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汉》APP引领融媒辞书新时代

十多人团队历经二十四个月,迭代二十二个版本打磨出《现代汉语词典》(第七版)APP。

2016年,《现代汉语词典》经历了第六次修订,收录了诸如“接地气”“正能量”“微信”等网络词语,四年过去了,这些词语虽不再新鲜,一些却已融入并构成我们的生活。收录今词的《现代汉语词典》与互联网的联动属时代必然,每一次修订都承接着国人的期待。随着信息化速度不断加快,大众的阅读与学习习惯改变,辞书作为国民教育工具书,其数字化与网络化为大势所趋。2019年8月,商务印书馆携《现代汉语词典》APP亮相第二十六届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厚重的“大部头”变成了移动端的“小应用”,万众瞩目。2020年《现代汉语词典》(第7版)APP入选国家新闻出版署2020年度数字出版精品遴选计划,引领了传统出版社数字化探索的新风向。

《现汉》APP引领融媒辞书新时代-出版人杂志官网

从图书到应用程序的转变

作为新中国第一部规范型语文词典,《现代汉语词典》于1956年由国家立项,按照国务院指示编写,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词典编辑室编纂,自1978年出版第一版以来,历经6次修订,重印600多次,发行7000余万册,是现代汉语普通话读音规范、汉字规范和词汇规范的主要参考工具书,在推广普通话、促进汉语规范化、服务国民教育和增强汉语国际交流等方面都发挥着极为重要的作用,先后荣获国家图书奖、国家辞书奖、中国出版政府奖等国家级大奖,被誉为中国辞书史上的一座丰碑。

2017年,在《新华字典》APP上市后,商务印书馆将《现代汉语词典》的数字化提上日程。早前《新华字典》APP的开发与推广让项目团队对辞书数字化有了一定经验的积累。团队意识到数字辞书与传统辞书的诸多差异:在文本性质上,数字辞书是多媒体或多模态的文本,不同于传统辞书的平面文本。在文本内容和知识结构上,传统辞书文字释义的重要性被数字化后的音频、图片和视频所稀释。在存储形式上,传统辞书以知识的线性排列呈现在纸质媒体上,而数字辞书则按数据库结构存储。商务印书馆数字出版中心主任孙述学表示,《现代汉语词典》APP和《新书字典》APP一样,并不是纸书的简单翻版,它加入了很多数字出版的要素,因此必须依靠先进的理念和实用的技术。同时,在开发中仍旧要保持纸版《现代汉语词典》的权威性和规范性。

2019年,团队十多人历经二十四个月苛刻迭代二十二个版本打磨出的《现代汉语词典》(第7版)APP面世了。APP通过苹果应用程序商店、安卓市场等各大应用市场,行销全球,上线7个月后累计下载用户80万余人,付费用户众多,经济效益良好。

从产品向服务的转变

“《现汉》APP承载着工具书从查检工具向学习工具的转变,从图书向内容的转变,从产品向服务的转变”,项目之初,孙述学如此构想。而现实成果也确实如此,《现代汉语词典》APP不仅延续了纸书的权威性和规范型,还增加了与原有知识相关联的新内容,以及与内容匹配的音频、视频、动画等新形式,开发了新服务。《现汉》APP引领融媒辞书新时代-出版人杂志官网

在《现汉》APP上,辞书的基础检索功能得到延伸,不仅完美呈现拼音、部首等纸书检索方式,还新增手写输入查询、语音输入查询、摄像头组词查询等数字化检索方式。检索结果除了所查字词外,还可拓展到意义相关的“相关词语”,为用户提供了系统化、智能化的语言学习知识服务。同时,APP实现了全文任意字词“即点即查”,最大限度地满足读者的检索需求和新的文化习惯。

变身学习工具的《现汉》APP独创个性化“日习一词”功能,用户可以从分类词汇中选择学习范围,设置自定义学习任务,词汇学习更具针对性。同时项目团队在开发中精心整理特色分类词汇功能,形成多种分类小词典,供用户专项学习。增设的“意义相关词”功能通过意义关联,能够帮助用户由一个词扩展到一批词,由单纯的查词

拓展为综合的词语理解与运用,达到语言学习举一反三、触类旁通的效果。纸质的词典是工具书产品,而数字化后的词典需要配套的知识服务,APP在全貌呈现《现代汉语词典》(第7版)内容的基础上,依据《新华同义词词典》《新华写字字典》《通用规范汉字字典》等辞书内容开发了同义词反义词(10000多组)、同义词辨析(3000多组)、汉字动态标准笔顺(3500字)、字级等增值服务。同时,研发了《现汉》十余种专门词汇,“词语知识游戏”汇入商务印书馆独家整理的“最容易写错的词语”(200组)、“最容易用错的词语”(100组),用户可根据自身需求采取灵活、有效的个性化学习服务,极大地提升了APP的应用价值和体验效果。《现汉》APP引领融媒辞书新时代-出版人杂志官网

值得一提的是,《现汉》APP近7万字目词目全部录制了央视播音员李瑞英普通话标准播读的音频。《现汉》的数字化践行了领先的融合出版理念,通过推动辞书的媒体融合、融媒辞书的编纂出版,实现了内容与多媒体资源的融合、内容与新技术的融合、新技术与跨介质媒介的融合,打造了富有媒介融合特征和优势的新型融媒体产品,不仅开启了融媒辞书的新时代,也开启我国国民语文生活数字服务、科技服务、智能服务的新时代。工具书数字化的未来国无辞书,无文化之可言。工具书是“无言的老师”,对于文化的积累与传播有重要的意义。而被誉为“工具书的王国”的商务印书馆在数字化时代,需要承担的文化责任越来越重。

回顾商务印书馆数字化探索的历史可以发现,对语料库、编辑编纂平台和具书产品的研发始于2002年。从最初做工具书的结构化处理和电子书标准的制定,到开发《新华字典》APP、《现代汉语词典》APP、《牛津高阶双解英汉词典》APP等具有创新的数字出版项目,从以《精品工具书数据库》《东方杂志》等为代表的精品数据库研发到以《涵芬》APP为代表的知识服务平台的成功上市都昭示着这家百年老社在新时代的锐意进取,孙述学表示,在未来,工具书和学术出版是商务印书馆的数字化转型的重要领域,而从图书向内容的转变,从产品向服务的转变仍是商务印书馆数字出版的发展方向。

出版人杂志

Read Previous

2020欧美书业:小确幸与生死劫

Read Next

“小荷听书”全终端运营的典型样本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