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主义·工匠精神·理想编辑

连建壹 著
安徽教育出版社
出版:2017年12月
定价: 48.00元

文|何 客

将杂志(Magazine)和书籍(Book)合在一起的“杂志书”(MOOK)流行已有些年,比如,以刊发5000至5万字之间中篇读本的《读库》,以深度报道日本文化、艺术的《知日》,以分享思想与体验“思维的乐趣”见长的《单读》,等等。然而,出版界常常容易忽略自身——我们没有一本面向出版界的MOOK。

《书香两岸》MOOK自酝酿之初,就有一个朴素的愿望:做第一本出版类MOOK。编辑团队也有备而来,MOOK的前身《书香两岸》杂志向来秉持华语出版的整体视野,与众多出版杂志相比,其现代感觉与时尚气质独特而醒目。继MOOK1《会呼吸的书》之后,MOOK2特集《重版出来啊,编辑大人!》如期而至。略显俏皮的书名,与MOOK的轻阅读风格相得益彰,但它触及的是出版的重要主题。

《天才的编辑》里麦克斯·珀金斯说:“没有什么能比一本书更重要的了”,日剧《重版出来》则说:“重版出来,这是一个能让出版界全员都感到幸福的词汇”,“协作性强的责任编辑,思维活跃并付诸行动的营销人员,热爱书籍并积极向外推广的书店店员,只要这三者牢牢联手,就有将作品扩大的可能”。虽然说的是域外出版业,但对于我们也有借鉴意义。而在我看来,重版这一主题深含着对出版本质的理解和靠近。

本书是一部让书籍重版的实战手册,也是一部献给出版业全员的案头之书。诸多来自出版现场与阅读一线的当事人,或是专业的策划人,或是优秀的设计师,或是资深的营销专家,在本书中一一现身说法,讲述图书重版的故事。重版没有秘密——如果有的话,它只可能是编辑的良苦用心、设计师的奇思妙想、营销宣传的另辟蹊径。在本书中,编者还精心制作了《最受重版期待的70本大陆简体书书目》,大概有心的编辑看到会报以会心的一笑吧。

从这本书里,我们可以看到专业主义的不可或缺。无论是上海译文出版社对世界原创文学图书的引进,还是民营图书公司汉唐阳光在人文社科领域的经营,每一个优秀的出版机构都将专业主义视为第一要义。进而言之,像商务印书馆的“汉译世界名著丛书”、三联书店的“哈佛·燕京系列”、社科文献出版社的“甲骨文”丛书、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的“理想国”等等,都是专业主义的典范。我们同样可以发现工匠精神的流注。上海译文出版社的《博尔赫斯全集》从版权的敲定到译者的选择,从设计制作到营销推介,走过了一条漫长的重版之路。而“从文学的阿城,到文化的阿城”,《阿城文集》的出版又是另一个故事。编辑的手记里,半是自豪、半是打趣,我印象最深的是阿老的回答:“出阿城文集,你们不给我找麻烦吗?”出版方对文集内容的反复推敲,对书号字体的考究,不厌其烦的工作态度和精益求精的工作方式,无疑是工匠精神的最好诠释。

无论出版物载体和介质如何转换迭代,都离不开编辑的创造性劳动,编辑仍然是出版工作的基石和核心。本书的别册,设计了“你是我的理想型编辑”专题,推荐了世纪文景卢茗、北京新经典九月工作室杨静武等知名编辑。所有的好书,无一不是优秀作者和优秀编辑的“合谋”。没有健全的知识结构,没有宽广的文化视野、敏锐的学术判断、专业的审美眼光——没有了理想编辑的存在,这个行业注定走向平庸和无趣。

在《图书歉收时代的手艺精神》中,我曾写道:“我更在意的是毛边书中的手艺精神,而这种精神和情怀曾经是出版最宝贵的东西。”回头来看,《重版出来啊,编辑大人!》这本特集的诞生,何尝不是专业主义、工匠精神和理想编辑的一个生动的见证?我更想说的是,与其说它提供的是“重版”的方法,不如说它倡导的是“做书”的观念。因此,我们有理由期待,这本书以及它的后续系列《集·美之书》《返乡真好》《没有书店的城市不能想象》《天生书女》等将被更多的人发现和喜爱。■

出版人杂志

Read Previous

大国扶贫的巴中见证

Read Next

汉字为桥,让孩子亲近传统文化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