开始了面向数字业务的组织变革尝试,加强教育服务能力的建设。“十三五”时期,外研社数字教育能力迅速增长,开始统筹规划数字内容资源建设和数字产品建设。经过一系列的业务调整、组织变革,外研社夯实了数字内容资源建设,数字产品更为丰富、成熟,初步形成了以支撑核心主业为首要目标的产品矩阵。其中,高等教育学段数字业务已经打造出较为完整的产品体系和头部产品;基础教育阶段,以外研通点读笔为代表的智能硬件数字产品和以课堂内外核心教材为内容的数字教材,成为服务教师和学生的重要入口,推送线上线下业务融合,为外研社数字业务转型提供了重要的行业经验和渠道资源。

创新思路、稳妥推进。以校企改革为例,2020年10月,外研社作为北京外国语大学校企改革方案中确定保留的唯一级企业,将行使资产管理公司职能,其他保留企业均将纳入外研社进行整体管理。本着顾全大局、全面配合、稳妥推进、防范风险的原则,外研社全力按照教育部和北外的要求开展校企改革工作,完成脱钩企业剥离,建立现代企业制度,完善公司治理结构。外研社在政策允许的范围内个性化地研究每一个项目,创新性地推动了股权无偿划转、股票二级市场公开出售、吸收合并、海外公司清算等多个项目,并通过持续地宣贯,获得了相关各方的理解。

在校企改革的过程中,外研社校企改革领导小组、工作小组都在不同层面上建立了与兄弟院校(如清华、北师大)的横向沟通,建立了与教育部、大学对口部门的紧密沟通,最大化地借鉴经验,规避风险。“十四五”时期,外研社作为学校指定的资产管理公司,将深刻领会中央改革精神,强化责任、明确目标,坚持国有资产保值增值、体制改革操作依法合规、实事求是不留后患、保障权益稳妥推进四项原则,全力推进并圆满完成校企改革任务,促进校属企业高质量、内涵式发展。■

(本文依据北京外国语大学外研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外研社社长王芳在“出版强国内涵要求和指标体系建设座谈会”的发言整理而成)

 

出版人杂志

Read Previous

国内首本原创英汉学习词典面世

Read Next

“最美的书”缘何难变现?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