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版生意也不好做,为了拼销量还要打折

当公安干警上门抓捕王钧时

他正躲在北京郊区一栋自建楼房的窗外

死死抱着一根下水管

很快因体力不支摔落在地

结果左臂脱臼

王钧,一起由全国四部门挂牌督办的郑渊洁系列图书被侵犯著作权案的主犯。在两年时间里,他组织形成了生产、存储、销售“一条龙”产业链,盗版了多位知名作家的作品,总码洋(总定价)近亿元,被“童话大王”郑渊洁委托授权公司实名举报。10月20日,江苏省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此案,淮安市检察院派员出庭支持公诉。

盗版生意也不好做,为了拼销量还要打折-出版人杂志官网

该案庭审现场

建筑图书零售“大佬”跨圈盗版畅销书

王钧是个“80后”,建筑专业本科毕业后,在一家建筑设计企业干了几年出版,又自己开起了公司。2009年起,当时还不到30岁的王钧一手经营起了北京欣盛建达图书有限公司(下称“欣盛公司”)和北京宏瑞建兴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下称“宏瑞公司”),又在天猫、京东、当当等电商平台注册了网店,主营建筑类图书零售。

几年下来,王钧和一些大型建筑类科技出版社建立了稳定的合作关系,成为地区代理商,还自创了建筑类执业资格考试教辅品牌,在建筑科技类图书发行的“圈子”里小有名气。

一路顺风顺水的王钧并不满足于此。正版图书零售的竞争日益激烈,王钧的新业务并没有获得理想的收益,他渐渐萌生了在网上卖盗版书的心思。

盗版书的范围很广,只要不符合正规购买、印刷程序,侵犯了知识产权,都算是盗版。由于没有版权,盗版书的成本很低,往往只要正版图书定价的2至3成就可以完成印刷,再以定价的4至5成出售,一本定价约30元的盗版书,便可获得3元至6元的毛利。

开网店期间,王钧在酒桌上认识了“90后”李明。李明是河北廊坊人,父亲经营着一家规模不小的印刷厂。倚仗着父亲打下的“江山”,李明19岁起就打着家里印刷厂的名义往返北京跑印刷业务,经常私下接单子,印刷厂的工人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敢得罪老板的儿子。

搭上线后,李明帮王钧的公司印刷了一些建筑类试卷和手册,用作购书的赠品。这些赠品没有出版社和书号,实际上属于非法出版物。

一个有销售渠道,一个有印刷渠道,2017年4月,王、李二人一拍即合,干起了盗版书的勾当。

产、存、销一条龙

连防伪标也是假冒的

2017年上半年,电视剧《人民的名义》掀起收视狂潮,原著小说的销量也水涨船高。王钧瞄准时机,与李明盗印《人民的名义》小说2000余册,总码洋近10万元,很快销售一空。

尝到甜头的王钧选择盗版对象只有一个“原则”:什么书“火”便盗版什么。他把手伸向小说、绘本、教辅、童书等畅销书领域,郑渊洁、余华、路遥等多位知名作家被侵权。

在数量上,王钧也有自己的算计,他先到出版社进货,根据工作人员提供的清单决定哪些书可以多印一些。“盗版书不能比出版社正常销售量多太多,不然容易被出版社发现。”

李明根据王钧提供的书名或样书判断印刷厂能不能印,能印就指挥父亲公司的员工拼版、印刷。印刷用的电子稿是李明利用“圈内”资源找人制版,所谓制版就是把正版书原样制作成可编辑的电子文稿,制版按页收费,每本书2000元至3000元。李明还另外找了当地的一家彩印公司,专门做盗版图书的彩色封面和部分彩色印刷。

印刷好后,李明用货车将书运到王钧指定的仓库,每次都是凑满一车才送,一辆货车最少可装8000本书。每本盗版书李明可获利定价的2.7至3成,两年来,他共计非法获利200余万元。

郑渊洁“皮皮鲁系列”图书都贴有防伪标,王钧要求盗版书必须和正版的“一模一样”,防伪标也不能少。正常情况下,防伪标的制作应该是由出版社联系,并且要出具委托证明。李明哪有什么委托证明,他又利用资源找到了浙江苍南人吴彬。

吴彬专门做防伪标生意,他一眼便知这批防伪标的用途,但为了赚钱也没说什么。王钧和李明亲自找了做防伪标的材料,又带着正版样书飞到浙江,亲眼看着吴彬把防伪标做出来。“皮皮鲁”防伪标的设计既有图片又有文字,上面写着“正版授权 侵权必究”。吴彬从正版书上把防伪标样式抄下来,按照王钧的要求反复修改、重做了好几次,直到王钧认为足够以假乱真了,才最终定版。

100万个防伪标送到了李明的手上,李明给了吴彬3万元。事后查实,这100万个假的防伪标被使用了近40万个。

为了掩人耳目,王钧还真假混卖。他从网上买一些样书,再从出版社进一批正版书,等李明把盗版书送到仓库时,出版社的书也差不多到了,然后就能上架一起卖。

在淮安的仓库里,正版书与盗版书分开存放。王钧很忌讳说盗版,让员工交流时将正版书和盗版书分别称为“出版社的书”“廊坊来的书”“新版”“旧版”或“A版书”“B版书”,防止被人发现。什么时候发正版,什么时候发盗版,都由王钧提前通过电话或网络通知。王钧还自欺欺人地认为,欠发达地区盗版书不容易被查出来,有意识地安排员工把盗版书寄往偏远的地方。

就这样,王钧等人形成了“在北京接单、河北印刷、淮安发货”的侵权链条。讽刺的是,这个链条上几乎每一个人都在图书行业混迹多年,即便王钧、李明没有明说,参与进来的员工凭着经验也心知肚明,但在利益面前,人人都心怀侥幸,谁也没有把这层窗户纸捅破。

“童话大王”实名举报

公安抓捕时他翻窗逃跑

王钧自以为做得周全,但还是露出了马脚。

2018年10月,郑渊洁独家授权的北京皮皮鲁总动员文化科技有限公司(下称“皮皮鲁公司”)发现,在京东、天猫、拼多多等网站上,欣盛公司、宏瑞公司低价销售郑渊洁系列图书。

这一反常现象引起了皮皮鲁公司的警惕,在与网店提出交涉无果后,同年12月,皮皮鲁公司在北京市方圆公证处的见证下,从欣盛公司、宏瑞公司的网店购买了11套皮皮鲁系列图书,经鉴定,其中10套属于盗版。于是,郑渊洁委托皮皮鲁公司向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实名举报。

2019年2月22日,在全国“扫黄打非”办和省市公安机关、文化部门联动下,淮安市文化广电和旅游局、淮安市公安局淮阴分局联合执法,将王钧设在淮安市淮阴区某厂区的盗版书仓库捣毁,王钧安排在仓库的2名员工被现场抓获。

不料,执法人员检查仓库的场景,被远在北京的王钧通过监控摄像头看得一清二楚,这个监控系统是王钧为了实时掌握货物往来而安装的。

起初,王钧并没有放在心上,以为无非就是被文化部门罚款,22日晚上他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王钧连夜把员工召回公司,将相关证据销毁,还让掌握秘密的核心员工更换手机号,停止登录微信、QQ。

得到消息的李明也没闲着,他一边把没用完的假冒皮皮鲁防伪标烧毁,一边又把存储制版电子稿的U盘清空、扔进下水道。

接下来的半个多月里,王钧东躲西藏,最终被公安机关锁定了他在北京郊区的藏匿地点。公安干警敲门时,王钧正躲在一栋自建楼房的三层,他听到动静翻出窗外,于是出现了本文开头的一幕。

在医院治疗了十多天后,王钧被押往淮安接受审讯。2019年3月至7月,盗版链条上的其他人员相继落网。

他们全部认罪认罚

直言“盗版生意也不好做”

2019年9月,案件移送至淮安市检察院审查起诉。

王钧以欣盛公司、宏瑞公司的名义在不同平台上注册了多家网店,每家网店都真假混卖,盗版和正版售价一样,交易量庞杂,这给调查认定工作带来了很多挑战。

办案检察官认为,如果单纯从每个网店的交易数据出发,无法根据销售情况来甄别出网店售假的数量,而且销售数量并不能涵盖全部的盗版行为。于是,检察官决定从印刷这个源头来认定犯罪的数量。

检察官就涉案人员参与盗版业务的时间、数量、两家印刷公司是否构成单位犯罪等问题,提出20余条补充侦查意见。经查,欣盛公司、宏瑞公司和王钧、李明等11人印刷、销售侵犯著作权书籍100余万册,被侵权出版社21家,总码洋9000余万元,涉案金额1000余万元。

案发后,欣盛公司、宏瑞公司及王钧、李明等11人均认罪认罚,王钧、李明、吴彬等人分别退赃。

2019年12月28日,淮安市检察院依法对欣盛公司、宏瑞公司和王钧等11人以涉嫌侵犯著作权罪等罪名提起公诉。

2020年10月20日,法院开庭审理此案。身穿防护服的王钧没有了平时的意气风发,在庭审中始终很冷静,他坦言,走上盗版这条路的直接和主要原因,是自己过于自负,虚荣心强,太想在图书行业获得话语权。王钧表示对自己的行为感到很后悔,并辩解称,“其实盗版生意也不好做,为了拼销量还要打折。”

白手起家的王钧对图书行业很有感情,在最后陈述中,他对同伙这样说道,“我对不起各位兄弟姐妹,希望以后还可以带着大家从头再来……”该案将择期宣判。(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号:扫黄打非

源载:检察日报

作者:卢志坚 张珍 李玥

END

盗版生意也不好做,为了拼销量还要打折-出版人杂志官网

出版人杂志

出版人杂志官方账号

Read Previous

俞渝亮相2020亚布力论坛:当当未来从场景入手做努力

Read Next

一众出版大佬齐聚广州都聊了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