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翻译的最好时代—-汉学家韩斌访谈

编译|高 园

“在我理想的世界中,每个英国读者都读过几本翻译成英文的中文图书,并且会有自己的最爱。”

严歌苓的《金陵十三钗》,贾平凹的《高兴》……将这些中国作家的小说介绍给英文读者的人名叫Nicky Harman,中文名是韩斌。她是英国著名翻译家、汉学家,并与几位中文译者共同创办了“纸托邦”平台,向英文读者介绍中国文学。在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期间,韩斌接受了英国《书商》杂志的采访,向中外读者介绍中英文文学翻译的现状。

记者:您如何开始从事中文翻译?

Harman:我在利兹大学学习中文,25年前,我尝试写了一个简短的故事,虽然它从来没有被出版过,但是我感受到文学翻译是我想要做的事。很幸运,我得到机会翻译了虹影的《K》,这是我翻译的第一本小说,从那以后我开始了文学翻译的职业生涯。

记者:要使中国作家受到英语出版商的关注,译者的角色有多重要?

Harman:我认为非常重要。我们的纸托邦(Paper Republic)把中国的文学作品介绍给英语读者,连续两年获得伦敦书展的文学卓越奖。评委们认为,“纸托邦填补了重要空白,给想了解当代中国文学的人提供了一站式的解决方案”。

另外,在书出版之后,像我这样的翻译还会花费大量时间撰写博客,发表演讲,来推广我们翻译的书籍。

记者:目前中英文文学翻译的现状如何?

Harman:当我开始从事文学翻译时,每年在美国和英国出版的从中文翻译成英文的图书不会超过三、四种。而现在,这个数字已经增加了10倍。我和汪海岚(Helen Wang)在纸托邦出版了翻译文学年鉴,在2018年这个数字达到了39种,其中还不包括诗歌和儿童读物。

现在有很多优秀的翻译者。我最近在华威大学的翻译暑期学校任教。令我备受鼓舞的是,我的9名学生都是以英语为母语的人,而他们刚开始从事中文翻译。这9个学生准备翻译一部新小说、散文或者诗歌。出版商不需要担心找不到优秀的翻译者。

记者:您能介绍一些您认为英国人应该阅读的,但是在西方鲜为人知的当代中国作家吗?

Harman:跟男作家相比,中国女作家的小说还缺乏翻译的代表,比如鲁敏和她有趣又感人的小说《六人晚餐》。

在类型小说方面,中国科幻小说在翻译界享有盛名。比如刘慈欣的《三体》,由刘宇昆翻译。这还只是冰山一角。我的另一个个人的大爱是路内写的《慈悲》,这是一本语言优美、内容深刻的小说。

我想,你拿这个问题去问任何一个中英文译者,都会得到不同的答案。现在,翻译成英文的中国文学作品越来越多,翻译在英国也越来越流行,译者们也得到了更好的认同。

记者:现在对翻译来说是好时候吗?

Harman:是的,绝对是的。多年前,我就已经加入了英国作家协会下属的翻译家协会。现在我发现,翻译小说和从事翻译的人得到了更多的媒体关注。比如像丹尼尔·汉恩这样的翻译界的明星每年都会举办几十场活动,向公众和读者解释翻译如何成为一个有趣且具有启发性的话题。我自己也参加了很多文学节的活动,从英国的切尔滕纳姆到中国的成都,我的感受非常深刻。

但是,中国作家和翻译家是否已经进入主流,他们是否已经成为普通读者阅读的一部分?我不这么认为。在我理想的世界中,每个英国读者都读过几本翻译成英文的中文图书,并且会有自己的最爱。目前还没有实现这个目标,但我们正在努力。

出版人杂志

Read Previous

《使女的故事》的续作火爆英美书市

Read Next

新中国新闻出版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