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斌:一把手的责任就是要把企业带向新高度

2018年,中信出版的主业保持高速增长,并且不断突破传统出版的边界,在“文化新零售”和知识付费领域大手笔投入,成效初显。

“中信出版社的王斌同志很出色,他是一个有大情怀的出版家,不只是做书,而是要做引领世界文化的书。他带领中信出版社坚持改革开放总的方向,在图书策划、内容选择方面,立意不断提升,可以说是中国出版站在国际视野下进行选题策划的唯一一家出版社,在他到来之后,中信出版社开始有与国际出版巨头竞争的实力。现在中国市场上有影响的、有分量的,或者代表中国文化对世界影响的图书大多都出自中信出版社,这是我们出版业应该学习的一个方向。”在2018书业年度评选颁奖典礼上,原国家新闻出版总署署长,中国出版协会理事长柳斌杰对王斌和他所带领的中信出版社给予了高度评价。

回望王斌投身出版业的30余年,不论是一手创建“华章图书”品牌,还是担任中信出版社社长,他都一直站在国际视野下持续打造高水准的图书。在执掌中信出版的17年间,王斌建立了独特的管理方式和运作模式,用一本本畅销书参与中国商业环境的构建,不仅获得了读者的高度认可,也一步步确立了中信出版在行业中的地位和影响力。对于中信出版而言,王斌赋予了这个品牌以灵魂,并且以社会效益、品牌影响力、市场形象和市场能力构建大格局实现大突破,走出了一条独特的创新发展之路,也为国有文化企业发展做出了可贵的探索。对于此,王斌说:“这是一把手的责任,你必须要把企业带到一个新的高度。”

进化中的中信出版

如今回头去看,刚刚过去的2018年对于出版业而言并不轻松,纸价上涨、机构改革、市场调整等诸多变数,都给出版业增加了更多的不确定性。

这让人不禁想起,2018年年初“进化”成为王斌反复强调的一个关键词。而在此之前的2017年,中信出版的码洋突破20 亿元,实现营业收入12.71亿元,同比增长30.12%;实现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为2.05 亿元,同比增长62.07%。在当时靓丽的财务数据和出版业当今的焦虑之间,或许方能显示出“进化”背后的举重若轻。

从一组数据和业务布局的情况,我们可以看出中信出版进化的方向。2018年,在市场普遍低迷的环境下,中信出版的主业保持高速增长,打造了《原则》《今日简史》等多本百万级畅销书,仅上半年销售码洋达13亿元,同比增长18%,以“中信书院”为核心的知识服务平台和电子商务平台体系建设也初具规模。不仅如此,这家大众出版领域领军企业靠出版主业积累的优势与底蕴,不断突破传统出版的边界,在“文化新零售”和知识付费领域大手笔投入,并成效初显。

财报显示,中信书店在营店面已近百家,同时中信出版与泰国正大集团旗下咖啡餐饮业务集团成立了正信咖啡公司,2018年上半年已开业多家。从财报中的业务逻辑可以看出中信出版对于“文化新零售”的理解:通过城市文化空间输出优质的内容产品和生活方式,逐渐从传统出版商业模式向内容创意、知识服务和文化新零售模式快速转型。事实上,中信出版持续多年高速增长与如今转型的力度与决心,在出版业中并不多见,这与王斌初到中信出版确立的理念不无关系。

2001年之前,中信出版社的十几个编辑还挤在京师大厦的两间小办公室里,每年出书20多种,码洋也不过一二百万,连大厦租金都常常亏欠。王斌到任社长之后,给中信出版先后确定了“提供知识以应对变化的世界”和“把时间变成历史”的定位,在王斌的期望中,中信出版要能为读者提供最前沿的思想与最优秀的学习实践,通过有价值的阅读,传播新思想,传递新生活观念。在这个理念下,中信出版以“激情出版”作为旗帜,不断地寻找最优秀的作品和作者,通过引进大量国际一线作品,在市场中异军突起,打造了出版业的“中信现象”,并且迅速地提升了中信出版的体量与影响力。据开卷统计,如今的中信出版已经是中国出版业市场占有率第一的出版社,同时也是各品类畅销书重要的策源地之一。

而在当下,出版业在科学技术和商业模式的驱动下有了新的变化,中信出版如何在新的时间节点对时代做出回应?王斌提出,中信出版应当突破图书出版的概念局限,去尝试做策展、做艺术运营、做内容付费,甚至涉足教育产业。

“你必须超越传统产业带给你的局限,必须跨出这一步,不论是知识服务还是内容生产。当我们把出版的外延打开,就会看到一个新的世界。”王斌说。

对世界予以回应

在颁奖典礼现场,柳斌杰还指出了中国出版业普遍存在的一些问题,“中国如今已是世界第一出版大国,我们的文化资源以及出版人的水平,都应该可以打造出世界最高水平的图书,然而我们做不出来。出版业对人类共同关心的问题关注不够,没有打动世界的读者,我们有这么强大的出版,但是我们对世界的影响是比较弱的”。

事实上,中信出版一直以来的创新发展都在试图回应柳斌杰提到的这个问题。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这家大众出版的领军企业以引进国际一流作品而著称,十多年间中信出版与全球近200家知名出版商、近万名知名作家、学者和企业家们,建立了深度合作关系。

但中信出版面向世界的回应并不仅止于此,中信出版是一家外向型的出版社,从建社之初的使命,就是要服务于世界想要了解中国的需求。他们推出的《中国投资指南》一书曾在改革开放之初被翻译成多国语言,成为世界了解中国的重要材料,而在更长一段时间维度里去看中信出版就会发现,作为一家“沟通中外”的出版企业,中信出版已经向数十个国家和地区累计输出了1000多种本土版权,海外版权收入超过千万。

不仅如此,2017年中信出版还携手日本CCC创立中信出版日本株式会社,与日本国内的出版公司合作,在把优秀资源引入中国的同时,也将国内的优秀作品推广到日本。据悉,该公司计划每年引进中日文图书各100余册,以期让更多日本民众了解中国。2018年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上,中信出版日本株式会社就推出了日文版《蚂蚁金服》。

同时,中信出版也以版权输出代理的模式为国内作者及其他出版社提供版权服务,推动出版“走出去”,成功代理了《腾讯传》《藏地密码》等10余种优质图书的海外版权,并成功将《腾讯传》输出至韩国、日本、以色列和越南等国家。

在王斌看来,国家战略和民族使命,在全球化的当下是出版企业最核心的动力系统,在这个前提下,出版人必须不断刷新对这个时代的认识,同时重新认识自己,具备更强烈的自我进化意识。“经济社会发展到一个阶段,你必须对这个时代有所回应。回望中信出版的发展历程,所有都是在不断地进步,不断地反思,不断地思考,从而不断产生新的思路,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还是坚信有是否专业之分,我们愿意用一种专业的、更高的、不断进化的理念要求自己,只有这样才能面对蓬勃激荡发展的大时代。”王斌如是说。

黄璜

Read Previous

白冰:改革亲历者的创新引领之路

Read Next

西川:重返唐诗现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