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桂:桂宝才刚刚开始,我才刚刚开始

记者|谭睆予

迈过十岁的门槛,阿桂觉得一切似乎才刚刚开始,未来他将带着桂宝探索更多的可能性。

9岁的李世博用力踮着脚,对着十米出外的舞台大喊“阿桂我爱你!”他配合着台上的主持人做出一个个“比心”、“耶”的手势,同时嘴里尖叫不断。

如果不是早早来到现场,已经提前见识了在场上百个小朋友看上去完全没有“尽头”的热情,记者一定会认为身旁的李世博是主办方安排好的“托”,来给即将开始的活动煽动气氛、热场子的。

这是一场给漫画家阿桂的书粉们准备的见面会,也是主办方为了庆祝阿桂的漫画作品《疯了!桂宝》出版十周年举行的一次营销活动。在国贸商城地下一层的西西弗书店外,几岁到十几岁的小朋友在父母长辈的带领下,将场地里里外外围了个水泄不通。

小粉丝们为之疯狂的《疯了!桂宝》由磨铁图书策划,2009年开始出版第1季,至今已出版到第22季,累计销量超过1100万册。在出版行业,十年或许不算一个很长的年份,但对阿桂而言,却是从青春期一直画到了三十多岁的“大叔”。从最初两年的寂寂无名中走出,如今阿桂和他的“桂宝”无论去到哪个城市,都有蔚为壮观的粉丝们为他打call,对此阿桂是享受并珍惜的。迈过十岁的门槛,阿桂觉得一切似乎才刚刚开始,未来他将带着桂宝探索更多的可能性。

半路出家的动画导演和文学编辑

2007年,文学编辑杨俊在网上看到一部名为“七八十年代生人”的Flash短片,片中轮番出现的“一休哥”“阿童木”“蓝精灵”等动画形象配上熟悉的音乐,看得她热血沸腾。和现在很多追剧入迷的观众一样,杨俊对这部短片的喜爱和热情很快就蔓延到了它的创作者阿桂身上,搜索找到阿桂的个人空间后,她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般兴奋。

当时阿桂正在自己的个人空间连载他画的四格漫画,已经积累了一定的点击量。这是杨俊第一次看到阿桂除了动画之外的其他作品,从前对漫画几乎没有涉猎的她一定想不到,自己竟然会对着电脑屏幕上这个皱着眉头的小胖子哈哈大笑了一整个下午。就此与漫画结缘的杨俊更不会想到,这个叫桂宝的小家伙会陪伴她走过往后十年甚至更长的职业生涯。

“第二天我就和沈总报了这个选题”,杨俊说。当她带着“桂宝”走进自己的老板——磨铁图书创始人沈浩波的办公室时,后者甚至比编辑本人还要激动。沈浩波当场拍板通过了这个选题,并预言“这本书肯定会大卖”。

十二年后的今天,回想起沈浩波对这本书的判断,杨俊很是佩服这位出版人的慧眼。但沈浩波的话并不总是事实,至少在2010年之前,《疯了!桂宝》都不能算是严格意义上的畅销书。

从没有出过书的阿桂和半路出家的文学编辑的杨俊——这对缺乏漫画创作和编辑经验的组合用了将近两年的时间才摸索出桂宝系列的第一本书。这之后的一年多时间,阿桂在磨铁又陆续出版了《疯了!桂宝》的2~4辑。彼时的阿桂还是个默默无闻的草根,头四本书出来并没有太多读者买单,与动辄登上销售榜前列的现在相比,那时的《桂宝》“能进北京的新华书店主渠道漫画书前100名就很不容易了”。阿桂曾在一个漫画创作专题演讲中感叹,《疯了!桂宝》出版的前两年“是最苦最难的两年”。

希望出现在2010年4月,或者确切地说,从这时起,图书销售的成绩开始让阿桂的团队看到曙光。“我们4月份开始在北京所有的新华书店主渠道的漫画书里面排到了第一名”,到10月份则更进一步,拿下了开卷全国漫画绘本榜的第4名。从这时起,阿桂笔下的这个小胖子算是正式站稳了脚跟,并开始频繁出现在各大销售榜单中。

2011年,华西都市报主办的第六届中国作家富豪榜中第一次出现了漫画作家榜,阿桂以400万的版税收入登上了榜单第8名。此后一直到2017年的第12届作家富豪榜,每年都能从榜单中找到阿桂的名字,其中还两度跃居榜首。2018年开始,作家富豪榜不再设置漫画作家榜,阿桂仍然凭着稳定的版税收入进入了童书作家榜。

十年动画,十年漫画

画漫画之前,阿桂在动画领域已经小有成就。作为原创动漫大赛优秀动画片奖、金龙奖flash动画银奖得主,尽管转行画漫画后也获得了不少奖项,但阿桂在动画领域的荣誉多到让人惊喜。现在在视频网站上搜索阿桂的名字,仍能找到不少他当年创作的动漫短片,这其中就包括让他与出版结缘的“七八十年代生人”。

如果不是编辑杨俊找上门来,阿桂应该会在动画道路上一直走下去。画前四本桂宝漫画时,他也没有停止做动画,赶稿期间做了一个关于桂宝的小短片,自己导演自己配音,“配到嗓子都哑了”。

“画着画着就到现在了,真没想过一下能画这么久。” 十年做动画,十年画漫画,看似都是用图说话、讲故事,阿桂却觉得完全不是一回事。很多连载漫画一画就是十几年,从创意到制图,过程中漫画家的工作量和压力都是极大的。与之相对,动画制作具有更强的工业化特征,一部动画的诞生背后往往是一个团队的努力。“相比之下,画漫画的难度比较大一点”,阿桂说。以前做动画时,满足感来得很容易,“人物动起来我就开心”,但转入漫画的创作后,怎么看自己的画都觉得不顺眼,“漫画太难了!”

几张静止的图画,配以有限的文字,想要把漫画画得好看,是很考验漫画家功力的。阿桂说,自己特别知道一个漫画怎么才算好看。这可能和他从小就爱看漫画,把当时市场上能找到的漫画都看了一个遍有关。“一个成人即便用一年时间去专门培养,可能也赶不上小孩用一个月的随意阅读就能达到的那种审美。”

阿桂觉得好的漫画家一定不能站在某个高度居高临下地对读者说话,不要以为对方只想听故事,而觉得画面的好坏不重要。漫画是有好坏之分的,对于普通读者而言,只要看看漫画“亲切不亲切,舒适不舒适”,一打眼就知道是不是好画了。

在最新一季的《桂宝:合心卷》中,主角桂宝和他的朋友阿芹分别骑着一匹小马和鸭子在湖面上相向游动,当两人碰撞到一起时,即宣布“第22季开始!”在记者眼中,由4张图画构成的这本书的开篇看起来的确足够亲切与舒适。

到今年8月,桂宝系列已经出版到第22本,历经了漫长的十年之后,漫画家是否已经进入了创作的“瓶颈期”?阿桂承认,越往后画越觉得难,“但它也有好处,因为它会需要你持续的努力和更多的创意”。

尽管最初很艰难,但画了十年的阿桂感觉自己越做越好了。不同于这个行业大部分漫画家用电脑画画,阿桂坚持手绘,用这种返璞归真的方式来帮自己找回画画的感觉。在桂宝十周年的读者见面会上,阿桂给五名游戏中获胜的小读者赠送了他的绘画原稿,这让他很是兴奋。

阿桂将《疯了!桂宝》定义成一部陪伴性的漫画,在他心目中,这种陪伴才刚刚开始,“就像一本书刚翻了一页的感觉”,没有很漫长。只是觉得好像才刚刚开始,“桂宝才刚刚开始,我也是刚刚开始”。

走出图书,桂宝想成为一个“超级IP”

在中国乃至世界,一个成功的动漫形象出现后,紧随其后的便是各种衍生品的开发,这不仅仅为动漫生产厂商带来丰厚的利润,一定程度上也能够反哺动漫原作,让其获得更进一步的曝光提升。

尽管已经面世多年,并有了稳定的读者群体,阿桂对桂宝这个IP(知识产权)始终是非常爱惜和保护的,除了2015年的大电影和在各大卡通频道播放的桂宝动画,在衍生品开发领域,他仅仅与凡客合作过几款桂宝主题的T恤,再无其他尝试。

2018年4月,磨铁动漫(以下简称“磨漫”)在杭州成立,作为磨铁集团面向未来市场的重要布局,磨漫的主要任务是构建一条完整的动漫IP产业链。桂宝是磨漫选择作为样板工程进行开发的第一个IP,同时也是磨漫认为最有可能成为“超级IP”的一个漫画形象。

桂宝何以有潜力成为“超级IP”?磨漫负责人魏子熙解释说,一来是因为《疯了!桂宝》是磨铁集团在少儿文化领域的一个王牌产品,累计销量已经超过千万,加之磨铁团队陪伴了这个IP从无名到有名,彼此都有深厚的感情;其次是桂宝的主要读者群年龄在4到14岁间,在这一年龄范围内,国内目前还没有有出现现象级的动漫形象,凭借坚实的内容基础和广泛的年龄群覆盖,桂宝有实力填补这一空白;第三,相对于喜羊羊、熊出没这些从电视里走出来的动画形象,图书市场行成的IP具有更高的粘性,而磨漫计划今后每两年推出一部桂宝系列大电影,这对于桂宝的超级IP形象的建立将是一个巨大的助力;最后,桂宝这个IP不是纯少儿领域的IP,它有一定的延展性,十年前读桂宝的用户现在已经成年,针对这一部分群体,可以单独开发出一条潮玩产品线,这一市场的开拓将帮助桂宝成为一个真正意义上不分年龄阶层的“超级IP”。

在《桂宝:合心卷》中,“衍生品”形象的桂宝作为书签随书附赠,虽然与书中的桂宝形象略异,但读者还是能一眼看出来眼前这个剑眉M字鼻的小胖子就是桂宝。像近年来风靡全世界的“小猪佩奇”一样,新形象的桂宝被改造成几笔就能勾勒出大概的轮廓。这一极具工业化特色的形象来自于曾经给迪士尼和环球影视做设计的团队,磨漫聘请这个团队作为桂宝图库的顾问,前后“磨”了三四个月,才最终在漫画家的创意和工业化设计体系之间达到一个平衡。

桂宝十周年的活动上,小模特们扛着桂宝的周边走秀,这是桂宝针对少儿市场部分衍生品的初次亮相。在随后的采访中,魏子熙还给记者展示了磨漫与西西弗的文创团队合作的徽章和积木。最能引起记者兴趣的当属魏子熙身上的那件桂宝图案T恤,黑白漫画原稿与色彩鲜明、造型搞怪的桂宝碰撞到一起,即便是一个不知桂宝为何的人,也不能不承认这件衣服很“潮”,会有购买的欲望。

谈及对桂宝IP化及其衍生品的期待,阿桂说他自己不会多想,要做的就是认认真真配合整个团队,首先把自己的作品做好,从艺术上把关,把这个IP做好,同时最重要的就是“保持桂宝正能量的传递”。

出版人杂志

Read Previous

有声业务挣钱吗?

Read Next

初涉出版亲历《小欢喜》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