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少社连创纪录的2017年

年生产规模和销售码洋第一次双双突破6亿,第一次拥有了年销量上千万册的超级畅销书……一连串建社以来的“第一次”像闪亮的珍珠,串成了川少社耀眼的2017年。

记者|邢明旭

过去的2017年,是中国少儿出版迈入第二个“黄金十年”后的深入转型年,从唯“市场占有率”是瞻到社会效益优先,从粗放生长到精耕细作,从中国制造到中国“质造”,中国少儿出版在阵痛中不断进化,不断成长;2017年也是新华文轩努力践行“振兴四川出版”五年大计的攻坚年,在2016年取得初步成效的基础上,整个文轩都在2017年迸发出了更大的能量,精品力作不断涌现,出版规模不断攀升,令业界为之侧目。

川少社连创纪录的2017年-出版人杂志官网
四川少年儿童出版社社长常青

面对双重压力的外部大环境,四川少年儿童出版社(下称川少社)在2017年再次换挡加速,出版规模和销售码洋双双破6亿,畅销书《米小圈上学记》全年销量达1200余万册,在全国少儿出版市场占有率和影响力节节攀升,成为振兴四川出版大军中当之无愧的先行部队。“振兴四川出版,川少社走在前面,希望它发挥好头雁效应,引领文轩雁群飞得更好。”对于川少社的工作,新华文轩出版传媒集团董事长何志勇如是评价。

连续多年的高速增长背后,川少社秉承的发展要义是什么?四川少年儿童出版社社长常青给出了答案。“‘内容建设’是当之无愧的主业之基。”她指出,对于一家少儿出版企业而言,相较于利润,为少年儿童的健康成长服务,是更为根本的使命与担当。“正因如此,坚持高品质,抵制庸俗低劣之风,不趋利,不媚市,始终是我们摆在案头记在心上的头等大事。”

 

米小圈“神话”引爆市场

一连串建社以来的“第一次”像闪亮的珍珠,串成了川少社耀眼的2017年。

年生产规模和销售码洋第一次双双突破6亿;第一次拥有了年销量上千万册的超级畅销书;川少社畅销书第一次登上开卷全国少儿图书畅销榜前10位;在全国总体图书市场占有率排名第一次进入前50位;在少儿类图书市场占有率排名第一次进入前10位……川少社执著而坚韧地在与市场赛跑,并努力实现了自我超越。

2017年,川少社生产规模同比增长1.11倍,销售码洋同比增长95%,销售收入同比增长94%,净利润同比增长1.07倍。全年单品销售50万册以上的图书有22种;单品销售10〜20万册之间的图书有8种。

据开卷2017年11月数据显示,2017年川少社在全国总体图书市场占有率排名第48位,同比攀升42位;在少儿类图书市场占有率排名第8位,同比攀升9位;图书销售总册数在少儿图书市场排名第三。

亮眼成绩的取得,是川少社多年来认真分析自身优势和劣势,研究少儿出版市场,明确主攻方向的结果。2017年,川少社以儿童文学精品开路,动漫、科普、低幼益智板块齐头并进,畅销书、长销书互补,迅速扩大了市场占有率和影响力。

据常青介绍,该社儿童文学读物以原创为主,注重特色研发,重点打造精品文学读物。其中历时5年打造的《米小圈上学记》堪称超级畅销书,2017年内重印31次,销售1243万册、2.09亿码洋,比前几年累计销量增加1倍多,总销量突破2100万册; 2017年6月以来25次登上全国少儿图书畅销榜前10位,实现了川少社在该榜单上“零”的突破,被誉为“川版第一畅销书”。 在《米小圈上学记》带动下,旗下全系列产品(包括《米小圈漫画成语》《米小圈脑筋急转弯》等)2017年共销售1712万册,销售码洋突破2.9亿,比2012〜2016年累计销售码洋增长了95%。

继《米小圈上学记》之后,该社又推出了其兄弟篇——《姜小牙上学记》,小读者反响热烈,上市一个多月就重印一次,销售9.8万套。除了北猫的系列图书,该社积极寻找和培育优质原创儿童文学图书,2017年还推出了王钢的《我们的非凡小学》、苏超峰的《可乐的一年级》,积极打造精品文学阅读产品线。

在影视互动的形象产品开发方面,该社没有拘泥于单一照搬原版产品做开发,而是引入IP思维,注重影视动漫产品的立体开发,通过打造产品集群,构建产品链巩固市场防护墙,产生了良好市场效应,2017年推出的迪士尼经典动画项目、喜羊羊与灰太狼等多个项目均有不俗的市场表现,使川少社进入全国少儿卡通细分市场前列。

对少儿科普读物的开发,川少社也坚持品牌化、精品化战略,2017年该社引进出版的西班牙儿童百科品牌《它们是如何运转的》、《我的科学图册书》系列、英国DK公司《DK小博物学家》系列、《它们是怎么来的》,与之前持续畅销的《DK儿童百科全书(精致版)》相得益彰,一条内容丰富、知识权威的少儿科普产品线雏形已现。

 

内容是主业之基

在连续两年经营业绩大幅增长的情况下,2017年川少社继续强势突破的秘诀是什么?“对于出版社而言,内容是主业之基。2015年以来,我社连续三年经历了快速增长,如果要说秘诀,那就是‘内容建设’。”常青告诉《出版人》。

川少社连创纪录的2017年-出版人杂志官网
《米小圈上学记》进校园活动受到了许多小读者的欢迎

“早在2013年初,我们就充分认识到,打造一流出版社,必须认定一流的标准与目标,打造一流水平的队伍,积累一流质量的书,拥有一流的品牌。在少儿出版领域中若不经营出自己的特色产品,弱化出局是迟早的事。”常青认为,优质内容资源、强势产品是赢得市场话语权的重要因素,也是成为主业挺拔、核心竞争力强劲、影响力巨大的大型出版社的坚实基础,“但实现这一步,必然有一个艰辛的历程。”

具体来说,常青将迈向成功的要素总结为三点,鲜明的特色,开放的心态,以及对于高品质的追求。

“首先,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能够胜出的往往都是辨识度高、特色突出的产品。”常青指出。目前,川少社在少儿小说、卡通、漫画、挂图、游戏等细分市场排名均在前5位,形成了自己的特色和卖点,产品结构已初步向好,市场竞争力逐步增强。在主题出版物策划方面,该社不回避沉重、深刻的历史话题,采用恰当表现形式,引导孩子乐意读、读得懂、记得住。“《南京1937》《丫丫历险记》《王坪往事》等战争题材读物,我们采用连环画或小说来呈现,受到孩子喜欢,均入选‘向全国青少年推荐百种优秀出版物’,并获得国家出版基金等资助;《王坪往事》还获得第四届中国出版政府奖提名奖。”

其次,要做好少儿产品的内容,就要以一种开放的心态做事业,积极整合优势资源。近年来,国内外与少儿相关的影视、动漫、游戏品牌成为各家出版社资源抢夺的焦点,该社迎难而上,打破固有的传统思维,尝试跨地域、跨行业、跨渠道、跨所有制的多方向、多层面、多角度合作,使《熊出没》《咸蛋超人》《爆笑虫子》《熊熊乐园》以及迪士尼等品牌IP落户川少,实现了各方资源的优势互补。“既在源头上拓展了‘好内容’产生的土壤,又让‘好内容’在特定读者群体中落地,从而更加接地气地焕发出新的生机。”常青说。

同时,该社积极探索与新技术融合发展,致力于打造独有的品牌,努力从狭义的传统出版向广义的多媒体融合转变,从做书向做内容转换,以实现以原创内容品牌、数字技术、互联网技术引领的转型升级。“因此,我们在整合利用IP的同时,努力打造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IP,提升自主内容品牌的核心竞争力。”据常青介绍,该社将读者众多的《米小圈上学记》改编为广播剧,截至2017年5月,该剧在全网点击量已超过10亿次。此外,“米小圈”的手机H5游戏、形象衍生品也接连不断地带给小读者们惊喜,手提袋、徽章、绘画书签、成语漫画卡等等,让孩子们爱不释手。

地域扩展方面,该社近年来在国内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逐步设点,克服地理位置上的短板,依托地域前沿优势,聚合更多更好的人才和资源,合纵连横,努力打造更多优质的童书产品,更为积极主动地参与全国竞争。据了解,该社北京编辑中心充分利用首都的资源优势,与成都本部南北策应、两地互动、优势互补,成效显著;深圳策划中心已于2017年5月挂牌成立,上海策划中心也在积极筹建中。

最后,要做好少儿产品的内容,还应心无旁骛,追求产品的高品位和高质量。在实战中,川少社大胆启用新编辑,着力发现和经营“种子”作者和选题。当初开发“米小圈”系列图书时,该社编辑明琴经过详细市场调研,与作者反复沟通,为其量身定制了编辑制作方案,从编辑到社领导的高度投入与用心经营,也正是这套书能够吸引“粉丝”持续购买,并伴随小读者快乐成长的关键所在。

 

从中国制造到中国“质”造

过去一年,电商低价促销等问题成为少儿出版人关注的焦点。面对这只拦阻在中国少儿出版面前的“凶兽”,常青有着自己的判断。

“电商恶性价格战由来已久,近年愈演愈烈,已经到了危及出版业生态的程度,引发出版界强烈关注。”常青指出,川少社近几年大力开拓电子商务等网络渠道,派出驻店代表,加强与当当、京东、亚马逊中国三家图书电子商务龙头企业的业务对接,同时加强与天猫、大V店、唯品会以及腾讯平台上适销对路的有信誉度的大经销商合作,并着力办好本社的天猫旗舰店,努力探索自办发行的新路子。2017年,电商渠道在川少社渠道占比43%,对拓展规模具有积极意义。但是,出版社对电商的依赖和电商高频次的低价促销对出版社利润的侵蚀,也是川少社需要直面的矛盾和难题。

目前,“快速增长的规模和平均利润的下滑”是许多少儿出版社普遍面临的问题和挑战。“对此,川少社正在尝试多种应对办法。一是在产品源头上狠抓精品,打造特色产品,以优质产品参与市场竞争;二是加强渠道管控,控制好网络渠道销售规模和利润的平衡点,努力拓展新华主渠道,提升其市场份额。”常青说。

随着时间迈入2018年,中国少儿出版人将首次以主宾国的身份亮相世界童书最大舞台——博洛尼亚国际童书展,开启中国少儿出版全新的篇章。在从“中国制造”到“中国质造”的过程中,川少社近些年一步一个脚印,积极向海外推出中国品牌。

“近年来,我社不断加强版权贸易工作,至2017年底,版权贸易数量约400项,且连续三届被国家商务部、中宣部、文化部、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共同评为‘国家文化出口重点企业’。”常青介绍道。

在“走出去”工作中,该社从源头抓起,在选题策划之初就兼顾图书项目的外向性:该社策划出版的《我是大熊猫》一书,在编辑过程中即授权中国台湾,并荣获“第二届世界华人优秀科普奖之图书佳作奖”。该书精装英文版三次为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定向采购,作为驻外大使馆工作样书馈赠国外友人。

近两年,该社还在积极架构合作出版等多种版权输出模式。2017年,该社与法国桃李出版社就《我爱熊猫》和《我们的竹林》两个项目建立了合作出版。2018年,该社还将与法国桃李出版社合作出版《你好,我的朋友们》和《我的金色家族》,并策划合作针对外国人学中文的图书或者期刊,实现“中国制造”适合国外市场需求,让中国图书在海外焕发生命力。

同时,该社将进一步打造中国原创插画经典书系,在2018年的博洛尼亚童书展上,该社将为海外读者呈现在国家上享有盛誉的著名插画家蔡皋的绘本,对优秀传统文化进行发掘和传承的同时,推动中华文化和中国原创图书走出国门,实现“中国质造”。

从坚持创新到打造精品,相信在常青的率领下,始终将“为少年儿童的健康成长服务”放在心头的川少社,将继续在通往“中国品牌”的跑道上奋勇争先。■

出版人杂志

Read Previous

李东:教育出版的破局之道

Read Next

蒲蒲兰:用“工匠精神”锻造中国原创绘本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