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出版界进入新的并购活跃期

度过了冷清的2019年,国际出版行业并购受到行业变化和疫情影响,似乎正在释放新的信号。

国际出版界进入新的并购活跃期-出版人杂志官网

通常从每年5月开始,国际出版界就进入了并购频繁的周期。不过纵观2019年,市场显得相对冷清,高等教育数字化转型催生的两宗大型并购案,其中之一也在2020年被迫搁浅。然而受到行业变化和疫情影响,国际出版行业并购似乎正在释放新的信号。

 

大众市场遇冷,童书机构相对活跃

并购的冷清并不只是由于今年的“新冠”疫情。在美国五大大众出版商中,只有企鹅兰登书屋在2019年进行了收购交易。2019年6月,企鹅兰登书屋购买了美国最大的独立出版社之一Sourcebooks45%的股份,7月收购了F + W Media的图书资产。此外,企鹅青少年出版部门购买了Eric Carle LLC,该公司持有绘本作家艾瑞·卡尔的所有图书和授权业务版权。

在各大出版集团收缩“买买买”战线的同时,童书机构在并购交易中表现依然活跃。2019年,备受瞩目的童书机构并购案是美国Highlights儿童杂志社将旗下大众图书出版部门Boyds Mills Press及其附属品牌Calkins Creek和WordSong出售给Kane Press。并购后的新公司命名为Boyds Mills & Kane,总部设在纽约,为新经典文化股份有限公司的美国子公司。

今年4月1日,“五大”之一的哈珀·柯林斯宣布将收购丹麦出版商艾阁萌旗下包括英国艾阁萌公司在内的三家儿童图书出版机构,以增强其国际影响力,此次收购于4月30日完成,这也是疫情背景下第一家公布新并购交易的大型出版商。哈珀·柯林斯表示,艾阁萌在儿童授权业务方面的实力是此次收购的关键。艾阁萌的授权合作伙伴包括迪士尼、美泰、孩之宝等知名玩具公司,英国艾阁萌则拥有包括小熊维尼、小火车托马斯、丁丁、奇先生妙小姐等多个知名IP。

另一则引人瞩目的并购案发生在5月12日,在国内投资了奇想国、巴亚桥等童书出版品牌的挚信环球传媒集团宣布收购沃克出版社(Walker Books),进一步拓展在全球童书出版市场的布局。该项交易并未公布具体价格,出版社表示,虽然疫情对市场造成了巨大影响,但该交易是根据今年早些时候谈判的条款完成的。

沃克是一家有40年历史的童书出版社,总部位于英国。旗下包括著名的点灯人出版社(Candlewick Press),拥有《猜猜我有多爱你》等众多经典童书版权。挚信表示无意干涉沃克的运营,出版社的主要架构将保持不变。沃克认为,这项收购将增强出版社“进入新市场的能力,加速在出版和其他新媒体领域的发展”。

挚信环球传媒集团(TGM)成立于2016年,是挚信资本旗下的全球儿童内容公司。2016年,TGM收购了美国的Holiday House出版社,2018年收购了Peachtree出版社,2019年成立了Pixel+Ink,这家位于美国纽约的出版社致力于为3至13岁的儿童读者出版图画书、章节书、中年级小说、图像小说等虚构类读物。

 

高等教育数字化转型催生并购需求

2019年,国际出版界官宣了两宗大型并购案,分别是贝塔斯曼收购培生集团持有的企鹅兰登书屋股份,以及教育巨头麦格劳-希尔与圣智合并。目前,后一项交易已经宣布取消。而这两宗大型并购案的背后,都涌动着高等教育市场变革的暗潮。

美国的K-12和高等教育出版市场近年来始终处于剧烈波动状态。尤其在高等教育领域,大学入学人数下降,教材预订渠道发生调整,这些变化都在深刻影响着高教市场。同时,美国的教材价格居高不下,根据美国劳工统计局的数字,从2006年到2016年,美国高校教材价格平均增长了88%。大部分学生在承受了高额教育贷款的同时,不得不放弃购买新教材,转向购买二手教材或租赁教材。高等教育出版市场进入了恶性循环。这些因素都导致高等教育出版市场近年来一直呈现疲软状态,多家教育出版集团都出现销售收入减少、业绩下滑的现象。

面对数字化的迅猛发展,教育出版巨头们也不断进行数字化转型和业务调整,但数字化转型意味着长期的资金投入,这注定将是一场持久战。去年12月19日,培生集团宣布,将企鹅兰登剩余25%的股权出售给贝塔斯曼,培生集团CEO范岳涵(John Fallon)表示,这将使培生能“完全专注于”教育和数字学习业务。此次交易价格为6.7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48亿元),将为培生产生5.3亿英镑(约合人民币46.6亿元)的净收益。交易于2020年第二季度完成时,贝塔斯曼将拥有这家全球最大的大众图书出版集团的全部股权。

去年5月1日,麦格劳-希尔和圣智宣布将以50对50基金持股的方式合并。合并后的公司将以麦格劳·希尔命名,市场估值约50亿美元。新公司将成为美国第二大教育出版集团,仅次于培生集团。两家出版集团的合并,一方面可以降低成本,另一方面集中资源,更好地应对数字化挑战。

但是经过一年的延宕,今年5月4日,麦格劳-希尔和圣智各自发表声明,表示一致同意终止合并。原因主要是政府监管审查程序漫长,以及无法在资产剥离问题上与美国司法部达成一致。麦格劳-希尔CEO西蒙·艾伦(Simon Allen)在声明中说:“司法审核所要求的资产剥离使这项合并变得不太划算。”两家公司曾寄希望于合并之后每年能够节省3亿美元的成本,但司法部为了防止形成市场垄断,要求双方出售产品组合中重叠的资产。

圣智集团CEO迈克尔·汉森(Michael Hansen)则表示,新冠肺炎疫情对业务产生的影响也是最终导致合并定终止的原因之一。圣智目前已采取了临时减薪和选择性休假等措施来度过难关。据高等教育研究和市场营销公司Simpson Scarborough预测,由于新冠肺炎的影响,美国四年制大学今年秋季的入学率会下降20%。不过,居家学习的状态也加速了教育出版的改变。“这是一个驱动数字平台的巨大机会。”汉森表示,圣智准备加快转型到数字教科书订阅模式。3月16日,圣智宣布至本学期末,向所有美国大学生免费提供数字教科书订阅服务,迄今已有29万名学生注册了这项优惠。

 

进入新的并购活跃周期?

新冠疫情催生了出版行业的洗牌,新的并购潮流似乎正在形成。5月15日,英国最大的图书发行商之一贝特拉姆集团(Bertram)宣布寻求出售。出售声明中显示,贝特拉姆去年的总收入超过2.5亿英镑(约合人民币21.9亿元),利润约900万英镑(约合人民币7909万元)。目前出售的资产包括集团的1.7万平米仓库和20万册库存书。

受到疫情影响,贝特拉姆已经临时关闭了仓库,并于5月初将旗下的在线书店Wordery卖给了Elliot Advisors,也就是拥有瓦特斯通书店和巴诺书店的那家私募股权公司。旗下在欧洲的图书馆馆配业务则出售给了意大利公司Casalini Libri SPA。5月3日,在接受英国《书商》杂志采访时,贝特拉姆表示将进行“战略性审查”,有大量出版商拖欠了贝特拉姆的款项,出售之举被认为是为了避免破产。

去年年底, 西蒙与舒斯特集团的母公司CBS与维亚康姆(Viacom)合并,创立了ViacomCBS,年收入约为28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997.5亿元)。今年5月4日,这家大众传媒集团表示有意出售西蒙与舒斯特。5月12日,西蒙与舒斯特总裁兼CEO卡洛琳·雷迪因突发心脏病去世,享年71岁。雷迪自2008年以来一直担任西蒙与舒斯特的掌门人,她的去世也令这家美国“五大”之一的出版巨头的未来之路增加了不确定性。

ViacomCBS的投资重点放在电影和电视领域,从事出版行业的西蒙与舒斯特作为非核心资产,在新公司的前景并不明朗。而如果ViacomCBS将西蒙与舒斯特出售给“五大”中的任何一家,都将是美国出版业巨头在不到十年的时间里进行的第二次重大合并,上一次是2013年,企鹅公司与兰登书屋合并。

业内猜测潜在的买家包括新闻集团和阿歇特集团。新闻集团是“五大”之一哈珀·柯林斯的母公司,而哈珀·柯林斯在并购方面拥有不错的成绩,在2012年收购了Thomas Nelson,2014年收购了禾林出版社。新闻集团CEO罗伯特·汤姆森也支持哈珀·柯林斯的扩张。在阿歇特方面,阿歇特的母公司拉加代尔集团也喜欢收购图书业务,并为阿歇特的一系列收购行动提供支持,最近一次是从迪士尼购买了1200余种儿童图书资源。

如果西蒙与舒斯特最终选择与哈珀·柯林斯或阿歇特合并,那么大众出版市场将从8年前的“六大”巨头演变成“四大”巨头,未来将出现更多变数。■

 

王睿

Read Previous

中小型图书公司复产复工情况调查

Read Next

疫情提速全球出版业数字化进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