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声中的守望和成长

琴声中的守望和成长-出版人杂志官网

文|侯  悦

江南水乡的童年记忆一直是高巧林创作的不竭灵感来源,对乡村的写作贯穿在作者的创作生涯中。在作品里,作家带着怀恋温存的目光回望,关注儿童的成长,打捞起记忆深处潜藏的故事,借由想象的翅膀和充沛的情感,创作出如出水芙蓉般,天然去雕饰的作品。诚如作者谈到短篇小说《黑渔王》创作所言:“没有过多地考虑文字和结构方面的技巧,而只顾借助怦然可触的情感冲动和艺术虚构的力量。”《草屋里的琴声》这部调动童年经验的作品更是显示出作者从容不迫的创作心态和游刃有余的笔力,文字优美生动,情节自然和谐,细节精巧用心,构筑了鲜明的苏南乡村世界,更给予这里的生活温暖、坚韧的品质。如果说“草屋”是生活沉重而昏暗的一面,那“琴声”就是生活的飞扬和期盼——逆境之中的少年用传统民族乐器胡琴,弹奏着对生活的热爱,对美好的追寻,对前辈英烈们的怀念与崇敬,最终汇成一支清新质朴、优美动听的乡村少年成长曲。

当然,《草屋里的琴声》这部作品,还有更具艺术境界和精神品质的可贵之处——一方面沿着生动曲折的主线,描写阿兴勤奋刻苦学琴的故事,较好地彰显出小说主人公不畏艰难、努力进取的优秀品格;另一方面在时现时隐的副线里,通过穿插叙写老一辈民间艺人的抗日故事,使整部作品有了比日常生活情感和个人成长轨迹更为宽广而厚重的民族气节和爱国情怀。

传统民俗的描写也是小说中的一个亮点,从历史传承的角度凸显地域的独特风貌。胡琴的学习和演奏是小说的重要情节,作者对这项传统民乐的描写极为传神,诉其悠扬动听美其声,述其轴、弦、配件等状其形,在演奏上聚焦按揉滑动的灵活指法,深挖人与琴的情感共生关系,给予小说浓厚的人文气息。

作者用饱满的创作热情和鲜活的童年经验构筑了美丽的苏南乡村,通过琴声让这里的生活愈加闪光。胡琴作为贯穿小说始终的主要线索,见证了困苦中的陪伴和温情,见证了向上生长的追求和力量,弹唱的是发自内心的真诚和热爱,是文化和精神的传承,是沉潜在逆境里的诗意守望,是对生活和生命的深情礼赞。

阿兴自幼孤苦伶仃,一个人艰辛地生活在草屋子里。但作者不贩卖苦难,而是以温情的笔触,让生命在逆境中显示向阳的成长力量。在阿兴的成长过程中,有生产队集体的帮助,有“我”的友情陪伴,有“我”妈妈的热情相帮,有赵老师、胡琴师父的热切指导,呈现出丰富饱满的人情美。阿兴聪颖能干,是“我”、菊生、藕根等小伙伴中的领头羊,也因此拉起了一支胡琴学习、表演小队。在得知爷爷在胡琴表演上的才华之后,他坚定地学习胡琴,要把胡琴技艺传承下去,学琴期间克服众多困难,不改初心。在胡琴的弹奏上,他表现出异于常人的天赋,很快地把胡琴拉得有模有样,如痴如醉。他也乐于教授弹琴的技艺,教“我”弹琴,让“我”能感受到胡琴的魅力。他用音乐表达感情,传递力量,夏夜乘凉时给生产队里的大人们送上文艺节目。在小说的结尾,阿兴也因为上台当小琴师,获得了去县里边上学边学琴的机会。可以说,是胡琴改变了阿兴的生活轨迹,并让阿兴一步步走上成长之路。

胡琴不只是阿兴一个人的游戏,从爷爷辈开始,高家浜便有“庆福班”、“裕丰班”的堂名班,因此阿兴有传承技艺的使命感。在划灯盛会上,丝竹悠扬,如闻仙乐,菊生爷爷歌喉深邃苍凉,“我”的姐姐和妈妈歌声亦婉转动听。在胡琴排练时,生产队的男女老少前来观看,有的当起导演,有的给予伴奏,在这方水土上,音乐一直流淌在人们的生活中,滋润着贫乏的物质生活,引领人们热爱生活、撒播希望。

琴声悠扬,串起珍贵的友情、浓浓的乡情、琴师教诲的恩情,阿兴的琴声传递少年在逆境中成长的力量,高家浜的琴声构成和美的乡村景象,在我们的生活中,也应有一把一直守护的“胡琴”,有浸润心灵的“琴声”。■

出版人杂志

Read Previous

丰富地活着

Read Next

东西方艺术比较研究的高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