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飞暴跌,媒体产业王冠再易主

受美股科技股集体“跳水”的影响,6月刚刚完成“王权”更替的美国媒体产业再度上演了一出逆转好戏。

文|马   天

多年来一直顺风顺水的美股最近突然玩起了“过山车”。

7月中旬,以脸书、亚马逊、苹果、奈飞、谷歌等为代表的美国科技巨头发布了二季度财报,喜忧参半的业绩导致美股科技股整体全线下挫。受其影响,6月刚刚完成“王权”更替的美国媒体业再度上演了一出逆转好戏。

7月16日美股收市后,奈飞发布二季度财报,部分备受投资者关注的业绩指标并不尽如人意。这一结果的影响在几分钟之内便开始蔓延,在随后进行的盘后交易中,奈飞大幅下跌近14%,从年初至今一路走高的态势就此被“斩断”。而其老对手迪士尼则是一路爬升,截至北京时间8月1日市值已达1692.6亿美元(约合1.15万亿元人民币),再次将全球媒体行业的“王冠”夺回手中。

奈飞的糟心事还远不止此。除去市值的缩水,奈飞还需无奈地面对迪士尼在经历了大半年的鏖战后,终于以713亿美元(约合4857亿元人民币)将21世纪福克斯部分资产收入麾下的“残酷”现实。随着这场旷日持久的“世纪交易”的达成,如今手握超一线优质内容和Hulu(美国增长最快的流媒体巨头)股权的迪士尼已经近乎完成了其长久以来所渴望的进化与蜕变。或许未来,传统影视行业曾深刻体味过的那份焦虑与紧迫,将换做奈飞抑或亚马逊等科技“新贵”来品尝了。

 

美国科技巨头的至暗一周

以奈飞为代表的科技股一直是引领美股牛市的重要力量,但进入二季报集中披露期,多数科技巨头却风光不在。

在五巨头FAANG(脸书、亚马逊、苹果、奈飞、谷歌五大科技巨头的简称)中,今年股价增幅第二的奈飞(截至7月27日股价上涨85.04%)首先“沦陷”。7月16日盘后公布的奈飞二季报数据虽显示出业绩上扬,但投资者密切关注的投资指标——新增用户数量仅为515万户,远不及一季度的714万户,导致盘后交易中奈飞股价大幅下跌近14%。截至北京时间8月1日,奈飞股价已从6月巅峰时的423美元/股跌至337.45美元/股。

时隔一周,同样因用户增长放缓,脸书也告“沦陷”。7月26日,脸书股价暴跌18.96%,市值蒸发1200亿美元(约合8174亿元人民币),成为美国上市公司有史以来一天内市值损失之最。其他科技股也多数失守,尤其是推特公司财报发布当天,即便美国二季度GDP增长率高达4.1%的利好新闻也没能挽救美股的颓势,推特因业绩增长不及预期暴跌20.54%,市值蒸发66亿美元。

视线转回奈飞。二季报显示其营收达39.07亿美元,比去年同期的27.85亿美元增长40.3%;净利润为3.84亿美元,比去年同期的6600万美元增长482%。

尽管营收、利润等数字增长强劲,但奈飞在用户增长方面的指标普遍低于市场预期。其中,国际新增订阅用户为450万,低于市场预期的506万;美国国内新增订阅用户为67万,低于市场预期的121万。

另外,奈飞成本支出的增长同样值得注意。根据财报数据,奈飞第二季度成本为22.9亿美元,高于去年同期的21.96亿美元。

随着奈飞股价的接连下挫,美国媒体行业的王座再次易主

成本居高不下的一大原因是,为了巩固自身在全球流媒体领域的领导地位,也为了摆脱对于以迪士尼为代表的传统影视巨头手握内容的过度依赖,奈飞近些年在原创内容制作方面不惜下掷下血本。《纸牌屋》《超胆侠》《铁杉树丛》《超感八人组》《女子监狱》《毒枭》⋯⋯奈飞用大数据自制影视剧,生产出了一批口碑极佳的电视剧。除此之外,奈飞还拍摄了大量优质纪录片,而在电影方面,奈飞在2017年一口气拍了30多部,2018 年更是计划推出80部电影,其中《光灵》的预算达到9000万美元。在奈飞的规划中,未来在其平台上的授权影视内容与自制内容将各占50%。

然而,这样的行为对于迪士尼等传统老牌影视企业来说无疑是极具威胁的,在迪士尼眼中,奈飞早已从最初的合作伙伴变为想要革传统影视行业之命的竞争对手。而文章开篇所提到的世纪并购,正是迪士尼为避免被科技巨头们逆袭所采取的防守反击之策。

 

世纪并购——迪士尼不能输的战役

既然作为渠道的奈飞可以介入内容生产,那么迪士尼自然也要将触手下沉到渠道。2017年8月,迪士尼宣布不再向奈飞提供新内容,并将建立两个直接面向消费者的互联网产品:一个专注在体育领域,另一个则包括“星球大战”和漫威等主要特许经营产品,以大幅低于奈飞的价格与后者展开正面竞争。这些举措,连同本次世纪并购所获得的Hulu股权等资产,便是迪士尼的反击。

只是这场一波三折的并购战役,比迪士尼预想的复杂了一些。在经历了数次出价、磋商、磨合,并成功吓退前来横刀夺爱的康卡斯特(美国有线电视巨头)后,迪士尼和21世纪福克斯这两家影视“豪门”终于“牵手”成功。7月27日,双方股东投票批准了迪士尼公司以713亿美元收购福克斯的电影和电视资产,这意味着传统的好莱坞“六大”将变为五家。在奈飞、亚马逊等科技企业的冲击下,传统好莱坞巨头开始抱团取暖。

故事开始于去年12月,迪士尼CEO罗伯特·艾格与21世纪福克斯拥有者、传媒大亨默多克达成了一项最初报价为524亿美元的全股票收购,拉开了竞购战序幕。没想到的是,康卡斯特也看上了这块“肥肉”,并且在竞标中占得先机,一度加价至650亿美元与迪士尼抗衡。

随后,迪士尼不甘示弱,将报价提高至713亿美元的现金和股票,此报价被默多克以及福克斯董事会接受,并通过了美国司法部批准。面对势在必得的迪士尼,康卡斯特不得不在7月19日宣布,不再就收购福克斯资产提高报价,这也意味着持续数月的福克斯资产竞购大战,终于落下帷幕。

交易完成后,福克斯的大部分资产,包括电影、电视制片厂、付费电视运营商Star TV在印度的频道、Hulu视频网站以及一些区域体育频道的股权等将收归迪士尼所有,全球的影迷们将有望看到X战警、神奇四侠与漫威英雄们同框。

世纪并购案背后,是迪士尼这家百年老字号在新时代所遭遇的剧烈冲击。随着流媒体的逐渐崛起,以奈飞为首的科技新贵逼得迪士尼节节后退,好莱坞传统“六大”面临着失去用户和票房的双重危险。错过了爆发期红利的迪士尼终于在大荧幕的颓势面前认清现实,于2016年8月并购视频流媒体BAMTech,切入暂未深耕的体育领域。随后又在今年4月正式上线体育流媒体服务ESPN+。而福克斯受众的Hulu股权,则正是迪士尼布局流媒体的关键。业内人士预计,Hulu在美国流媒体市场上的份额将在2022年达到19%。

艾格在收购BAMTech时曾公开表示,掌握流媒体平台才能真正掌握公司的命运。业内人士普遍认为,迪士尼和福克斯整合后,将有能力付出数十亿美元与奈飞和亚马逊等新兴科技巨头进行抗争。

 

硝烟还将延续

此次交易已经一锤定音,但是好莱坞的硝烟却并不会就此平息。

据美国电影协会发布的报告,2017年北美地区票房下降2%至111亿美元。观影人次也创了1995年以来的历史新低。相较之下,以奈飞为代表的家庭数字娱乐消费增长迅猛,2017年达到137亿美元,增长20%。

自此,好莱坞和流媒体巨头两大阵营的战争进入到了白热化阶段,从优质内容到渠道整合,好莱坞所代表的传统媒体内容生产方式面临着数字时代的新考验,用户流量正加速向新一代头部公司集中。

近五年来,以ESPN为代表的美国有线电视订阅费不断上涨,更多美国人愿意选择内容更广泛、广告相对较少、性价比更高的流媒体去看视频。为此,不只领头羊迪士尼开始转型,其他的好莱坞巨头也感受到不小的压力,福克斯此番“委身”于迪士尼便不失为一着退而求全的好棋。

事实上,这并不是好莱坞第一次尝试“联姻”,也绝不是最后一次。早前,美国最大的移动运营商和互联网服务提供商AT&T并购时代华纳一案,虽然因为反垄断指控而饱经曲折,但的确让好莱坞巨头们看到了抱团取暖的可能性。已经拿下NBC环球的康卡斯特虽然退出与迪士尼的竞争,但转而对福克斯“皇冠上的明珠”——欧洲付费电视Sky虎视眈眈。

可以预想,在不久的未来,美国传统媒体行业或将通过进一步的并购重组,形成“终极格局”,以更为全面的形态与来自硅谷的科技巨头们同场竞技。■

 

出版人杂志

出版人杂志官方账号

Read Previous

五百年全球危机视野下的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危机1520-2021》在京首发

Read Next

秋季图采会闭幕,哪些社、哪些书销售最强?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