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就是马云》如何输出15个语种版权?

文|郦鸣枫  王盈

《这就是马云》一共有15个不同的语种版本,推出到17个国家和地区。

2015年6月,我接手《这就是马云》的编辑及版权工作。经过我和同事五年的时间的努力,《这就是马云》是目前国内市场上关于马云、阿里巴巴的图书中,输出海外版本数量最多的一本。截至2019年6月,《这就是马云》一共有15个不同的语种版本,输出到17个国家和地区,如美国、法国、俄罗斯、印度、日本、韩国、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泰国、越南等。在此,我分享一下《这就是马云》在输出版权时的一些成功做法。

为什么是这本书?

阿里巴巴成立于1999年,为了“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马云抓住机遇进军互联网行业,带领着阿里巴巴成为中国最大的互联网企业之一,市值近5000亿美元,被评为全球最有价值的十大公司之一。自2014年阿里巴巴在美国上市后,马云本人作为阿里巴巴的创始人,凭借其传奇的创业经历及个人魅力深受国内外媒体的瞩目。

国内图书市场上写马云、阿里巴巴的图书有很多,输出海外的也有很多,那我们这本到底有什么不一样呢?我想主要有两个原因。

首先,这是马云本人唯一授权的官方传记,由他亲笔作序。马云说这本书不仅有趣,还让他回忆起了许多往事和细节,内容保证绝对真实。他在推荐序里提到,每次他去机场总是很忐忑,因为总有人拿着关于他的书去找他签名。他很为难,因为很多时候他是第一次看到书。读者拿这本书去找马老师签名,他会欣然下笔。

其次,这本书是马云的特别助理陈伟写的。陈老师总说,“谁写不重要,写谁很重要”,可写的人其实很重要。他从1992年参加“杭州英语俱乐部”夜校与马云成为“小伙伴”。2008年加入阿里巴巴集团后,他一直任马云助理。市面上的书,总是讲述高光下的马云、马云的经营理念、阿里的成功经验,但这些都把马云弄得不像“正常人”。这本书就以身边人的视角来看马云,看马云的成长经历、创业生涯和缔造阿里巴巴的全过程,展现了马云鲜活的另一面。

用英语版来打开市场

这本书能够输出到这么多国家,还是得益于这本书先翻译成了英语在海外出版。在一些国家,出版成本中翻译费占比非常高,精通中文的译者很难找,特别是一些小语种,翻译费用奇高,有些高达每千字千元甚至以上。这本书的语言风格轻松,用词接地气,中译英难度不大,价格也合理。因此我们决定先从英语版入手。这本书在翻译成英语出版后还保留了很多“原味笑点”,海外读者看了后也会心一笑。

《这就是马云》在美国出版后,纸质书即在美国亚马逊上架销售,电子书则授权给美国亚马逊及其他国际第三方平台销售上架。此处要划重点,正如我们在引进海外图书的时候,浏览得最多的电商网站就是美国亚马逊一样,国外的出版社及版权代理机构在寻找版权的时候,也是时刻关注美国亚马逊上的新书、上榜书。能够在美国亚马逊上架销售,也就增加了露出机会,让更多的人能看到信息。

互联网传播打破了地理上的边界,与我们合作的印度尼西亚Noura出版社便是在美国亚马逊上先看到了电子书。巧的是刚好那年我们社也有人参加了印度尼西亚的书展,后来才有了我们后续的联系,达成纸质图书及电子书的版权合作。印度尼西亚的出版社办事儿还是挺靠谱的,每半年都会给我们版税报告,也会按时结算。今年6月我们又重新续签五年期合同,说是还要继续和我们合作。

我们在参加国内外大型书展的时候,总会将这本书的英语版和其他语种版样书摆在显眼位置,还要做好将图书的内容简介、目录、内文等翻译成地道英语的工作。世界上使用英语的国家非常多,用英语书写的内容传播率和辨识度更高,不然外国人拿起一本中文书,根本不知道里面讲是什么,更不要说要和我们达成版权交易了。越南、韩国的出版社就是因为在BIBF上看到英语版图书找到了我们,后续还不断问我们有没有这类型的新书。

在与外方合作的过程中,我们也会提供英语版图书给外方。比如马来西亚和印度也使用英语,出版社可以在英语版的基础上根据当地的语言习惯进行调整,缩短出版时间。另一方面,在印度尼西亚要将中文翻译成印尼语的成本较高,而将英语翻译成印尼语的成本则低一些,译者资源也更丰富。我们为他们提供了英语译文,他们自然是十分欢迎。

借力“走出去”政策

近年来,为增强我国出版业的国际影响力、竞争力,提高我国的文化软实力,树立良好的国际形象,国家出台了一系列扶植“走出去”的政策。作为出版社,我们也应充分利用国家对中国文化“走出去”的政策支持。

在“中国图书对外推广计划”的支持下,《这就是马云》的法语版正在翻译中。这也是我们继匈牙利之后,在欧洲落地出版项目的第二站。马云与法国总统马克龙为老朋友,在马克龙还是法国的经济部长时,他就因为环保、旅游、法国品牌入驻天猫等合作与马云熟识。2014年,阿里巴巴与法国政府签订了合作协议。作为《这就是马云》的出版方,我们也希望能够通过出版法语版图书,促进法国读者对中国企业家、中国互联网企业的兴趣,同时也能将图书输出到一些使用法语的国家或地区。

我们与合作出版法语版《这就是马云》的东方书局负责人也进行了数次的沟通,其中包括翻译费用以及内容的调整等问题。按照法国的惯例,译者在进行翻译的时候,出版社还得支付译者翻译期间的社会保险费以保障其生活。法国当地的人均收入高,翻译成法语的费用本身就不低,这也让我们有些头疼。为了促成图书的出版,我们狠心删减了其中“马云与各路牛人”及马云演讲等章节。这本书是2015年1月出版的,经过了几年时间,附录中的演讲内容其实也有些过时,而且,打开国外的视频网站即可看演讲,全文放上去显得有些多余。图书输出其实应该根据落地国家的实际情况进行相应调整,工作越细致,效果越好。

早在2015年,我们曾想以版权输出的形式与日本当地的出版社合作。但因为2014年阿里巴巴在美国上市,日本图书市场上当时与马云、阿里巴巴相关的图书品种很多,这几家出版社在评估后都决定暂不出版。时间到了2016年,浙江出版联合集团下属的全资子公司大樟树出版社在日本正式开始运营。我们也借此便利与大樟树出版社合作,2017年正式出版了《这就是马云》日文版,并在日本图书市场的主流渠道发行销售。

2016年,浙江出版联合集团在日本、法国分别成立了分社,在俄罗斯、阿根廷分别与尚斯国际出版公司、阿根廷拉丁出版社合作成立了书店。作为浙江出版联合集团的下属企业,我们也积极地利用这些平台开展版权输出与合作出版的工作。《这就是马云》的俄语版、日语版、西班牙语版正是借这些机构的东风实现了“走出去”。在资助费用不足以覆盖出版费用时,集团亦配合了专项基金来鼓励出版社的积极性,更多地进行版权“走出去”。

抓住推广时机

在此特别值得一提的是《这就是马云》与马来西亚前后两任总理的故事。2017年5月,马来西亚前总理纳吉布到中国进行访问,他在参观阿里巴巴的时候将《这就是马云》的马来西亚英语版赠送给了马云。2018年8月,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开启了中国之旅,他在参观阿里巴巴的时候将《这就是马云》的马来西亚语版赠送给了马云。能够借由马来西亚总理访华的机会赠送给马云本人,这也说明了国外读者对我们图书的认可、对中国企业家的认可。《这就是马云》在马来西亚出版后,深受读者欢迎,这本书还登上马来西亚当地书店的排行榜,在各大机场书店、城市书店都有陈列,出版后就重印了两次。

据说马老师也十分关注《这就是马云》一书的海外版本,认为这是阿里巴巴的企业文化成功输出的典型例子。2019年是阿里巴巴成立20周年,相信随着阿里在国际上知名度的增加,这本书能够深入到更多的国家和地区。

在有了《这就是马云》多语种版在全球推广的经验后,我们更是意识到做好内容的重要性。优质的内容不仅能输出本国的文化与价值观,还能为作者及出版社带来一定的版权收益。同时,也让我们有了新的选题计划。近年来外国读者对中国经济的创新、中国企业,如阿里巴巴、华为、滴滴出行、抖音等表示了极大的兴趣。在做了马云、阿里巴巴后,是不是还可以做华为、滴滴出行、微信、抖音呢?

 

出版人杂志

Read Previous

一位设计师的“返老还童”

Read Next

既是抢救,也是传承 ——《江右刻石书法大观》编辑手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