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站,阅读推广的下一个主阵地?

随着B站的用户群体不断扩大,吃播、宠物、应用课程等众多与生活、学习相关的内容也愈发受到关注。在B站上读书,这件几年前或许充满违和感的事情也在逐渐成为日常。

文|谢   喆

B站,阅读推广的下一个主阵地?-出版人杂志官网

疫情影响下,音频分享、视频直播、打造云现场实体书店⋯⋯出版人们纷纷涌向线上,已然成为一股浪潮;而在此之前,其实早有一些以录制视频的方式分享阅读感受、交流阅读想法的博主,通过线上的视频网站平台,以读书类up主(既uploader——上传视频的人)的身份,做着“爱书人”的书单推荐和阅读反馈工作。

阅读推广的下一个主阵地在B站?的确不是没有这种可能。经过十余年的发展,以“后浪”们为主力用户群的视频弹幕网站BiliBili(以下简称B站)如今已经从小众走向大众,成为年轻一代娱乐生活中必不可少的重要一环。随着B站的用户群体不断扩大,吃播、宠物、应用课程等众多与生活、学习相关的内容也愈发受到关注。在B站上读书,这件几年前或许充满违和感的事情也在逐渐成为日常。目前在B站投稿读书分享视频的up主人数虽不算多,但却有着“读书”、“读书区”、“读书分享”等一系列的频道话题,也有着逾万人的订阅量和超千万的浏览和讨论,曾经的星星之火已渐成燎原之势。

做一个阅读类up主,有怎样的收获和“意难平”?未来这些up主是否有和实体书店、出版社开展深入合作的可能?从以下两位up主的故事中,我们或许可以有所收获。

 

Anne:“感染式”的阅读分享,约你一起跑“读拉松”

拥有四万多粉丝的的up主Anne(@Anne拉里萨)可能不是B站最火的阅读类up主,但一定是最接地气的之一。她在投稿视频中呈现出的直率大方形象,也正是她日常性格的本色。她自称Anne,但读者更多叫她拉里萨,因为在她投稿的视频开头,往往以一句风格独特的“大家好,我是拉里萨〜”起势。

Anne成为一名B站up主已经有四年多时间了,在她投稿的视频中,大部分是书单的推介,也有以月份为单位进行的读书反馈和专题读物的集中分享。这些书单的种草拔草中,Anne其实更像一个邻家的朋友,坦率地说出自己的想法,精辟的总结中也不乏幽默有趣的玩笑话。此外,Anne还组织了“读拉松”的阅读长跑,从2017年开始,今年的“读拉松”已办到了第五届;每年的“读拉松”会列出书单、或列出一些条件,让人在限定时间内去阅读满足这些条件的书籍,只要根据要求完成这些阅读任务,就算达成了“读拉松”的长跑,而Anne也会在自己的“阅读长跑”结束后,出一期个人读拉松总结。

从17年的第一届,到今年的第五届,参与Anne“读拉松”的人数逐年增长,在微博上也建立了同名超话,到目前已有超过300万的阅读量,但她仍觉得远远不够。作为一个读书博主,Anne在微博上也有着过万的粉丝量,而实际关注读拉松超话的有1900人左右,占比并不算多。为了降低完成挑战的难度,Anne还特意留下了后门,允许读者“根据自己的情况适当作弊”。而因为疫情的原因,2020年1月的第一次“读拉松”长跑中,Anne也没有百分百完成挑战的全部8个条件,只是刚刚越过了6个条件的及格线,没办法达成全目标这件事,让她多少有些失落。

在Anne看来,她的阅读分享“更像是我和闺蜜说后门一家的鸡蛋灌饼很好吃,怎么好吃,里面加了什么东西⋯⋯”她想要分享的不是知识,而是感受、想法,是主观性很强的“一家之言”,也是满富感染力的感性交流。在她看来,成为一个像她一样的up主,是“没有什么专业层级上的限制的”,“只要你愿意去做,就可以做到”。

随之而来的,是出版社的书籍推介或线下活动邀请。出版社往往会联系有一定流量的阅读类up主,提供一些书的介绍资料,询问Anne这样的up主有没有兴趣,若得到肯定答案,就会提供寄书,让up主们帮忙推广,或是用作粉丝的抽奖福利。而要保证推介的质量,Anne觉得“虽然显得比较事多,但是就必须得挑”,“基本上要是不感兴趣就只能婉拒了。”另外一些线下活动的邀约,在Anne看来更像是up主的“福利”,她还记得今年年初参加的两次线下活动,一次是理想国主办的路内新书《雾行者》的发布会,借此被几位主讲嘉宾“圈粉”,种草了《雾行者》一书,并在B站和微博上分享了参加发布会的感受;一次则是在中信书店参加中信大方的品牌发布会,和编辑、媒体、以及其他行业中的爱书人一起分享交流。

 

小圆:“误打误撞”成为读书博主的圆脸姑娘

目前在B站上已经收获了超过30万粉丝的小圆(@小圆脸parika),选择成为一名阅读类up主其实有着“误打误撞”的偶然成分。小圆最开始上传过一两个记录日常生活的vlog,就是“记录一下自己的生活配着玩的”。而2018年的第一支读书报告视频,“就是某一天突然想起,我正好挺喜欢读书的,如果给大家对着视频推荐几本书可不可以呢?”小圆于是搜索了一下是否有类似题材的视频,“真的发现有出这样视频的人,我就更加坚定信心,我也可以试着玩一下,所以接下来都开始做关于这方面分事情了。”

up主Anne和小圆其实私下也是互相认识的朋友,同为阅读分享的up主,如果说Anne在视频中展现了直率爽朗的性格,小圆同样用本色面对镜头,展露的则是温婉可爱的风格。轻柔的讲述如粉丝所言是一种“如沐春风”的分享,这种常被人夸赞的清晰流畅表述,其实在录制视频时并不会提前写出完整的讲稿,只是罗列一些有提示作用的关键词,小圆会在现场说的时候扫一眼,根据那些词去做串联,“这样就比较自然一点,不会搞得紧巴巴的。”

在视频中,小圆同样会按照月度或季度提供读书报告和书单推介的内容,也参加了Anne的“读拉松”活动。此外,“书架游”(Bookshelf Tour)也是视频中一个有些特别的分享内容,带领大家一起参观自己的书架,晒晒自己组装新书架的“施工”现场,呈现分类整理“书山书海”的过程,围绕书架聊起书架上的住户——那些图书的故事。小圆最近还在尝试做一些专题的书单,既有通常意义上的分类专题如“悬疑推理快车”,也有有心归纳出的如“课本里没有教过的事”。但这些专题书单,并不是先策划了选题类型再去找同类图书,而是在自己想看的书里发现了关联——“读的书多了之后,就会发现书与书之间是有关联”;又或是因为读了某本书,就对这个方面有了继续深入的兴趣,恰巧就形成了专题。

同Anne类似,自带流量的阅读类up主可以成为出版社宣传新书的借力渠道,小圆也收到过很多出版社方面寄来的图书资料和样书。而考虑到出版社推广带来的同质性“刷屏”,小圆也选择了另一种方式做推介——她从读过的书里找到真的觉得很好的书,主动去联系出版社要书,既给粉丝带去福利,也避免推书的重复性。“追星成功”,和出版社的直接合作,为出版社打call,是小圆成为阅读类up主收获的另一个惊喜。她曾在去年11月收到未读的相关人员联系,在双11时和Anne、以及另外两个阅读类的up主一起做了一个“一日店长”的活动——在未读出品的书中选自己喜欢的来做推荐,打包优惠分享给大家;她还曾受上海译文出版社的邀请,和编辑一起做直播推荐上海译文出版的好书,在小圆看来,就是“有点追星成功的感觉,因为我特别喜欢上海译文的书。结果没想到有一天自己可以去到他们的出版社里,还可以去帮他们打call。”■

出版人杂志

Read Previous

字节跳动要做互联网内容界的“华为”?

Read Next

虚构,小说家的本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