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文学致敬历史,黄蓓佳新历史小说分享会纪实

9月3日,恰逢中国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纪念日,江苏凤凰少年儿童出版社举办了“战争里的童年——黄蓓佳新历史小说《野蜂飞舞》《太平洋,大西洋》分享会”。著名作家黄蓓佳女士,南京师范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评论家何平先生和凤凰出版传媒集团副总编辑、著名文史学家王振羽先生相聚南京市新华书店,进行了一场关于战争、历史、文学、阅读的深度对谈。

以文学致敬历史,黄蓓佳新历史小说分享会纪实-出版人杂志官网

以下为对谈实录:

问:黄老师您好!您的两部长篇小说《野蜂飞舞》和《太平洋,大西洋》自出版以来就备受关注。这两部作品的出版时间相隔三年,每本都有独立的主人公和故事情节,但很多读者还是喜欢把《太平洋,大西洋》看作是《野蜂飞舞》的姊妹篇。这是为什么呢?

黄蓓佳:我在写作的时候,其实并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写完了以后,大家说这两本书是姊妹篇,我自己再回头看,才发现确实有点像。我想这可能因为两部作品在题材上有延续性。我先写了《野蜂飞舞》,这本书是抗战题材,讲述了1937年抗战全面爆发,全中国最好的学校陆陆续续迁至大后方的云南、贵州、四川等地。包括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南开大学、南京大学、南京师范大学等在内的多所大学的教授们,带着学生们,带着他们心爱的书、仪器、实验要用的种子和动物,浩浩荡荡、千辛万苦地坐船、坐车、步行,就为了能在战火中安放自己的一张课桌。在抗战的严峻环境里,老师和同学们就是这样获得了些许做研究做学问的空间,让读书的种子、文化的种子得以保存,让民族的精神、民族的文脉得以绵延不断。在1949年新中国成立之后,正是这些大学培养出来的人才成了新中国最中坚的建设力量。所以,当年的这个举动,真的是挽救了中国的文化,挽救了中国的教育。

以文学致敬历史,黄蓓佳新历史小说分享会纪实-出版人杂志官网

我觉得今天的孩子应该了解这一段历史,可我翻遍已经出版的儿童文学作品,还没有看到哪本是完全直面这段历史的。所以我想尝试一下,来写一写抗战时期中国的孩子们,写一写那些少年们是如何在那样严峻的环境里长大。于是,我创作了《野蜂飞舞》。里面主人公黄橙子的爸爸是一位大学教授,她家有兄弟姐妹五个,后来又收养了一个养子——也就是黄橙子最青睐的沈天路哥哥。六个孩子在一个叫榴园的小楼里长大。我写了他们成长的过程,以及长大后各自的命运,这就是《野蜂飞舞》的故事。写完《野蜂飞舞》之后,我觉得自己好像长时间沉浸在那个历史氛围中,有些意犹未尽的感觉,似乎沿着这种感觉,还可以再写点儿什么。于是我又创作了小说《太平洋,大西洋》。故事发生的时间是1945年抗战胜利以后一直到1949年。我写了一个幼童音乐学校,这个学校里有一群热爱音乐的老师和少年们。我描写了他们困顿的生活、他们对音乐的坚持和守望,以及他们所经历的那些不平凡的故事。因为《太平洋,大西洋》对《野蜂飞舞》构成了时间上的承接,所以许多人都把这两本书看成是姊妹篇。

以文学致敬历史,黄蓓佳新历史小说分享会纪实-出版人杂志官网

问:所以,这两本书在历史背景的设置上是有某种传续的,它们集中表现了1937年到1948年那段战争阴云笼罩下的严酷岁月里,中国儿童的生存命运与精神成长。我想问问王振羽老师,在以战争为背景的当代儿童文学中,这两部作品为什么尤其受到读者和评论家的关注?您为什么把这两部作品称为“黄蓓佳的新历史小说”呢?

王振羽:我把《野蜂飞舞》和《太平洋,大西洋》定义为“新历史小说”是借鉴了“新史学”这样一个概念。《野蜂飞舞》和《太平洋,大西洋》都是致敬特定历史阶段的儿童小说。当一个作家选择历史题材来书写,首先要在心里确定的是:历史不是一个刻板的、僵死的、结论性的东西。如何叙述这段历史,考量的是作家的眼光、选择和判断。而在黄蓓佳之前,我们以抗战为背景的儿童文学文本,令人满意的并不多。也许是囿于思维定式,发现不够;也许是文化的制约,对此过于漠视。黄蓓佳在充分研究史料的基础上,既尊重历史真实,又能从儿童的视角出发,将自己对历史的理解注入其中。因此,她的新历史小说有强烈的现场感,展现出了与大众文化、流行文化完全不同的理解,这是她对一段苍茫历史的满怀温情的致敬。

以文学致敬历史,黄蓓佳新历史小说分享会纪实-出版人杂志官网

问:《野蜂飞舞》是以“五校西迁”这样特定的历史为背景的。在小说中,黄蓓佳老师以华西坝上一个知识分子家庭的曲折命运作为切口,再现了这段独特的历史。所以,有人评论说,《野蜂飞舞》是一部大学之书,一部教育之书,一部文明的坚守之书。何平老师,作为一位大学教授,您觉得《野蜂飞舞》对中国知识分子群体的塑造是成功的吗?您觉得这部小说最打动您的是什么呢?

何平:《野蜂飞舞》中描写的知识分子群体主要是大学教授,对儿童读者来说,可能会有点儿生疏。但我希望小读者们不要被这个设定干扰,只要带入一下自己的想象,对应到你们成长过程中,那些特别好的、特别有学问的老师,就能读懂这个故事。在《野蜂飞舞》中,黄老师写了很多科学家,有生物学家、农学家、化学家等等。这些科学家就像孩子们熟悉的袁隆平爷爷一样,比如书中写到教授们为了培育一种产量很高的、能够解决中国人吃饭问题的麦子品种而做的努力。可以说,他们从事的研究,对社会的发展、对老百姓的生活而言,是至关重要的。更让我觉得了不起的是,这些科学家、教授们生活在一个灾难深重的年代,当国家陷入战争的时候,他们依旧不放弃他们的研究、他们的教学,这样的坚守让我深受感动。

问:之前黄蓓佳老师介绍说,《太平洋,大西洋》在历史背景上,是对《野蜂飞舞》的延续。《太平洋,大西洋》发生在抗战胜利后。那些战争中迁至大后方的学校陆续迁回内地,国立幼童音乐学校兜兜转转,最后落户在了镇江丹阳城东南的一处大宅院里。一个身世独特的男孩多来米因此与音乐结缘。我知道王振羽老师也很喜欢这两部小说,您能为我们谈一谈《太平洋,大西洋》这部作品最大的艺术特色是什么吗?

王振羽:我觉得《太平洋,大西洋》最大的特色有三个。一是书中呈现的广阔视野。在网络时代、全球化时代,我们的儿童文学作家也要展现出自己的视野和眼光。这部小说名字中的“太平洋”“大西洋”,对应了中国的南京和爱尔兰的都柏林。三个南京少年柳暗花明的探究寻找;爱尔兰老华侨电邮往还的交流;抗战胜利之后到1949年开国大典之间,小城丹阳里一座乱世校园的前世今生……种种故事,都被容纳到这部小说里。这体现了黄蓓佳老师对世界的观察与思考。

第二个特色是本书的情节。儿童文学不应该仅仅是阳光雨露、鸟语花香,它也要对孩子们展现生活的质感和真实。《太平洋,大西洋》讲述的是一个寻找的故事,而它的结局并不是皆大欢喜的大团圆。在座的小读者们可以通过阅读这部作品,感受到生活原来是充满遗憾、充满残缺的。用小说来向孩子们适度地展现生活的残酷,这体现了黄蓓佳老师的良苦用心。

第三个特色是本书的叙述结构。在这部作品中,当下和过去、历史和现实交错出现,但读者在阅读时却没有任何违和感,这是一个成熟的小说家才能驾驭的叙事结构。我们有许多文学作品,刚出版时可能热热闹闹,但其实禁不起时间的考验。但黄蓓佳不一样,《野蜂飞舞》也好,《太平洋,大西洋》也好,她的每一部作品里都有稳定的价值观、娴熟的语言和成熟的技巧,是值得反复阅读、能与时间抗衡的大作品。

以文学致敬历史,黄蓓佳新历史小说分享会纪实-出版人杂志官网

问:我听下来之后有个感觉,就是《野蜂飞舞》和《太平洋,大西洋》这两部小说虽然被归为儿童文学,但这两部作品在文本的厚重度、丰富性以及思想高度上,更接近经典文学。但有意思的是,很多小读者向我们反馈,他们当然也能感知到这两部作品的复杂性,但却依然觉得这两本书非常好读。我想问问黄蓓佳老师,您在创作的时候是怎么兼顾作品的思想性和趣味性的?为什么您的作品能有这么出色的阅读体验呢?

黄蓓佳:我从17岁时开始写文学作品,今年正好是67岁,我写了50年,写了很多很多的书,有的是给小朋友看的,有的是给小朋友的爸爸妈妈、爷爷奶奶看的。所谓熟能生巧,怎么写才有趣味,怎么写能让孩子一读就放不下手,在这些方面,我有50年的写作经验。我觉得自己已经掌握了一些技巧,来抓住孩子感兴趣的点。

现在我创作一部新作品,最需要反复权衡的是作品的题材。可写的题材太多了,我这一辈子,在我短暂的能够写作的时间里,是无论如何也写不完了。在那么丰富的题材中,我选什么来写呢?我有一些原则。首先它必须是对我而言有些陌生的题材,面对陌生的题材,我会有兴趣思索它、盘玩它、完成它。

有些题材,年轻作家囿于阅读经历、社会阅历和人生经验,可能无法非常好地驾驭,这个时候,我就希望自己来挑战一下,比如《野蜂飞舞》和《太平洋,大西洋》,这样的题材不是作家们普遍能想到和把握的,那我就愿意尽可能地试一试。

问:就着刚才的话题,我想再请教一下何平老师。我们都知道,历史题材、战争题材这类儿童文学作品,在创作时难度是很大的。考虑到阅读对象的特殊性,作家在创作时,在很多方面都要做到克制和避让。同时,为了建立与真实历史相匹配的物象环境,作家需要在民俗、方言、交通、币制、物价、服饰、建筑、街头标识等各个方面做到精准细致。相比于那些描写当下儿童生活的作品,创作像《野蜂飞舞》《太平洋,大西洋》这类宏大题材的小说,往往会让人有“吃力不讨好”的担忧。但从提升语言素养、了解民族历史文化的角度,这样的作品又是不可或缺的。何平老师您作为一位中文系的教授,能给小读者们提一些阅读建议吗?

何平:我觉得现在儿童文学被“分割”得有些过分。在我小时候,读书可不是现在这样的读法。我的阅读生涯是从80年代早期开始的,那个时候,阅读没有被这样细分,小孩子的阅读是从名著起步的。而现在,许多儿童文学作品过分地强调趣味性、幽默感,强调阅读的愉悦、好玩,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在消解文学作品的深度和复杂性,是无视孩子在成长过程中所感受到的丰富性。

黄老师作为一位“两栖”作家,她的创作不仅展现了孩子眼里的世界,还刻画了现实世界的日常。阅读这样的作品,不会让读者只有“愉快”这一种体验。我也建议家长们在为孩子选择书籍的时候,不能一味地追求好看,而应该跟孩子的成长阶段相匹配。我们应该教孩子读一些有难度的、有深度的书,一些能引发孩子们思考的书,这才是审美培养的必经之路。

问:谢谢何平老师的建议。我听说《野蜂飞舞》和《太平洋,大西洋》这两部小说不仅非常适合纸面阅读,在多媒体转化方面也是走在前列的。今年5月份,由江苏大剧院、江苏省儿童艺术剧院制作的原创青春剧《野蜂飞舞》就在江苏大剧院盛大公演。当时公演了五场,听说是场场爆满。而《太平洋,大西洋》也已经签出了剧场的版权。能不能请黄老师给我们介绍一下您作品的改编情况?

黄蓓佳:我有多部儿童文学作品被改成了电影、电视、舞台剧、广播剧等形式。我的作品最早的改编是短篇小说《小船,小船》。这本书在上世纪80年代被改成了电视剧,还在国外获了一个电视节的大奖。像大家很熟悉的《我要做好孩子》,也被改编成了电影、电视剧,还都获得了国家级大奖。小说《今天我是升旗手》被改编成了电视连续剧和舞台剧,《亲亲我的妈妈》《你是我的宝贝》《奔跑的岱二牛》的广播剧在中央广播电台、江苏广播电台都播出过。《野蜂飞舞》被改编成了舞台剧,《太平洋,大西洋》正在被改编成音乐剧,因为这部作品里面写了很多跟音乐有关的东西,所以选择了音乐剧这样的形式。

出版人杂志

Read Previous

为孩子搭建一座汉字博物馆 ——“少儿说文解字”新书上市

Read Next

第十九届北京国际图书节9月14日启幕,展会亮点抢鲜看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