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钥匙绘本创作大赛:从引进绘本到引进绘本大赛

记者|张艾宁

“做原创绘本的好时候会到来?”“就是现在。”

近日,第二届金钥匙绘本创作大赛如期落下帷幕,这是禹田文化传媒(以下简称“禹田文化”)与比利时Clavis出版公司(以下简称“Clavis”)联合主办的赛事,旨在选拔国内优秀原创绘本。从启动工作坊、招募,再到评审、颁奖,禹田文化与Clavis共同耕耘了五个多月,收获了不少优秀原创绘本作品。在某种程度上,获奖绘本代表着禹田文化的“秋收果实”,同时也为来年的播种做好了准备。

赢得金钥匙绘本创作大赛金奖的创作者不仅获得了7500欧元的奖金,更重要的是,其作品将在国内外同步出版,让全世界的读者通过作品认识了他们。对于年轻的绘本创作者而言,这无疑是个名利双收的好机会。

理念相同,一拍即合

近年来,绘本出版形势向好,国外热门绘本纷纷被引进中国。然而,大量引进的国外绘本,挤压了原创绘本创作者的生存空间。相比于商业广告、插画的高收益与短周期,绘本创作的路途是相对艰难的。这样的市场环境,让原本就艰辛的绘本创作者更加失去了动力,致使业态陷入了较为尴尬的境地。如何寻找更多的原创绘本选题,培育原创绘本作者,是包括禹田文化在内的众多出版商需要思考的问题。

作为一家专注于做少儿读物的图书公司,20年来,禹田文化始终保持着对美好的坚持。一直以来,禹田文化每年也会引进国外绘本作品的版权,但更希望看到国内原创绘本能够有一方天地,让国内绘本创作者创作属于自己的东西,让中国的孩子读中国绘本。禹田文化传媒副总编辑张勇坦诚地说:“这是禹田文化的初衷,一个真正做出版的企业不能满足于做引进,一定得做原创。”

在做绘本大赛之前,禹田文化就已经在尝试做原创的内容,包括“中国民间童话”系列、《人之初》、《敲门小熊》等。虽然销量不能跟引进的热门绘本同日而语,但他们仍然乐于坚持。

时间拨回到2016年,在博洛尼亚书展上,禹田文化创始人安洪民与Clavis总裁菲利普·瓦力克(Philippe Werck)一见如故。或许是因为两家图书公司都专注于少儿读物的出版,亦或由于两位公司创始人对美的极致追求让彼此产生了精神共鸣。菲利普从小生活在比利时一座不足8000人的小城。刚成家时,他在书店给孩子选书,发现“好书太少了,并且设计得怎么这么难看”,于是他干脆自己开了家书店,自己选书。做了两年书店后,菲利普发现还是满足不了他的需求,就索性自己做出版。他的出版理念与安洪民有着极大的相似,“让每个孩子都梦想成真”。也正是这种纯粹的坚持和极致的态度,让菲利普带领着Clavis这个38人的小团队,一年做出多达200个品种,成为国际知名的独立童书出版商。如今67岁的他,每年都会亲自奔波于全球各地的多个书展,仍然全权负责版权事宜,始终兢兢业业。

正是借此机会,安洪民了解到Clavis举办的Key Colours Competition——这个在比利时拥有二十余年历史的世界级绘本创作大赛。大赛扶植并培育了众多国际绘本作者,很多欧美插画家和绘本创作者借由大赛出版的作品行销全球,并获得业界的广泛认可。

于是,安洪民马上向菲利普提出了新的合作思路:“双方能不能合作,把这个大赛放到中国?”禹田文化希望借这个平台和成熟的比赛机制,挖掘中国原创绘本创作者的潜力,扶植中国本土的创作力量。菲利普非常爽快,合作无疑会提高大赛在中国的知名度,让Clavis更深入中国市场。双方一拍即合。

原创绘本的好时代

随之而来的便是高效率的协商与合作,2017年,国内首届金钥匙绘本创作大赛顺利启动。禹田文化与Clavis有着相似的态度与坚持,这是双方在之前没有任何合作基础的情况下成功开展金钥匙绘本创作大赛的主要原因。学油画出身的安洪民,天生有着“审美的洁癖”,在大赛评审阶段,参赛作品若没有被评审团重视,但编辑很喜欢,安洪民也会放手让编辑去做。从某个角度而言,他是“宠”编辑的,也是“宠”作者的,不唯利益是论。

首届大赛赛程历时九个月,收到了100多幅作品,与Clavis每届收到的400余幅作品相比不算多,但受限于国内大环境与比赛积累不足,也还算是不错的表现。最终,大赛评选出一个金奖与五个银奖,获奖作品在国内外同时出版,如今也有了两万多册销量的成绩,部分作品还相继售出英语、日语、丹麦语、泰语、印尼语等版权。在菲利普看来,欧洲绘本的创作内容已经形成了某种固有模式,仿佛流水线一样。看到这么多还未受到固有思维影响的中国原生态绘本作品,他非常高兴。

在今年的第二届比赛中,禹田文化收到了近200幅参赛作品,金钥匙绘本创作大赛在国内的影响逐渐扩大,越来越多的专业人士跃跃欲试,竞争也愈发激烈。与此同时,禹田文化也储备了大批原创绘本选题。

“做原创绘本的好时候会到来吗?”记者问道。“现在就是。”禹田文化副总编辑张勇对此十分肯定。他表示,从国外绘本大量涌入中国之后,很多高校都开设了专业的绘本课程,尽管大的商业环境不是很友好,但并不影响绘本从业人员的逐年增加。另外,十几年前开始流行学艺术,第一批享受素质教育的一代刚好进入到创作的年龄段,哪怕比例很少,但人口基数在,其绝对数量也能支撑起绘本创作产业的一环。未来几年,国内原创绘本的创作环境将逐渐趋向良好的态势。

“我们作为出版商,能够给到他们更多的支持,更多的展示机会,让整个产业变得更加良性一些……我们就是尽自己所能地低头做事。”对于金钥匙绘本创作大赛的未来,张勇想着“为中国的原创绘本创作贡献一份力量,加一把柴火,至于最后烧成什么样,还需要多方面的配合与支持” 。

古人讲究天时地利人和。对于原创绘本而言,天时是国家层面的支持,鼓励原创。地利或许可以理解为中国庞大的市场,加之二胎政策,消费潜力不容小觑。而人和,是人才的储备进入到红利时期,中产阶级崛起之后,对教育上的投入应该开花结果了。在张勇看来,这是非常好的时代,更是非常好的机会。

出版人杂志

Read Previous

蒲公英童书馆:一朵用艺术跨越国界的小花

Read Next

王珮瑜:用最潮的范儿,传播最古老的艺术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