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2019年中国出版机构图书学术影响力报告

按照总被引频次筛选出头部的十家出版单位中,科学出版社以225446次被引居于首位。北京大学出版社依靠大量优秀的高等教育教材排名第二,机械工业出版社位列第三。

 

数据说明

本文所引用的数据均来源于《中国学术期刊(光盘版)》电子杂志社有限公司开发的《中国图书引证统计分析数据库》(以下简称“数据库”),其书目数据来自于中国版本图书馆。被引频次数据来自中国知网知识资源总库的4个源数据库,包括CNKI《中国学术期刊(网络版)》《中国博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中国优秀硕士学位论文全文数据库》《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

2010-2019年中国出版机构图书学术影响力报告-出版人杂志官网

在学科分类上,数据库参考了《中国图书馆分类法》(第五版),将所有图书分为社会科学总论、自然科学总论、经济、文学等22个一级学科341个二级学科。同时,为了反映一种图书成果的总体影响力,数据库对图书进行了版次/卷册的合并,其标准是在书目数据中书名、责任者、出版单位规范完成后,若这三个字段完全相同,或者在书名、出版单位相同情况下具有相同的单一责任者,则视为一种图书,并将其被引频次累加,从而得到合计的被引频次。

2010-2019年中国出版机构图书学术影响力报告-出版人杂志官网

 

2010-2019年图书出版总体情况

图书是传播知识、科学技术和保存文化的主要工具之一,承担了记录人类文明与发展的重要使命。其中,学术图书为文化传承、知识传播和科技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作为测度学术影响力的重要指标,被引频次反映了学术成果的学术水平、选题价值和重要性等因素,是一种相对客观有效的学术价值评价指标。目前,被引频次被广泛用于评估论文、专利、期刊、科学家、研究团队、科研机构等的科学贡献或价值。因此,统计图书被学术文献引用的频次,并加以分类分析,可作为评价图书学术影响力和学术质量的重要参考。

2010-2019年中国出版机构图书学术影响力报告-出版人杂志官网

本文选取了2010年至2019年首次出版的图书进行统计分析,根据《中国图书引证统计分析数据库》的数据显示,数据库收录图书种数为2797280种,被引频次达5380110次。(数据库更新日期为2019年12月16日)

通过不同学科图书的出版数量可以看出近十年来各学科图书的出版热度。文化、科学、教育、体育类图书出版数量最多,2010年至2019年共出版图书866158种。文学学科紧随其后,近十年共出版407549种图书,涵盖中国小说、中国报告文学、亚洲文学等20个二级学科。工业技术类与经济类分列第三与第四。

2010-2019年中国出版机构图书学术影响力报告-出版人杂志官网

从总被引频次可以看出近十年学科总体被使用和重视的程度以及在学术交流中的作用和地位,政治、法律类在22个一级学科中排名第一,总被引频次高达1014297次。政治、法律学科起源较早,学科体系相对完整且成熟,如此高的被引频次反映了该学科在近十年中研究活跃程度高。书均被引频次最高的一级学科是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类图书,达到7.25次。

2010-2019年中国出版机构图书学术影响力报告-出版人杂志官网

尽管文化、科学、教育、体育与文学类出版图书数量最多,热度最高,但其书均被引频次却与之成反比。这与此两类图书出版的特性相关,文教与文学等类别的大众图书较多,学术图书较少,因此书均被引频次也受此影响。

从过去十年中各一级学科被引频次最高图书的被引量也可管窥各学科的学术影响力。政治、法律学科中,《习近平谈治国理政》被引频次达30985次,位列22个一级学科被引频次最高图书的首位。这与政治、法律学科图书出版的总被引频次排名相吻合,反映了此学科过去十年活跃程度高和发展愈加成熟。医药、卫生学科中《内科学》以9774次被引频次位居22个一级学科被引频次最高图书第二位。《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属于文化、科学、教育、体育类中的指导类书籍,而非大众类书籍,专业性较强,被引频次为6996次。

在341个二级学科中,出版图书数量前十的学科分别是中等教育,初等教育,学前教育、幼儿教育,绘画,中国小说,中国儿童文学,欧洲文学,中国散文、杂著,中国诗歌、韵文以及中国人物传记。图书出版数量代表了学科的人气与热度,前十个二级学科较为一致地指向教育、文学与艺术,表明近十年来对教育的重视程度以及对精神生活的多样化需求越来越高,这与近十年来经济的高速发展密不可分。

二级学科图书总被引频次的前十分别为中国共产党、民商法、中等教育、通信技术、中国哲学、社会学、经济法、高等教育、中国文学评论和研究与刑法。其中政治、法律相关的学科占比较高,表明其发展程度较成熟。

书均被引频次越高表明该学科的整体出版学术质量越高。在二级学科中,前十的书均被引频次皆达12以上,表明该学科书籍平均一本被参考引用了12次以上。其中辞典类图书因其强工具性,书均被引频次高达34.49;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毛泽东、邓小平著作及其汇编类图书也有着强史料价值,书均被引频次达26.21,位居第二。

 

2010-2019年出版单位发展情况

总被引频次可以客观地说明各出版单位出版图书的总体被使用和重视的程度,以及在学术交流中的作用和地位。根据出版单位出版图书的总被引频次,排名前100的出版单位图书总被引频次达4222055次。在这份Top100名单中,共有58家部委社,图书总被引频次达2784095次;有28家大学出版社和14家地方出版社,图书总被引频次分别是1148446次和289514次。

2010-2019年中国出版机构图书学术影响力报告-出版人杂志官网

按照总被引频次筛选出头部的十家出版单位中,科学出版社以225446次被引居于首位。科学出版社作为中国科学院主管主办的出版单位,在科学、技术、医学、教育、社科等方面都具有优良的出版资源和品牌优势,在过去十年中一直保持其卓越的学术影响力。北京大学出版社依靠大量优秀的高等教育教材排名第二,机械工业出版社总被引频次达179121次,位列第三。

从学术出版单位的分布来看,TOP100中有一半以上为部委出版社。大多数的部委社由中央部委和行业协会主管主办,部委社作为计划经济时代的产物,初建时以服务党和国家的工作大局为使命,主要服务于相关行业的发展,因此掌握的出版资源是大学社和地方社所不具备的。但大学社也有其独特的优势,多数高校出版社的定位是服务教学科研,依托母体大学的学科优势,大学社往往也能在某一学术领域发挥广泛的影响作用。在大学社总被引频次TOP10中,前三甲的北京大学出版社、清华大学出版社、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都在各自学科中具有不可忽视的影响力。北京大学出版社的优势学科为文学理论、法学与经济学;清华大学出版社以理工科见长,有计算机技术、通信技术、程序语言等学科强势;而人大社在政治学、经济学和社会学上颇有建树。

2010-2019年中国出版机构图书学术影响力报告-出版人杂志官网

如果说中央部委出版社和大学出版社更多的是依托部委和高校的背景构建自己的学术出版优势,那么对于地方出版单位而言,在学术出版上的发展则更需要底蕴和积累。作为中国近现代出版业的起源之地,上海无疑是中国学术出版的重镇,在学科建设和内容积累上都有着明显的优势。在地方出版社总被引频次Top10中,来自上海的出版单位占据了六个席位。

 

各一级学科Top3出版单位

通过出版单位学科总被引频次的排名,各学科的核心学术出版单位名单也可一览无余。整体来看,各一级学科被引频次前三的出版单位,均出自Top100学术出版单位,反映出了我国学术出版的集中度。

2010-2019年中国出版机构图书学术影响力报告-出版人杂志官网

从各出版单位在一级学科总被引频次Top3上榜次数的角度,可以看出各出版单位学术出版的覆盖度和全面性。北京大学出版社在人文社科领域一级学科中7次上榜,是所有出版单位上榜次数最多的出版社之一,同样有着傲人成绩的是科学出版社,在自然科学领域的7个一级学科排名中均榜上有名,其中在环境科学、安全科学,天文学、地球科学等5个一级学科中排名第一,其在自然科学学术出版领域的影响力无出其右。

2010-2019年中国出版机构图书学术影响力报告-出版人杂志官网

中华书局则在历史、文学、哲学、宗教等4个人文社科类一级学科中上榜;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与机械工业出版社同样4次上榜。机工社在工业技术和经济两个一级学科排名中均位列第一。由中央军委装备发展部主管主办的国防工业出版社在航空航天、军事学科排名中位列榜首,共计上榜3次。除此之外,高等教育出版社、商务印书馆、上海古籍出版社同样3次上榜,化学工业出版社、人民出版社等出版社上榜2次。■

 

亢姿爽

Read Previous

阿来:用颂诗的方式书写陨灭

Read Next

互动游戏解谜书如何成为众筹新宠?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