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咖下凡拍网剧,是“北辙南辕”吗?

影圈镀金,网剧捞金。

文|周思艺

曾几何时,网生作品在观众眼中还是小成本、小演员、粗制滥造的代表,但近年来却风起潮涌,成了百花争妍的神仙殿。无论是管虎、陈可辛、冯小刚等知名电影导演,还是章子怡、周迅、周冬雨等“电影咖”,都纷纷下凡触网,抬首入世,争一缕金钞灿灿的网剧之光。

自7月11日冯小刚执导的网剧《北辙南辕》在爱奇艺上线就讨论不断,褒贬如云。人们不只是关心,冯导也下凡拍网剧了?更是关心,这下凡的到底是神仙还是妖魔?

 

网剧,怎么就成了电影咖的“诛仙台”!

《北辙南辕》挨骂了!

冯小刚的新剧刚开播,便迎来了潮水一样的吐槽声,豆瓣评分4.7。是啊,人们固然无法理解,同样都是拍女性群像,怎么《北辙南辕》里的女人们就能出入平层别墅小洋楼,挥金酒局马场好风流呢?同样是写女性奋斗,怎么《北辙南辕》里的女性就没有一点儿人味儿,只有腻味儿呢?同样是浓重的京味儿、精致的布景、华丽的镜头,怎么《北辙南辕》就真的与观众南辕北辙了呢?

同样不好过的或许还有近期上映的古装仙侠剧《千古玦尘》女主周冬雨。剧集上线后,对于主演扮相和演技的争议就不断袭来。

本以为网剧是电影咖们的“奉神殿”,却偏偏成为了“诛仙台”,这并非只是某个人一城一地的得失,更成了一种现象,一纸迷津。电影咖拍网剧,评价低迷,问题到底出在哪儿?

电影和网剧,虽然同为幕前光影,但内里乾坤却大有不同。

譬如从制作上说,同样的一段戏,电影拍三天,网剧拍三小时,拍电影的人习惯了打磨,便经不起流水的消磨,所以求量减质也就显而易见了。从画面上说,电影是大银幕,电视是小荧幕;一个重特写,一个吃动作;一个注重戏剧张力,一个则更加生活化。从受众上说,看电影常常是主动选择的行为,观看时的专注度也最佳;而看网剧则更偏向于伴随性行为,观众第一时间所捕捉到的是剧情线和情感流,而非导演的调度功力。所以相比对电影的整体观感,观众对于网剧的评价往往是局部的、碎片化的、阶段性的。

所谓下凡显形,一方面观众心理上对于电影和网剧原生的价值期望不同,以为是降维打击,实则是捉襟见肘,自然会失望;另一方面则是由于“咖位越大,争议越大”所引起的对电影咖身份的非正常关注。

不管怎么说,虽然由电影转战网剧,对于导演和演员提出了种种新要求,但也并不代表壁垒无法打破。

 

从边缘到主流,网剧的势从何而来?

比起它的孪生兄弟“网大”来说,网剧近几年的风评和待遇可不要好太多。

在大众品位层面,观众对网剧的感受有着质的变化。网剧不再是粗制滥造的代名词,而走上了精品化、差异化的竞争道路。从2014年迄今,《白夜追凶》《北京女子图鉴》《延禧攻略》《陈情令》《庆余年》《隐秘的角落》《我是余欢水》《司藤》《山河令》等诸多热议网剧都在观众心中留下了痕迹,成为有趣亦有品的代表。

在主流认可层面,网剧也获得了更多的机会。2019年白玉兰奖首次规定网剧可以参与奖项评选;2020年飞天奖有条件地向网剧开放;2020年金鹰奖向“纯网剧”打开了大门。这些事件不仅意味着传播方式和评奖体系的变化,更进一步说明网剧与传统电视剧之间的地位差异已经渐趋消弭。

那么,网剧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提质升级的呢?电影咖纷纷拍网剧,是出于怎样的诉求?他们的入场又会给网剧行业带来哪些可能?

这还要从网剧的发展说起。

2000年,一部由5位在校大学生自编自导自演的《原色》,敲开了“网剧”的大门。其后几年,网剧一直处在草生萌芽阶段。2007年,一些头部平台嗅到了网络自制剧中的财富密码,开始涉足网剧的制作。一方面是为了满足当时广告主的偏好,寻找到新的营销空间;另一方面则为了打破电视剧制作公司垄断的局面,绕过版权泡沫,降低成本。而后,《嘻哈四重奏》《非常爱情狂》《天生运动狂》等携带着浓厚广告气息的网剧一经推出,便获得了数千万的播放量,甚至超过了同期不少电视剧。

因此,与其称这个时期为网剧的初创期,不如称其为“网剧营销”时期。网剧更像是寄生于广告之中,成为流量与品牌的拥趸。

2011年视频网站的争战十分热烈,对于网剧内容、阵容、制作的需求也越来越高。比如搜狐视频便提出要“以‘搜狐制造’品牌打造专业、精品自制剧,将网络自制剧推入2.0时代。”在此基础上推出的网剧《钱多多嫁人记》,在当年掀起了一场“钱多多热”,也引入了“门户剧”的概念,希望以此对抗网剧的山寨感、劣质感,把网剧带上工业化生产的高速路。

其他视频网站也不落下风,新浪网出品了《杜拉拉升职记》、爱奇艺提出“超级网剧”的概念,推出《在线爱》《奇异家庭》,优酷网打造了《万万没想到》。这些视角下沉、笑点密集、互动性强的作品铺满了当年的网剧市场,甚至还被冠以“网络神剧”的称号。

2014年是个重要的年份。因为这一年被搜狐CEO张朝阳称为“自制网剧元年”,因为这一年美剧《纸牌屋》的进入掀起了蝴蝶效应;因为这一年视频网站自制剧体量爆发增长,蓝图也更为宏大;更因为这一年出现了影响近十年生产逻辑的一个概念——IP。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网剧开始从饭后甜点转为三时三餐,从猎奇之物走向不可或缺,这便是网剧开元的意义所在。

一方面,储蓄池变大了,自然就能引来更精英的创作者,更精细的制作方,更成熟的团队。另一方面,多年来中国网络文学汇聚成的广阔IP库,为网剧的生长提供了强大的动能。

因此,自2015年起,网剧与传统电视剧愈发有了平分秋色之势。

梧桐林已经种下,牵龙引凤便不是什么难事。网剧与电影人之间其实存在着一种双向的供需关系。网剧想要在现在的基础上增值提质,推出审美丰沛、广受瞩目、更具质感的项目,便少不了要吸收电影人才。而电影人除了能在网剧这块福地捞金逐利之外,也能够把曾经无法在两小时中施展的才华用到长剧集之中,找到新的创作空间。所以,在这种情势之下,无论是类型创作经验丰富,商业意识浓厚的香港导演还是久富盛名、有知名代表作的内陆导演都纷纷入局。

电影明星也很快地转变了自己的态度,或许前两年还说着尊重艺术,只拍电影,一转头便投入了网剧的怀抱。毕竟时移事异,如今的网剧已经不是当初那个鄙视链底端的网剧了,好剧本、好导演、大IP,还有丰厚的片酬,怎么看也不算太委屈。

但不论创作者的身份是什么,网剧已然闯入了一个精英与草根共存,主流与边缘并济的时代。一方面释放着其多元、灵动、猎奇的色彩,另一方面也追寻着场景、镜语、服化道上的再升级。电影人的加入,不过是滔滔不绝的江水中的一簇热浪,生于水、成于水、融于水。

其实,“电影咖”“下凡”这些词语背后,本身就隐含着一条观念的鸿沟。但实际上,随着艺术媒介的趋新和受众审美方式的转变,不同的影视形式之间已经有了合流的趋势,人们越来越不需要用“网播”还是“上星”来评判一部剧的质量,也不需要以“电影咖”和“电视咖”来为演员分门别类。只有优质的内容,适配的场景与被尊重的观众而已。■

(本文转载自公众号“文化产业评论”)

出版人杂志

Read Previous

从紫禁城出版社到故宫出版社——十五年漫漫转型路

Read Next

一座镌刻在石头上的艺术宝库——评《云南剑川石钟山石窟》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