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露之临,如露之逝

如露之临,如露之逝-出版人杂志官网
文|张春晓

《人,或所有的士兵》是邓一光历时五年创作的一部长篇小说, 这部作品借由完整呈现1941年香港保卫战及战俘营里的故事,重新定义了“人与战争”的关系,为读者审视战争、审视历史、审视人性提供了多维度的视角和丰富的进入路径。

没有人物的故事无法生存。在这部作品里,以郁漱石为代表的一群拥有至黑至暗人生经历的群体——1941年香港保卫战中的战俘,他们将以全新的形象载入中国当代文学的史册。

1941年,日本偷袭珍珠港几小时后开始进攻中国香港,香港保卫战由此打响。坚持十八日之后英军投降,包括加拿大、美国、英国、印度、中国等国的战俘被关进了日本人建在燊岛的D营。D营是一个完整的世界,有战俘自治委员会,有刊物,有学校,有运动会,有音乐会,有各种帮派,还有一条可与《肖申克的救赎》中那条通道媲美的逃亡之路。在这个没有过去,没有未来,只有地狱般的现在的战俘营,一切人性都得以在其中尽情显现。这样一个故事,阅读感受除了残酷还是残酷。

这部小说有着成为经典作品的种种潜质。读到第二遍时,一种巨大的悲怆扑面而来,战争的残酷,个人的渺小,无法选择的宿命,各种不同文化背景的冲突,人类历史的演变,爱情、亲情、友情……这部作品的主题太多,它们在作者笔下交织,组成了一部宏大的交响曲,每一部分都是一个精彩的乐章,它缓慢地演奏着,如泣如诉;它用微弱却有力的音符,将复杂的人性传递给读者。让我们看到,在那卑微的深处,原来藏着一个人所有的高贵。

这个世上,总有一种作家会用自己的生命去创作。郁漱石大概就是这样从邓一光老师的生命中孕育而出的。郁漱石是一个中国男人和一个日本女人的孩子,这个身份使得在中日战争中成为俘虏的他,身负双重痛苦和煎熬。他的父亲是国民政府国防委员会高级参议,上将军衔,他的母亲是一个学者,在文中只有很简略的描写,相当于从未出场。这样的身世留给郁漱石的印记是:良好的教育、母爱的缺失、性格的隐忍、充满智慧和才情、独立、坚定、孤僻、友善。郁漱石的一生,几乎就是一个清教徒的一生,卑微而高贵。

书中人物众多,据不完全统计,应该有两百多个。他们在邓一光的笔下都有着鲜活的生命,却因为这场战争的出现,他们的人生被彻底改变。他们中的大部分人被迫屈从于命运的驱使,不得不在非人的世界,走完作为一个人的一生。如同朝露来临,无声无息;又如甘露消失,不知不觉……

尽管题材如此厚重,情节如此悲惨,然而其中仍可见各种温情灵性动人的文字。这种行文风格与邓一光老师的为人极其吻合,他是典型的侠骨柔肠。他总是能越过种种污浊和残忍,看到一朵清新的、出世的莲——一股清流,一缕光亮,或者一只小鼯鼠,一株植物,一首忧伤的曲子,他细细地体会它们,用最细腻郑重的笔墨去描绘它们。他想在那座地狱里留下各种生命的痕迹,让绝望中的人们相信,即便是身在地狱,也仍然要对人类的未来充满希望。

这个故事无疑是沉重的,是悲伤的,读完它是需要勇气、耐力和体力的。但同时,它无疑也是当代最值得花时间去用心阅读的一部小说。南方科技大学讲座教授,中国比较文学学会副会长陈跃红教授说,这部作品现在出版了,只是完成了一半的任务。这样一部宏大的巨著,它把当代人的精神困境全部囊括进去了,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他希望读者不要一次将这部作品读完,要慢慢读,分多次去读。他认为每个读者都必须以评论的方式参与这部作品的再创作。

正如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相信读完这部作品以后,一千个读者心中也会有一千个郁漱石。期待与更多的读者一起来欣赏这部宏大的交响乐,一起去聆听生命的悲壮与沉浮,肃静与庄严,绝望与希望,卑微与高贵。

 

出版人杂志

Read Previous

星星,看得见英雄的足迹

Read Next

“流量+IP”模式是否已成明日黄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