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惠学林,推进文献目录学研究

文|鲁朝阳 刘隆进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精心组织编辑队伍,通力协作、合理分工,顺利保障了《中华大典·文献目录典》如期出版,并于2018年底顺利通过基金办组织的结项验收。

嘉惠学林,推进文献目录学研究-出版人杂志官网马端临于其《文献通考》序中,曾引前人注释《论语》之语云:“文,典籍也。献,贤者也。”典籍与先贤,前者是中华民族优秀文化与智慧的结晶与载体,后者是中华民族优秀杰出群体的代表,两者相互成就、相互辉映。整理传承民族优秀传统文化,是古籍出版工作从业者义不容辞的责任,更是时代使命。

上世纪90年代国务院批准启动的“中华大典”项目,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最为浩大的文化工程之一。《中华大典》采择对象上自先秦,下迄辛亥革命,几乎涵纳了中国有文字记载以来至清末,传世的全部体裁与内容的典籍文献资料。项目计分22典,近百个分典,成书字数逾7亿,其内容之广博,规模之宏大,前所未有,意义之重大不遑多述。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承担了其中文献目录典的出版任务。作为编辑,我们躬逢其盛,参与了《中华大典·文献目录典》(以下简称《文献目录典》)的编校出版工作,这无疑是提升业务能力、锻炼自我的重要机遇。

《文献目录典》的编撰成稿聚集了我国古文献学专业领域极为优秀的专家群体,从整书体例的设计到书稿内容的整理执行,以北京师范大学周少川教授为总主编的专家团队付出了长期艰苦的学术努力。在进入编校环节后,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精心组织编辑队伍,通力协作、合理分工,顺利保障了如期出版,并于2018年底顺利通过基金办组织的结项验收。

体例科学,资料齐备

对于大型工具书,其体例设置的科学合理、资料收集的完整齐备是顺利推进的重要前提和保障。《文献目录典》由《文献学分典》和《古籍目录分典》两部分典构成,是类编我国传统文献学与传世典籍书目资料的大型工具书。

就体例方面的科学性而论,《文献学分典》下设《文献总论总部》《目录总部》《版本总部》《校勘总部》《注释总部》《辨伪总部》《辑佚总部》《典藏总部》《流通总部》9个总部。以部为别汇集涉及文献目录、版本、校勘、注释、辨伪、辑佚等各部相关概念、术语、涵义、地位及渊源流别的论述,收录古代学者运用各专学考辨文献的方法与实例,以及考校典籍的具体事迹和成果的记载,兼具研究价值与研究线索功能;《古籍目录分典》包括《经总部》《史总部》《子总部》《集总部》《丛书总部》《译著总部》6个总部,广采古今公私古籍目录,对产生于1911年以前的中国古籍,不论存佚皆予著录,具有中国存佚古籍知见全目的性质。这两个分典相结合,成为《文献目录典》最为根本的体例创构。

《文献目录典》资料引书齐备,举凡传世典籍经、史、子、集四部图书中涉及文献目录相关内容者,已毕汇于分典之中,仅文献目录学相关著作即已超过2000种。对录入分典的文字内容,注重其权威出处、优选最佳版本、及时更新学界最新研究成果,将传统典籍与新近成果融于成书之中,其例于书中触手可拾。

《文献目录典》以符合当前学术规范的体例,从汗牛充栋的史料中分门别类将相关资料整理编排成书,为更多学者研究中国古籍文献提供着极大的便利,既是中国文献学发展至此阶段的重要汇集展示,也可以成为促进中国文献学今后取得新发展的助力。

质量优先,协作推进

《文献目录典》合计15个总部3500万字,就其规模而言,就决定了难于以一人一手成之,在编校出版阶段,更是难毕其功于一人,需要一支业务能力突出的编辑团队综理其事。

在接手总主编提交的初稿后,为顺利推进《文献目录典》的编校工作,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进行了认真统筹规划,初期邀请了曾主持参与过“文学典”等整理编校工作的黄进德、黄希坚、吴企明、诸伟奇几位资深业界前辈作为编校“顾问”,并结合出版社自身实际,最终磨合形成了一套行之有效的编校程序,其核心的原则为:质量优先,协作推进。

《文献目录典》由在文献目录学领域学养深厚的专家领衔整理工作,从根本上保证了较高的内容质量,但也不可避免地存在不同团队之间所整理资料的交叉与重复引用现象。为了保证稿件内容质量,编辑团队首先的工作就是,配合总主编对全稿进行体例与内容上的统一与规范,对存在整理质量问题的部分稿件进行重新加工,送录入排版毛校,然后组织编辑精审精校,总主编及各部主编审稿,大典办(后期为“国家出版基金办”)审稿,并落实审稿专家们的指导性修订意见。在整个出版环节中,主编团队、编辑团队紧密配合,从程序、制度、实际编校各环节进行严格把控,最终保证书稿得以高质量完成出版任务。

广西师大出版社文献分社与社科分社的编校人员多出身文史相关专业,全部具备硕士研究生及以上学历,其中不乏在版本学、目录学、校勘学专业方面有所学术积累者,这些人员的通力协作使分典的编校工作有了稳固扎实的专业基础。

《文献目录典》稿件体量大、编校难度高,对编校力量进行合理的分组分工可以有效提升编校进度。自2014年稿件全部提交出版社,至2017年初完成15个总部3500万字的全部出版任务,平均每年需完成近1000万字的编校任务。为了提高编校效率,我们采用了资深编辑总部负责的形式。每一位资深编辑负责一个或两个总部的编校全流程,与负责该总部初校工作的同事密切配合:一人领衔,一人负责,多人参与,密切沟通。对编校中发现的体例设计、资料收集编排、具体条目录文点校等各种问题,都随时汇总至总部负责编辑处统一解决处理,并将处理原则与方式通报反馈到全部参与总部书稿编校人员,举一反三、参照执行。

回顾参与书稿的历程,其中的艰辛和付出、收获,都已内化在自己的职业本能中,在今后面对不同的书稿时,可以随时调动起解决问题的方法和思路。

嘉惠学林,功在千秋

《中华大典·文献目录典》自2006年启动,经十年之功,终在2017年初完成全部出版任务。《文献学分典》计有:《注释总部》(全2册)、《目录总部》(全1册)、《典藏总部》(全1册)、《校勘总部》(全1册,附文献学分典引用书目)单独成书;《版本·流通总部》(合订1册)、《文献总论·辨伪·辑佚总部》(合订1册)。《古籍目录分典》计有:《经总部》(全3册)、《史总部》(全4册)、《集总部》(全4册)、《子总部》(全4册,附古籍目录分典引用书目)单独成书;《丛书·译著总部》(合订1册)。总计15个总部,成书共23册,3500万字,可谓类编文献学与书目资料的最大型工具书之一。

我国具有悠久的类书编辑传统,《尔雅》的释诂、释天、释草等十九篇,已具有了“以类相从”的基本形式。三国魏缪袭等撰的《皇览》,是后世公认的第一部相对成熟的类书著作。唐宋以降,类书更多。至宋代的《太平御览》和《册府元龟》规模已多至千卷,至明代的《永乐大典》、清代的《古今图书集成》,号称逾万卷,足见历代对类书编撰的重视。

在我国类书编纂史上,实也不乏汇编前代评述典籍资料的类书,如南宋郑樵《通志·艺文略》、王应麟《玉海·艺文》、马端临《文献通考·经籍考》、清代《古今图书集成》中的《理学汇编·经籍典》,等等。《文献目录典》承前而起,汇编先秦至清末古籍中有关文献、版本、校雠、书目著录等方方面面的重要资料,在规模和体制上,已远超过主题类似的文献类编,足称皇皇巨制。

《文献目录典》兼具资料类编与书目汇编两大功能,既是中国文献学的资料大全,又具有中国存佚古籍全目的性质。其出版,可为研究者提供古代文献学丰富的史料与研究的线索,也因应了文献学等的建设和古籍整理发展的新需要,必将成为当代最为重要的学术成果之一。在嘉惠学林、推进文献目录学研究发展的同时,《文献目录典》也将与其他21个典一起,为“中华大典”这一功在千秋的重大文化工程增光添彩。

出版人杂志

Read Previous

如何策划“有泥土气息”的主题图书?

Read Next

李国庆告别当当——江湖,再见!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