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欧美书业:小确幸与生死劫

文 |李   丽

 

疫情推动人们的购买行为和阅读行为加速向网络和数字化转移,并进一步放大了行业巨头与中小业者之间的鸿沟。

 

比起突然在朋友圈干起微商的旅行社员工,2020年对于大部分出版人来说,其实算是有惊无险小确幸的一年。阿歇特英国公司CEO大卫·谢利在12月初写给作者的一封信中称:“2020年是绝无仅有的一年。那些年底还有很多工作需要处理的人,应该怀着感激和庆幸的心情,迎接这繁忙混乱的时刻。”美国国家图书基金会执行理事丽萨·卢卡斯说:“我从2020年得到的主要感悟是图书是有弹性的,并且整个图书行业显示出积极求变,以开放姿态拥抱全行业变革的态势。”

2020年12月,美英法意俄等多个国家相继发布有关图书销售或阅读趋势的统计数据和调查报告,调查显示,疫情期间人们读书更多。根据法国出版商协会去年12月中旬发布的一份调查报告,1/4的法国读者在封锁期间通过读书获得了心灵上的“出逃”,疫情期间阅读是愉悦的,有用的,是有助于逃避焦虑现实的。

美国市场纸质书销售不降反升,2020年1月至12月12日,纸质书销售册数比2019年同期增长8.2%,当然,大部分图书并没有经过实体书店渠道,网上销售进一步成为主流。相比之下,俄罗斯的情况要更艰难一些,该国网上的图书销售增长不足以弥补实体书店的下滑。

疫情还波及到一些图书中盘商的生死存亡。英国两大图书批发商之一的伯特拉姆公司(Bertram)就在疫情中轰然倒下。近年,伯特拉姆受文学作品发行模式转变和电子书的日渐流行,业务已经严重下滑,新冠疫情导致众多公立图书馆和教育机构关门歇业,令伯特拉姆失去仅存的客户订单,再也难以为继。2020年6月19日,有消息称伯特拉姆进入行政接管,英国出版通讯BookBrunch 确认该公司已经破产。

2020年最大赢家是亚马逊。根据Digital Commerce 360公司发布的数据分析,仅2020年第三季度的三个月,亚马逊全球净销售额比2019年同期增长37.4%,达到961.5亿美元(约合6280亿人民币)。其中,527.7亿美元(约合3446.7亿人民币)来自亚马逊自营商品的销售,被亚马逊称为“纯产品销售额”,这部分比2019年同期增长了32.8%。其余433.7亿美元(约合2832.7亿人民币),被亚马逊称为“纯服务性销售收入”,包括亚马逊对其第三方平台上的零售商收取的佣金,以及亚马逊提供的云计算服务和其他零星业务收入,这部分销售收入与2019年三季度相比增长了43.4%。疫情期间,亚马逊成为公众为寻求便利性和安全性转向网上购物的理想选择。最受伤害的是实体书店,2020年1〜10月,美国实体书店销售额比2019年同期下降了31%。

在疫情推动人们的购买行为向线上转移的同时,人们的阅读方式也在加速变化,电子书和有声书在欧美多国前所未有地受欢迎。很多读者购买了人生中第一本电子书,或者购买了一部专门的电子阅读设备。

整体上,美国书业界对2020年的评价分为三个视角:一是书业承受了巨大压力,被迫接受混乱的现状,二是书业在疫情时期为社会提供着慰籍和启迪,三是这个行业以企鹅兰登书屋和亚马逊公司为中心,进一步合并集中,强者愈强。疫情进一步拉大了行业巨头和其他业者之间的鸿沟。

纸质书网上销售增长,电子书有声书迎来好时光

根据美国市场调研公司NPD集团(NPD Group)BookScan的数据,新冠疫情促进了图书销售增长。美国纸质书销售册数在新冠疫情初期短暂下跌后迅速复苏,2020年1月至12月12日,销售册数比2019年同期增长8.2%,总销量为6.79亿册, 按出版社封面定价计算,总价值为118亿美元(约合770亿人民币)。圣诞节前更是迎来了空前的报复性增长,11月27日“黑色星期五”那一周,美国纸质书销售达到1750万册,是BookScan自2004年开始跟踪美国纸质书销售以来销量最大的一周。NPD集团BookScan的这些数据覆盖了美国85%的大众类纸质书销售,数据来自实体书店、网络书店和大型超市(例如巴诺书店、亚马逊、独立书店、沃尔玛、好市多等主要图书零售渠道)。

表现最佳的板块是大众图书出版。2020年1〜10月,美国出版社大众图书销售收入较2019年同期增长了6.9%,达到69亿美元。

俄罗斯2020年国内生产总值(GDP)下降3.6%,除农业外绝大多数行业呈下降态势,出版业也未能幸免。虽然图书的网络销售有很大的增长,但难以弥补出版商这一年所遭受的损失。根据俄联邦新闻和大众传播署(Rospechat)2020年12月初发布的数据显示,2020年1〜9月,俄罗斯图书出版数量比2019年同期缩减了17%,预计到2020年底,纸质书总销售额将下滑15%〜17%。

电子书和有声书销售显著增长。2020年1〜10月,美国电子书销售比2019年同期增长16.5%,金额达到9.563亿美元(约合62.4亿人民币),有声书增长17.3%,总计5.536亿美元(约合36.1亿人民币)。根据英国出版商协会的统计,在英国,数字化产品已占出版业所有产品销售额的近一半。意大利出版商协会12月中旬的一项调查显示,该国电子书和有声书的读者比例,已达到40%。根据法国出版商协会发布的调查报告,人们印象中对数字化阅读有些抵触的法国读者,也有半数年龄在15〜34岁的受访者正在阅读电子书和收听有声图书,疫情期间阅读习惯向电子书和有声书转移方面,法国男性领先于女性,主要是年龄在15〜24岁,居住在大都市圈郊区的年轻法国男性。

电子书销售额占俄罗斯图书市场总销售额的比重从2019年的8.5%增长到了2020年的12.5%。并且,俄罗斯人更喜欢以订阅模式持续获得电子书,“订阅模式比单本书零散购买更简便省心,因为有时候你不确定自己想买什么书。”俄罗斯数字化订阅服务公司Bookmate的CEO 安德鲁·贝佛说。

实体书店重创,独立书店和小出版社最受伤

根据美国人口普查局的统计数据,2020年1〜10月,美国实体书店的销售金额为49.7亿美元(约合324.5亿人民币),比2019年同期的71.9亿美元(约合469.4亿人民币)下降了31%。另据美国书商协会去年10月份的一项调查显示,2020年美国平均每周有一家书店关门。疫情更可能抹去美国独立书店10年的增长,美国书商协会称,大约20%的会员书店将因疫情破产倒闭,意味着数百家独立书店从市场消失。同时,新开业的独立书店数量急剧下降,2020年仅有30家,而2019年为104家。

即使巴诺连锁书店这样实体书店里的老大,也受到新冠疫情的重创,美国主要大城市的巴诺书店的图书及店内咖啡业务收入下降了50%。面对困境,巴诺一方面大量裁员,在疫情期间解雇了5000名员工,另一方面放权给各个分店经理,让他们像经营独立书店一样打理巴诺分店。

值得关注的是,这种放权现象也出现在全球大众出版老大企鹅兰登书屋内部。去年11月25日企鹅兰登书屋刚刚宣布将以21.75亿美元(约合142亿人民币)现金收购西蒙与舒斯特,12月9日,企鹅兰登书屋加拿大公司宣布将分拆克诺夫-兰登书屋加拿大分公司,让该机构下原有的两个出版品牌克诺夫加拿大和兰登书屋加拿大各自独立运营,突出每一个品牌的不同特点。这和观察家们判断的主要出版社正越来越朝着集中合并的方向发展表现相反。原因可以从企鹅兰登书屋加拿大公司CEO克莉丝汀·科克伦在写给员工的备忘录中窥见一斑:“在产品不断增多越来越拥挤的市场中,我们面临着更多的挑战把作者的书精准触达到读者,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做尖做专我们的业务,才能扫清道路抵达读者。”

大集团可以通过裁员、放权,降本增效,而理想状态下利润率也仅有2%,降无可降的独立书店,只能寄望于政府和社会的援助。

去年10月以来,美国纽约的Strand书店和波士顿的哈佛书店等几家书店通过社交媒体发声求救,请求顾客前来购买图书,以弥补疫情造成的严重业务下滑。其他一些书店则转向诸如GoFundMe的众筹网站筹集资金。

早在去年4月,旧金山的“城市之光”书店(City Lights Bookstore)在4天内通过GoFundMe筹集了46.7万美元(约合304.9万人民币),最后总共筹集了49.6万美元(约合323.8万人民币)。“当人们捐款的时候,实际是对书店的一种极大肯定”, “城市之光”书店的CEO伊莱恩·卡森伯格说,“这显示了社区顾客和全社会人们团结一致的姿态,是对书店人所从事工作的肯定。” 伊莱恩补充说,筹集来的资金被用于了支付书店的账单、员工工资和保险,以及“给我们一些喘息空间,让我们得以思考书店未来如何发展”。

其他还有很多独立书店,2020年在GoFundMe平台上众筹到了少则几万,多则二三十万美元的资金。的确如伊莱恩所言,越是深植于社区和当地,平日资助社区教育,服务社区民众,以社区文化中心或者本地文化地标融入民众生活的书店,越容易达成众筹目标。

从政府救助来看,德国是在疫情当中给予文化创意产业最有力扶持的国家。德国政府在去年3月底已经发布了一个针对文化创意产业的500亿欧元(约合3989.7亿人民币)的一揽子应急救助计划。支付形式包括给予文化企业和从业个人房租、贷款优惠,给自由职业者提供6个月的社保和住房资金等等。4月底,德国政府又发布了针对文化创意产业失业人员的补充救助计划。针对超过5个雇员的小微企业、独立艺术家、文化产业里的 “个体户”,三个月内给予超过9000欧元的一次性资助。超过10个雇员的文化企业,三个月会收到超过15000欧元的一次性资助。

灵活应对未来,保持宽容乐观

2020年,尽管对于众多小企业而言,就像美国Archipalego公司的出版人吉尔·斯库曼所言:“活下去真是太难了,现金流窘迫,我们欠着印刷商的钱没法付。”又如一位小出版社编辑直言:“这是疯狂的一年,真像世界末日大灾变来临。”

但庆幸的是,图书和出版业被证明是具有弹性和韧性的,多年来拿着微薄薪水的书业基层工作者,在动荡之中,因为一场罢工游行,推动了出版业对图书多样性的重视,并争取到了个人待遇的改善。2020年6月8日,1300多名书业从业人员罢工走上了街头,声援“黑人的命也是命”抗议活动,呼吁反对出版业内部的剥削和种族歧视。之后,麦克米伦、西蒙与舒斯特、企鹅兰登书屋、阿歇特等出版社,纷纷表态将采取措施增加员工队伍人种构成的多样性和出版书目的多样化,并提升员工入门级薪水。麦克米伦公司于9月下旬宣布,将在12月27日将入门级薪水提高到4.2万美元。10月,灯塔出版社(Beacon Press)将其起薪提高到4.46万美元,西蒙与舒斯特公司将起薪提高到4万美元,企鹅兰登书屋也告诉员工将从2021年1月开始把起薪提高到4.5万美元。12月,阿歇特集团宣布,将从2021年2月开始,在公司位于高物价地区的大多数办公地,采取和同业相同的加薪措施。美国《出版商周刊》对此评论说,虽然一年5000美元的加薪幅度不会对出版业薪酬与纽约市生活成本之间的差距有太大帮助,但重要的是这个行业做出了改变。

疫情期间在家办公,虽然有点让人苦恼工作和生活的界限变得模糊不清,工作的时候还要应付熊孩子的骚扰,没有了和同事面对面的互动,失去了电梯里或午餐时团队即兴聊天碰撞出的头脑风暴,但尽管有如此多的槽点,居家办公节省了通勤费用和时间,能够花更多时间陪伴孩子,并可能让孩子参与到诸如为一本儿童图书校正颜色的工作中,更是一段难得的幸福时光。

美国有许多出版人认为,在后疫情时代,灵活的在家办公可能会变得更加普遍。并且在纽约这样大城市的出版社,未来招聘员工和实习生时,或许可以把住在纽约市以外的人也包括进来,他们不需要搬到这个成本高昂的城市也能参与工作,这将为想进入出版业的年轻人创造绝佳的机会。

总部位于伦敦,专门为出版社提供服务的专业营销代理公司“火箭”的活动部主管乔治娅·亨利在博客中谈到对2021年的预测时说:“在朝着2021年迈进的时候,愈发感到我们面对的不确定性太多,我们首先需要考虑的是,保持灵活的弹性。”

在策划来年的活动时,最重要的是每项活动都要制定一套临时应变方案。而如果没有和客户、行业影响力人物等各方保有坚实紧密的合作关系,这种应变是不可能做到的。乔治娅认为,新的一年应优先积极推进和努力强化与各方的合作关系,确保应变计划落地执行时更具有可行性。

乔治娅说,当工作截止期限被迫推迟或计划改变的时候,要保持心胸开阔和充分的谅解。大家都在一种无人能预料的形势下工作,因此当你的周遭在调整时要耐心。和同事说话时要心平气和,要想到你们都处于同样的境地,都是为了让你们的图书取得成功。

乔治娅强调:“我们已经克服困难走过艰苦的一年,但未来可能还要经历更多,因此非常必要的是,我们彼此要宽容以待,互相谅解。我们必须允许来年的工作流程保持弹性应变,并把强化与各方合作伙伴的关系放到首位。善待他人的同时,也别忘了自己。如果你本来计划了下周达到某个目标,但现在看来下个月也实现不了,那么不要太苛责自己。在熬过一段让人发疯和沮丧的时光之后,我们都在尽力把当前的生活当作普通的正常状态来应对。重要的是与自己温柔平和相处。”■

(文中部分美国市场数据引自微信公众号“澎湃翻书党”12月24日《美国书业2020:最好的最坏的年代》,练小川/文)

李丽

Read Previous

编辑是一个情绪成本很高的职业

Read Next

《现汉》APP引领融媒辞书新时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