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编书生涯中最刺激的五十天

从知道马克龙访华大概日期到新书上市,如此重要的,需要进行重大选题备案的图书,四川人民出版社和凤凰阿歇特只用了50天的时间,堪称奇迹。

文|王其进

南美热带雨林中的一只蝴蝶,偶尔扇动几下翅膀,便可能在两周后引起美国德克萨斯州的一场龙卷风,这句话太耸人听闻所以让人印象深刻。南美洲的蝴蝶振翅能不能生成德克萨斯州的飓风我不知道,但是2017年法国的一场总统选举,甚至再往前推,马克龙的祖母在30多年前对他的一句教导,影响到了身在中国的一个小编辑的生活,确是毋容置疑的。

《变革》是法国总统马克龙的亲笔自传,出版于2016年,当时他年仅38岁,政界最高职位是法国经济部长。当他决定以独立参选人的身份参与法国总统选举时,其中一个重要举措就是出版《变革》一书,这本书不仅是他本人的自传,也是他的竞选纲领。此前马克龙并不为人所知,几乎没有人相信他会成功——除了XO出版社的老板。他和马克龙是认识多年的好朋友。他为马克龙出版了《变革》,半年内在法国就销售了20万册。

《变革》中文版一书作为四川人民出版社2018年的开年大书,于2018年1月8日马克龙访华期间同步推出,不到一个月即实现加印,当当、京东、亚马逊三大网店专题销售,经济效益初显;该书的出版还得到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中国外交部、法国外交部和法国大使馆的关注与支持,新华社以英文和法文的报道向全世界发布,法新社、德国世界报等国际媒体也刊发了相关信息,此外本书还频繁出现在凤凰新闻、网易新闻和澎湃新闻等相关报道中,为中法两国的公共外交提供了很好的范本,取得了很好的社会效益。

我编书生涯中最刺激的五十天-出版人杂志官网
法国总统马克龙在《变革》一书封面样稿上签字,祝福“绿色的中国”

从知道马克龙访华大概日期到新书上市,如此重要的,需要进行重大选题备案的图书,四川人民出版社和凤凰阿歇特只用了50天的时间,堪称奇迹。作为四川人民出版社文学出版中心的一员,我在这个项目一开始就作为协调负责人参与本书的出版工作,回想过去的50天,除了疲倦,还有一些感想。

马克龙竞选获胜当日,四川人民出版社版权部第一时间发现《变革》中文版权由凤凰阿歇特公司取得,该公司是四川人民社多年的老朋友,两家一起合作了包括诺贝尔和平奖得主马拉拉自传《我是马拉拉》、法国国宝级作家弗兰克·蒂利耶的《左撇子的杀意》等多部畅销作品。版权部当即给黄立新社长和分管版权工作的李真真副社长汇报,社领导们异常兴奋,当即拍板,要争取合作。李真真副社长组织版权部、社里的法文编辑,连夜审读完法文全稿,并对书稿内容写出审读意见。次日,黄立新社长第一时间飞抵北京,与凤凰阿歇特敲定了合作出版方案。其时,马克龙刚刚当选不到三天。

回顾整个《变革》中文版的出版过程,虽然双方都早作筹划,也排定了出版日程,但计划赶不上变化,这本书的出版节奏从当初设想的串联接力变成了最后的并联推进。

按照协议,本书的组织翻译工作由凤凰阿歇特负责。因图书内容涉及法国政治、经济、文化、历史,以及马克龙本人的各种政治理念,要寻找合适的译者并不容易;译者为了精益求精打磨文稿又大大超时。为此,BIBF期间李真真副社长与版权部杨立主任专门再次拜访凤凰阿歇特,沟通书稿进度事宜,推进流程速度的提升。终于在2017年11月底,马克龙访华时间基本确定后,书稿只剩最后两章没有完成,接力棒就交到了川人社手中。

而在此之前还有一个重要的时间点是当年10月的法兰克福书展。2017年法兰克福书展的主宾国刚好是法国。根据我们对法德两国的关系判断,马克龙可能会出席书展。但当时出书已经来不及,我们只能赶制封面。封面图最终选定了法新社的一张照片,从拿到照片授权到双方确定封面初稿,只用了三天的时间,算是这本书超常规出版的一次小小预演。这个封面被凤凰阿歇特总经理徐革非女士送到了马克龙面前,马克龙非常满意地在封面上签字,祝福“绿色的中国”。而他的签名最终也出现在了正式出版的图书封面上。

再说到2017年11月15日下午13点15分,在版权部的牵头下,双方相关环节负责人加入微信群,开始了40天的奋战,群名就叫“变革0105”,这是我们见书的最终时间,2018年1月5日。

首先是要拿到书稿,开始进行三审。为慎重起见,特别安排了文学出版中心主任张春晓和资深编辑唐婧担任本书责编,她们俩曾分别责编过《瞻对》和《琅琊榜》这两种优秀川版书。黄立新社长则亲自终审,只用三天时间,就和译者一起,完成了重大选题备案需要的三审意见。与此同时,我本人也通读全文,整理出了书稿的内容简介、书稿卖点以及精彩内容摘录。这份文档为后来封面文案定调,为营销、发行部门了解图书,甚至是后期新书资料填写、媒体通稿撰写提供了一份完备的参考。

有了这份资料,也有上次承接重点书《夜莺》的经历,我提前和各个部门进行了沟通。初期沟通主要是打鸡血,逢人就说我们这本书要作为国礼,由马克龙总统送给习近平总书记,还将在法国大使馆举办新书发布会。这样一说,大家都重视起来。以往都是我们编辑催着营销部,这次营销部比我还早拿出了营销方案,安排了人民日报、光明日报等一流大报的宣发位置,天天催着我确认细节,誓言要拿下文轩考核的那一分。发行部也早早就将我们的资料发给了三大网店相关产品采购负责人,争取在访华期间全面上专题预售页。而根据最初的安排,这本书的印刷时间只有10天,即12月25日付印,1月5日见书。因为书号申领延误,我们28号下午才拿到所有的书号和CIP数据,并且经过再三考虑,我们临时将平装本改为了精装本。这样一改,付印时间就变成了12月29日下午5点,见书时间还是1月5日,中间还有三天元旦假期。最后在印制科的努力下,我们拿出的一个解决方案是,停掉编室里正在加印的两本书,临时赶印《变革》。可以说,为了《变革》的顺利出版,其他同事付出了更多我们不容易看见的牺牲。

经过我们的一番折腾,这种突发的临变应对,在川人社已经成为家常便饭了。

而总编室的任务也不简单,他们需要在一个月内完成报送总局重大选题备案工作,然后重新报选题至文轩、省局,拿到选题批复申领书号CIP数据。至于版权部也没闲着,她们得开始谈精装版的版权,外版书版权登记也是她们的工作。

而上面提到的任何一个环节,都离不开编辑部的统筹和内容提供,工作以小时计算,每个人都在为最后的deadline冲刺。特别是到了后期,营销部需要的媒体资料包层层加码,发行部三大网店专题页落实之后海报设计任务井喷,又恰逢北京订货会活动准备,许多同事在元旦假期都在为这本书加班。

本书的关键节点体现在重大选题备案环节。根据以往的经验,如果一本书被通知要进行重大选题备案,那么出版时间就可以往半年以后排了。但是这次我们没有放弃,黄立新社长利用出差的机会,专门到总局了解这本书备案的具体环节,并安排常驻北京的同事林小云具体对接这本书的备案工作,另一边我们的合作伙伴凤凰阿歇特也利用和外方良好的沟通关系,将这本书的出版信息传递到法国大使馆,法国大使馆专门向中国外交部去函沟通,外交部又与总局沟通。而我们则在第一时间,将同样的稿子一式两份分送总局和外交部欧洲司,于是在十个工作日内,就高效扎实地完成了这本书的重大选题备案手续,堪称“奇迹”。

总编室拿到北京同事拍照回传的总局批文之后,也相当给力,凭着平日积累的良好业务关系,一天时间就拿到了这本书的书号和CIP数据。我清楚地记得,那天是12月28日。29日,两位责任编辑检查完蓝样,在下班前将印制文件发到了印刷厂。

图书付印之后,工作仍然没有结束。1月5日拿到样书,1月8日马克龙到中国,为了让马克龙拿到他的自传中文版,我们通过朋友圈征集带书人员的办法,于1月6日上午成功将书送到了巴黎爱丽舍宫,赶在马克龙访华之前!

因为各种原因,法国大使馆的发布会并没有如期举办,马克龙访华期间,我们密切关注着各种新闻,也并没有看到有新闻说马克龙送了习主席他的图书。但是据法国大使馆后来的确认信息,马克龙是在到访中国后,在和习主席见面的只有四个人的私人宴请中送出了他的书。

无图无真相,不管如何,《变革》作为四川人民社的开年大书顺利上市了。它的影响,它在未来的表现,仍然需要时间的检验,正如马克龙的执政旅程也才走完了一年,我们期待着马克龙,期待着《变革》,给这个世界,给我们的工作,带来一丝丝的变化,充满希望的变化。

改变自己/改变国家/改变世界。这是我写在《变革》一书腰封上的文字,愿我们都如同马克龙,相信自己,一切都有可能!■

 

出版人杂志

Read Previous

将中国科幻从“杂志时代”带入“畅销书时代”

Read Next

为了房思琪和更多读者的相遇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