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VIP会员引发的轩然大波

生存下来,才能有更长远的未来。这藏在“吃相难看”背后的商业逻辑,亘古不变。

文|枣  泥

2019年进入尾声,剧荒很久的小伙伴们迎来了岁末惊喜大礼包,三家视频网站纷纷放出压箱底的大戏,优酷磨磨唧唧地推出了“史上最惨太子”的虐剧《鹤唳华亭》,腾讯、爱奇艺在完全没有预热的情况下推出了压箱底好几年的IP巨制《庆余年》,视频网站“三国”混战一触即发。

战事正酣,腾讯和爱奇艺两家突然祭出了绝杀大招——超前点播。规则是这样的,VIP用户若再多掏50元,就可比不付费的会员多解锁六集,提前看到大结局。

VVIP会员引发的轩然大波-出版人杂志官网

此招一出,愤怒者众。除去剧粉私下里的怨声载道,近日《人民日报》也透过官方微博表示,这样的操作是视频网站在制造焦虑,以诱发用户消费,是对消费者权益的侵犯和蔑视。“视频网站经历了‘野蛮’生长的发展阶段,付费模式也渐渐被用户所接受。但一些网站便因此抱着涸泽而渔、焚林而猎的心态来运作,长此以往毁掉的恐怕不只是网站前途,还会殃及付费模式。”

超前点播是否果真如这篇评论所说,是一种“自杀式”心态的操作?我们不妨抽丝剥茧,看看在这看似“霸道”的难看吃相背后,是否还另有隐情。

 

互为掎角

说起今天优爱腾(优酷、腾讯、爱奇艺)间的纠葛,就不得不追溯视频网站江湖十几年来的恩怨故事。

2004年左右,搜狐瞄准当时年轻人热衷的“追剧”活动,将彼时主打播客的搜狐宽频升级为搜狐视频,一边花重金购买国外的影视剧版权,一边制作仿版的自制内容,成为视频网站江湖上的先驱。

搜狐之后,视频网站便如雨后春笋般纷纷冒了出来,优酷、土豆、暴风影视、56视频、PP视频、爱奇艺、乐视网……都是中原逐鹿的一份子。其中,优酷和土豆是资本的宠儿,一经上线便专注于视频业务,主打UGC(素人自主拍摄上传的作品),红极一时;腾讯视频和爱奇艺视频则属后起之秀。乐视也后来居上,从播客业务转向版权合作,并逐渐发展壮大。

随后经过几年版权大战,视频网站江湖彻底洗牌,优酷超过土豆成为行业第一,乐视、爱奇艺、腾讯视频紧跟其后。2016年,乐视网因为“贾布斯”过于宏大的“乐视生态”破灭,自动出局,只留下凭借雄厚资本崛起的腾讯视频的进阶版企鹅视频,和给自己定位为互联网娱乐公司的爱奇艺,以及经历三轮合并如今归为阿里集团旗下的优酷视频,视频网站江湖三国鼎力、互为掎角之势的局面终于形成。

 

烧钱战役

三国争霸的戏码在前期主要聚焦在“爱腾”之争(企鹅视频与爱奇艺)。两家的厮杀可以说是不计成本,哪怕自损八百才能伤敌一千,那也要红着眼睛“捅下去”,所经之处皆战场,所望之处全擂台。你有《盗墓笔记》,我就有《鬼吹灯》;你有《你好,旧时光》,我就有《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你有《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我就有《醉玲珑》。

随后,优酷抱住阿里巴巴的大腿,也有了参战的底气:《这就是街舞》霸气对抗《热血街舞团》;《以团之名》拳打两家选秀王牌《偶像练习生》和《创造101》;点爆2018年夏天、捧出一代顶流朱一龙的《镇魂》,馋红了另外两家的眼。

从打法上来看,前期三家主要在国内外优质影片的版权上砸重金,各路美剧、韩剧等剧集的价格也一路水涨船高,甚至被炒到数百万一集。天价版权费的重压之下,爱奇艺率先扛不住了,它另辟蹊径,瞄准彼时还未受到大量关注的网文IP,采取IP购买+视频自制的模式,节省成本的同时,也开启了视频网站自制的时代。

2015年,南派三叔十年大IP的改编作品《盗墓笔记》第一季在爱奇艺上线,开启IP+流量+会员付费的模式。而该剧屡屡创下的播放量记录也引得另外两家抢着下场,捧着大批资金在市场上狂扫IP,一时间晋江、起点、潇湘等网文“洛阳纸贵”,哪怕是百名榜单之外的稍有名气的IP,都能卖到百万。唐家三少、猫腻、南派三叔、天下归元、唐七、八月长安、马伯庸等一批网文作者都成了作家富豪榜上的常客。视频网站的战火再次烧红了半边天。

 

红楼梦断?

不过,正应了那句话,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视频网站就如《红楼梦》里的贾府,“外面看着虽不甚倒,内瓤却尽了上来。”多年的烧钱拼杀早已让三大门派负重累累。根据三家视频网站近期的财报,腾讯视频全年预亏损高达80亿,阿里大文娱2019财年第三季度运营亏损70.97亿,爱奇艺也是连年巨亏。随便拿出一家都是天文数字,这些支出,除了人员办公等成本,多数拿去投了IP。

因此,“一鱼多吃”就成为了“探春改革大观园”一般的举措,超前点播便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应势而生”,也引出文章开头被批吃相难看的一场大“祸”。

要知道,超前点播可并不能算新奇之举。第一次大面积试水是今年夏天的《陈情令》。大结局6集的点播费打包价是30元,可以提前一周观看大结局。虽然这个吃相很难看,但是点播上线之后,19个小时就有超过260万人付费,腾讯一夜获利7800万,最终获利过亿。随后,芒果TV在11月开播《明星大侦探》时,也借鉴了这个模式。轮到《庆余年》这条大鱼,已经是第三轮。

试问,视频平台难道不知道超前点播的吃相难看?“厚着脸皮”的背后原因何在?看过财报数据,答案不言自明。在生存和吃相好看之间,平台要选择生存。这已经不是一家平台要面对的问题,而是三家视频平台共同要面临的问题。

优爱腾面对的危机大致来自三方面。2019年互联网寒冬难过,这是其一;视频网站经过多年发展,目前已经处于瓶颈阶段,无法突破再创新高,这是其二;以字节跳动为主的短视频平台发展飞速,已经成长为传统视频平台无法忽视的对手,这是其三。内外夹击之下,想要生存,唯有断尾,放弃姿态,以利当先。因此,才有了“超前点播”这种二次付费的VVIP模式的诞生。

口诛笔伐之下,视频网站又是否会舍弃这一模式?答案显然是否定的。透过舆情第一次发酵之后两家视频网站的回答便可知一二。其中一家模糊焦点,以“单集3元”的点播价替代了之前广泛宣传的“50元打包”;一家则转移重点,放出“中国的会员费价格大大低于国外”的言论,顾左右而言他。

而在这遭遇“大型车祸”之后依然能虚心道歉、坚决不改的充足的底气背后,支撑优爱腾的,便是账面上实实在在的获利。少部分粉丝盲目的爱给了视频平台勇气,而这些粉丝也正是优爱腾的主要目标客户群。只要寻找到这部分粉丝能接受的心理价,“超前点播”模式便必不会取消,甚至将成为未来视频网站不可逆的发展趋势。抗住第一波恶评,慢慢培养,总有一天,新一代粉丝和观众会像当初接受“付费观看”模式一样,接受“超前点播”。

生存下来,才能有更长远的未来。这藏在“吃相难看”背后的商业逻辑,亘古不变。■

 

出版人杂志

Read Previous

VR线下体验店,还有路走吗?

Read Next

在虚实之间左躲右闪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