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润翻倍、订户猛增,奈飞因何逆势上扬?

在全球娱乐业陷入疫情困局之中时,过去一年一直被各路巨头围猎的奈飞,此刻似乎成了影视领域屈指可数的“赢家”。

利润翻倍、订户猛增,奈飞因何逆势上扬?-出版人杂志官网

文|心 水

美东时间4月21日,Netflix(下称“奈飞”)公布了截至2020年1季度的财报。

据财报显示,奈飞2020年1季度营收57.68亿美元(约合408.1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8%;净利润7.09亿,同比增长106%。订户方面,第一季度奈飞全球订户数净增1576.6万,达到1.83亿,同比增长23%。其中,北美订户净增231万,达6997万;海外订户净增1346万,达1.13亿。

除此之外,奈飞还非常罕见地实现了期内经营性现金流净流入,流入金额为2.6亿美元。截至期末,奈飞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有51.78亿美元,环比增长了2.7%,增长来自经营性现金流的净流入。

在全球娱乐业陷入疫情困局之中时,过去一年一直被各路巨头围猎的奈飞,此刻似乎成了影视领域屈指可数的“赢家”。当全世界的人都不得不闭门在家时,在奈飞上刷剧成了几乎必备的娱乐选项。和用户数同步增长的还有股价,奈飞成了为数不多在疫情之中逆势上涨的投资标的,今年以来涨幅达到34%,还一度超越迪士尼成为“全球市值最高媒体公司”。截至4月21日收盘,奈飞股价433.8美元(约合3072.9元人民币),市值1903亿美元。

但奈飞本身固有的一些问题并没有因为短期的数据增长获得解决,例如高额的负债。截至期末,奈飞的尚未到期的债券累计金额达到了147.8亿美元,连本带息,奈飞总共要偿还的金额大约是205.9亿美元。这个数字基本上等于奈飞一年的营收。奈飞举债经营的目的是持续投资内容。截至期末,奈飞的内容资产达到了252.7亿美元,环比增长了3%,其中授权内容资产146.4亿,环比有所减少,自制内容资产10.6亿美元,环比增长8.4%。

这个变化符合奈飞目前加大自制内容投资的策略,随着越来越多的影视公司自建流媒体服务而成为奈飞的直接竞争对手,奈飞从这些公司获得内容授权的成本会变得越来越高。在此情况下,奈飞选择加大自制内容,可以摆脱对他们的依赖。

 

过半收入来自海外

奈飞本财季用户的增长依旧主要来自海外市场,海外市场用户增长1346万。

用户增长最多的是EMEA(欧洲、中东、非洲)市场,单季订户增长近700万,总订阅用户5873万,收入仅次于北美,有17.23亿美元,同比增长40%。

欧洲是奈飞最早布局的市场,长久的投入终于收获了回报,最近一段时间,奈飞上的非英语剧集爆款频出,在世界范围内都收获了不错的评价。例如,奈飞的西语剧《纸钞屋》(La Casa del Papel),这部剧2017年上线,很快成为了奈飞上最受欢迎的非英语剧。4月3日,这部剧的第四季正式开播,根据影视数据统计机构Parrot Analytics的数据,这部剧开播当周全网热度超过了《权利的游戏》、《行尸走肉》登顶榜首。

收入增长最快的是亚太市场,较去年同期增长51%,达4.84亿美元,订阅用户净增360万,总订阅用户1984万。

亚太市场有大量的发展中国家,人口庞大。奈飞在亚太市场主打低价牌,在印度2.88美元/月,在印尼售价约3.59美元/月,马来西亚约4.18美元/月。在日韩这样的发达国家,奈飞积极和当地的影视公司展开合作,今年年初火热的《尸战朝鲜》第二季、《梨泰院Class》都是奈飞和韩国本土公司合作的结果,值得一提的是这两部剧都是漫改作品。

奈飞本财季北美市场收入27亿美元,同比增长20%,新增用户231万,总订阅用户6997万。拉美市场收入7.93亿美元,同比增长26%,新增用户290万,订阅用户数达到了3432万。

第一季度,海外市场为奈飞贡献了近31亿美元的收入,已经超过了当期营收的一半,但因为近期美元持续升值,奈飞在结算海外收入时因为汇率问题,导致海外收入有所减少。

 

仍依赖外部授权内容

疫情对奈飞的内容制作也产生了一定影响,目前全世界大部分地方的剧组都处于停工状态,奈飞的剧组也不例外。

根据此前奈飞首席内容官泰德·桑德斯(Ted Sarandos)的说法,目前奈飞还有比较充足的新内容储备,未来几个月停工影响不大。目前,停工对奈飞造成的最大影响是,有一部分已经制作好的剧集无法配音,这可能会导致这些内容推迟在海外的播出计划。

不过,可以确定的是,就算疫情在短期内得到控制,对于影视行业的人而言,复工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疫情对国际航班造成的影响,地方政府对外来人口的管控都会对影视行业的复工造成阻碍。

所以,过去一年一直在加码自制内容的奈飞又开始签约授权内容了。近日,随着财报一起公布的,还有两部授权电影,一个是派拉蒙的新片《爱情鸟》,预计在5月份上线;另一部是传奇影业的新片《女福尔摩斯》,预计在第三季度上线。

在之前,奈飞还宣布了多个影视合作计划,包括签下《愤怒的小鸟》、《Sharkdog》、《Dragon's Lair》三部动画等等。

停工造成的另一个影响是,奈费手上的现金突然变多了,因为部分制片项目暂停,相应的现金支出也会被推迟。奈飞转向自制内容在一定程度上也改善了公司的现金流状况。同时,奈飞方面还表示,目前公司正在持续改善现金流的状况,最终目标是实现现金流由负转正,并表示2019年的-33亿美元自由现金流将是公司历史上的赤字最高点,现金流未来不会更加恶化。

奈飞这个时候开始强调现金流,可能和奈飞的债务问题有关。如前文所述,奈飞的债务连本带息已经累计到了205.9亿美元,这些债务会在未来10年陆续到期。如果奈飞不控制现金流,就可能会出现债务违约的风险。

 

2020前景几何?

在复杂的经济环境和竞争日趋激烈的流媒体市场,奈飞确实有持续债务融资的需求。

2020年的流媒体市场再也不是奈飞一家独大了。不久前迪士尼宣布旗下流媒体Disney+付费用户超过5000万。不到半年用户增至5000万,这个速度超过了迄今为止任何一家流媒体平台。现在的Disney+成为了世界第三大流媒体平台,仅次于奈飞和Amazon Prime Video。如果再加上迪士尼旗下的Hulu和ESPN+,迪士尼就是世界第二大流媒体公司。

除迪士尼之外,其他几大影视公司也不甘落后。近日,康卡斯特旗下的流媒体平台 Peacock已经向1500万康卡斯特的机顶盒用户推出。Peacock将拥有其母公司旗下的所有内容,包括NBC旗下的电视剧和环球旗下的电影,如《太空堡垒卡拉狄加》、《速度与激情》系列电影和《驯龙高手》系列电影。

另外一边,AT&T旗下的流媒体平台HBO Max也于近日正式宣布了上线日期。HBO Max将囊括华纳传媒旗下频道的内容,包括华纳兄弟的电影,HBO卡通频道旗下的电视剧和动画,包括电影《小丑》《雷霆沙赞!》和《老友记》。

至此,美国三大电视网、好莱坞四大影视公司(除索尼影业)都有了自己的流媒体平台,未来的流媒体平台将会和电视、电影一样,变成竞争激烈的红海。

在致股东信中,奈飞高管调低了对第二季度的预期,他们认为居家隔离结束后,用户增长的速度会大幅放缓。

对于今年Q3和Q4的业绩、奈飞也没有抱很大期望。去年下半年有《怪奇物语》第三季和《纸钞屋》第三季两部大热剧,但今年《纸钞屋》第四季被放到了上半年,而《怪奇物语》由于疫情影响暂停拍摄,所以今年下半年可能因为没有热门剧集的支持,用户增速进一步放缓。■

 

出版人杂志

Read Previous

专访博洛尼亚展览总监艾莲娜·帕索里

Read Next

受益“宅经济”,游戏上市公司Q1业绩上扬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