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格劳-希尔和圣智合并,教育出版变天

文|高 园

美国两大教育出版集团麦格劳-希尔和圣智宣布合并,新公司将给教育出版市场带来什么变化?

全球出版业又爆出重磅并购案。5月1日,美国两大教育出版集团麦格劳-希尔和圣智以50对50基金持股的方式合并。合并后的公司将以麦格劳·希尔命名,市场估值约50亿美元,年营收约31亿美元,若获得美国司法部批准,预计2020年将完成合并手续,从而成为美国第二大教育出版集团,仅次于培生集团。

现任圣智公司CEO迈克尔·汉森(Michael Hansen)将担任新公司的CEO。合并后的公司领导团队将由麦格劳-希尔和圣智双方的成员组成。据悉,麦格劳-希尔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奈奈·班杰(Nana Banerjee)在促进合并协议和谈判交易的重要条款方面发挥了关键作用,并将继续引领麦格劳-希尔实现平稳过渡。

麦格劳-希尔在声明中称,这场合并将“汇集两家顶级教育公司的资源,为全球的学生、教育工作者、专业人士和机构带来巨大利益”。有人预测,这两家有沉重债务的公司或将通过合并后寻求上市,以获得发展所需的资金。新技术的规模化应用,将扩大两家公司的可供教材品种,让学生获得更好的数字化学习体验。

在美国乃至全球市场上,培生和麦格劳-希尔两巨头并存的局面也将改变未来教育出版的格局,数字化学习领域的竞争将更为激烈。

年轻品牌与百年老店

圣智出版集团诞生至今只有12年,其前身是隶属于汤姆森集团的子公司——汤姆森学习出版集团(Thomson Learning),主要专注于教材出版。2000年,汤姆森学习收购Prometric,开始在考试和教育评估市场扎根生长,随后收购Library Reference,扩展在图书馆出版领域的市场范围。2001年,汤姆森集团出资20.6亿美元,买下了哈考特集团的大学教材和专业出版业务,巩固了汤姆森学习在高等教育市场的领先地位。

2007年,总部位于加拿大的汤姆森公司放弃了教育出版业务,以77.5亿美元的价格将汤姆森学习出版集团出售给私人投资公司Apax Partners和加拿大基金公司OMERS,正式更名为圣智学习集团(Cengage Learning),成为独立运营的公司,总部位于美国。而汤姆森公司则专心走上信息服务和传媒巨头之路,2018年4月,汤姆森与英国路透社完成合并,更名为汤森路透集团。

Cengage一词是“Center of Engagement”的组合,其字面意思为“连通全球顾客的沟通中心”。新名称特别强调沟通和互动,其主要业务依然是向教育机构或图书馆提供印刷和数字信息服务。2007年底,圣智以7.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霍顿·米夫林的高等教育出版业务,在高等教育市场的份额从19%增加至23%,仅次于占比26%的培生集团,成为美国第二大教育出版集团。圣智学习出版公司旗下拥有Brooks/Cole, CourseTechnology, Delmar, Gale, Heinle, National Geographic Learning, South-Western及Wadsworth等诸多著名的出版品牌,产品及服务涵盖高等教育、职业教育、语言教学、图书馆参考书和数据库四大领域。

但是由于新兴在线教育发展导致的客户流失和教科书预算削减,圣智的销售额连续下滑,2013年,圣智学习集团提出破产保护申请,集团负债总额达到58亿美元。2014年,圣智结束破产保护,清理掉约40亿美元的长期债务,时任首席执行官迈克尔·汉森表示:“我们通过重组,显著减少了债务和相关成本,在大大改善资本结构的同时,继续满足客户的教育和研究需求。”根据圣智的最新财报显示,在2019年3月结束的上一财年,其营收约15亿美元。

相比年轻的圣智,麦格劳-希尔则是一个百年老品牌。麦格劳-希尔集团始建于19世纪中叶,当时还是美国工业革命时期,1888年,教师詹姆斯·麦格劳创立了麦格劳出版社,1919年,麦格劳出版社与希尔出版社合并,奠定了在教育出版市场的地位。

并购,是麦格劳-希尔集团成长的法宝。在过去的100多年里,麦格劳-希尔公司一次又一次通过并购拿到了优质资源。二十世纪50年代,柯蒂斯·麦格劳和弟弟唐纳德·麦格劳抓住战后婴儿潮的机会,大力投资教育产业,不断并购,将公司业务扩展到从幼儿园到大学的各个年级。1966年,麦格劳-希尔集团收购标准普尔,逐步演化成为横跨金融信息、教育出版、媒体信息服务的公司。

麦格劳-希尔集团旗下的子品牌包括:标普环球、麦格希教育(McGraw-Hill Education)、普氏能源资讯(Platts)、麦格希建筑信息(McGraw-Hill Construction)等。2011年,麦格劳-希尔在中国将品牌统一注册为麦格希,如麦格劳-希尔教育,更名为麦格希教育。

2013年,麦格劳-希尔被私募股权投资公司阿波罗全球管理公司以24亿美元收购。

为何合并?

评论普遍认为,圣智和麦格劳-希尔的合并,是在数字技术压力下增强竞争力的明智之举。

美国的K-12和高等教育出版市场近年来始终处于剧烈波动状态。尤其在高等教育领域,大学入学人数下降,教材预订渠道发生调整,这些变化都在深刻影响着高教市场。同时,美国的教材价格居高不下,根据美国劳工统计局的数字,从2006年到2016年,美国高校教材价格平均增长了88%。大部分学生在承受了高额教育贷款的同时,不得不放弃购买新教材,转向购买二手教材或租赁教材。高等教育出版市场进入了恶性循环。这些因素都导致高等教育出版市场近年来长期呈现疲软状态,多家教育出版集团都出现销售收入减少、业绩下滑的现象。面对数字化的迅猛发展,圣智和麦格劳-希尔也不断进行数字化转型和业务调整,但这注定将是一场持久战。2016年,圣智收购了个性化教学工具WebAssign和整合开放教育资源(OER)的MindTap ACE工具,不断开发新的数字化产品,计划到2020年的数字化收入占比达90%以上。但是在结束破产保护后,圣智的销售收入仍然没有明显起色。2019年初,圣智开始裁员,以减少成本支出。

2015年,麦格劳-希尔曾申请IPO上市,但于2018年撤回了申请。其年报显示,2018年,麦格劳-希尔的总销售收入为16亿美元,其中42%来自高等教育出版业务,数字产品的销售额占比已经达到63%。

数字化转型意味着长期的资金投入。因此,两家出版集团的合并,一方面可以降低成本,另一方面将帮助双方更好地应对数字化挑战。根据麦格劳-希尔的报告显示,合并后未来3年,将节省2.85亿至3.7亿美元成本,其中65%来自于整合销售和市场营销部、裁减人员。此外,编辑和生产部门的优化整合也可以降低产品定价,办公空间的合并则降低了物业成本。新公司将把合并节省的资金,用于适应性学习、AI、游戏化技术和学习测量工具等教育技术领域的投资,为用户提供更有价值的内容。有业内人士表示,合并有助于集中资源并优化教学资源生产,有利于公司内部整合提升效率,可以使公司有更多资源、空间以及利润留存以获得长期发展。

对于市场进一步集中或将导致教材更贵的担忧,将担任新公司CEO的迈克尔·汉森表示,新公司将致力于让学生买得起教材,通过技术的规模化可以实现这一目标。合并后新公司的市场份额只有不到15%,不会造成垄断。相反,合并将带来规模化运营,优化教学资源生产,学生将有更多教材可供选择,也可以以更低的价格获得更好的技术体验。着力开发数字化学习平台是两家公司合并后的共同目标。他们将加大对课程研发的投资力度,主要通过数字平台,以学生可接受的价格,为他们提供高质量的内容。教育工作者将受益于麦格劳-希尔的全套阅读、数学、科学和人文课程,以及Cengage Advanced Placement产品。双方“都坚持为美国大学生提供高质量的经济实惠解决方案”。这包括承诺继续发展无限制计划,并有机会在合并完成后,结合内容扩大原有产品。

未来影响

新成立的麦格劳·希尔选择无限制订阅模式作为发展数字产品的重点。在美国高校教材市场,费用全包模式已经成为主流。麦格劳-希尔集团近年来不断扩大租赁教材的品种数量,从2017年开始,在250种已出版的电子教材及未来所有新书中推行租赁模式,通过千余家巴诺大学书店、3700家MBS二手书店和Chegg平台提供教材租赁。2016年,圣智开始与数百家高校合作推出费用全包的访问模式,2017年,又推出了无限订阅服务(Cengage Unlimited),学生支付订阅费用就可以无限制使用平台上的70多个学科、675个课程的2万多种数字教材。学生登录学习平台MindTap和WebAssign即可访问平台内容,订户已经超过100万。合并后,两家公司的教材都将纳入这两个项目中,既扩大了“无限订阅”包含的教材品种,也让麦格劳-希尔的费用全包模式覆盖到更多学科的更多教材,有机会与更多大学开展合作。

在适应性学习平台方面,麦格劳-希尔集团推出了多个适应性数字学习工具,如Connect/LearnSmart、SmartBook和ALEKS等,在为学生提供个性化学习解决方案、提高学生学业成绩方面效果显著。在合并后,新公司可以进行资源整合,通过一个跨产品、跨平台的账户,让学生进行统一使用和支付。麦格劳-希尔拥有一流的文学、数学、科学和人文专业领域的教学内容资源,圣智则能补充提供AP预修课程。

有业内人士认为,合并后的新公司麦格劳·希尔将与培生争夺美国数字化学习基础设施的控制权,并进一步压缩中小公司的竞争空间。不过,教材出版商FlatWorld联合CEO阿拉斯泰尔·亚当认为,新公司与培生在教育出版界可能形成双巨头垄断,但这并不意味着一定会引发价格战,而是会形成分庭抗礼的格局。未来可能会有大量竞争者出现。

也许是预料到外界的议论,汉森表示:“新公司将通过数字平台,以合理的价格提供广泛的一流内容。我们将共同迎来一个所有学生都能够获得成功所需的优质学习材料的时代——无论他们的社会经济地位或所在教育机构。此外,合并后的公司将拥有雄厚的资金实力,可投资于下一代产品、技术和服务,为数百万学生创造卓越的体验和价值。”

麦格劳-希尔的班杰则表示:“一个多世纪以来,我们的目标是通过教育释放每个学习者的潜力并改善生活。结合我们的两家公司和我们的补充产品将使我们能够继续创新。通过这种方式,我们可以继续为世界各地的学生和教育工作者提供各种经济实惠、引人入胜的课程材料和先进的数字平台,帮助他们在一生的学习中取得成功。”

面对高等教育出版市场的变化,出版商的自我转型成为大势所趋。就在圣智和麦格劳-希尔合并的消息公布后不久,另一家教育出版商威利出版公司宣布将收购自适应学习技术和数字化课件供应商Knewton。此次交易预计在5月底完成,交易金额暂未披露。

近年来,威利的教育出版业务也出现了缩水。在最近一次的年度财务报告中,威利的教育出版收入下降幅度超过20%,只占总收入的不到10%。为了抵消教育出版业务的损失,威利已经在扩大数字服务业务。自从2012年收购在线教育公司Deltak之后,威利现在已经成为在线项目管理(OPM)产业中的主要玩家,帮助高等教育机构运营其在线教育项目。收购Knewton则是威利第一次收购数字化课件供应商。

也许对于教育出版市场,这只是一个开始。

出版人杂志

Read Previous

“在看”数量增加,图书公司指数走低——出版机构新媒体影响力指数排行榜(2019年4月~2019年5月)

Read Next

国际出版大鳄一季度迎来“开门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