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谊图画书奖十年旅程,原创图画书蓬勃生长

“信谊”的这一段十年旅程,恰也助力着国内原创图画书的蓬勃生长。

 

2020年6月11日,第十届信谊图画书奖于线上揭晓。本次评选共收到536件作品,吴佳丽的《小房子》获得本届特设的图画特别奖,崔超的《我是一个人在旅行哟》,刘媛的《帝企鹅》,俞文强、崔建秋的《我有点儿不高兴》三部作品获得图画书组的佳作奖,陈琪敬的《都藏哪儿了?出来吧!》获得文字组的佳作奖,此外在图画书组还有五部作品、文字组有四部作品获入围奖。

自2009年设立,2010年正式对外收件,到2020年的第十届信谊图画书奖,在10年内共迎来不同领域的59位评审,收获4466部参赛作品,评出110部获奖作品,创作者中专业创作人员比例不断提升,十岁的信谊图画书奖已然可称相关奖项的翘楚,在原创图画书的创作、本土创作者的激励和成长、评奖风气的树立等方面的推动都功不可没。

信谊图画书奖十年旅程,原创图画书蓬勃生长-出版人杂志官网
信谊基金会董事长张杏如

 

广阔的创作光谱

信谊图画书奖一路走来,第一届只收到277件作品(图画书作品133件,文字作品144件),此后每届的收件数整体逐年递增,到第十届收到536件作品(图画书作品200件,文字作品336件),有效收件率为历届最高。而这些作品大多来自年轻的创作者,除了稳定进行投稿的艺术类高等院校学生,如职业插画师这样的专业创作人员比例也在递增。以表达形式而言,绘画的媒材选择、美术语言的运用都越显活泼自如;以题材而言,显示出丰富多元的特点,恰如信谊基金会董事长张杏如在历数“图奖十周年”时所说,这些图画书“题材很多元,有的很儿童,有的很生活,有的充满想象和创意,有的文化底蕴很深厚,画风、表现手法和使用的媒材也都不同,我们看到的创作光谱真的非常非常广,这是一块如此生机盎然的土地,充满着无限的可能,令人期待”。

细数信谊图画书奖十年来的获奖作品,作为信谊图画书奖发起人并担任过五次评奖工作的儿童阅读专家、图画书译者王林以此为原点归纳出原创图画书的几个创作特色,可见丰盈创作光谱中透出的广阔风貌。王林提出,原创图画书的“第一个特色是植根传统,并进行创新性的转化。中华传统文化为原创图画书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创作资源,但对于当代年轻作者而言,必须对传统文化进行创新性的转换,以更加现代的方式吸引儿童阅读”。而信谊图画奖的首届获奖作品《进城》、第三届佳作奖获奖作品《北冥有鱼》,都正是这种源于中国传统文化符号的改写、拼接、重组。第二个特色则是“植根于中国人的生活、并表达中国人的情感”,体现出的原创观念是寻求一种对文化的尊重和认同,由此让更多的中国儿童、甚至国外的儿童理解中国人的生活、情感和思维方式。透视中国式童年压力的首届获奖作品《那只深蓝色的鸟是我爸爸》,以及反映中国老年人生活状态的第二届获奖作品《棉婆婆睡不着》都是如此。第三个特色则回归作为童书的本位,要“植根于儿童立场,并表现童真童趣。图画书的主要阅读对象是儿童,图画书作家需要有童心,需要通过文图合作的方式带领孩子进入图画书的世界”。第二届获奖作品《公主怎么挖鼻屎》正是展现出这份童真可贵的作品,正因为它能给孩子带去纯粹的欢声笑语,出版后才能成为孩子最喜欢的畅销佳作,毕竟,“归根结底,图画书不是教育孩子的工具,而是呵护童年的双手”。

一届又一届,年轻的创作者们用自己的能量和想法不断丰富这片图画书的海洋。另一方面,尽管十年耕耘已有丰盈硕果,中国图画书其实仍处于起步阶段,王林表示,“从历届信谊图画书奖的收件量到获奖,再到出版书来看,优秀的作品还不是很多;原创图画书的创作量还需要提升,获奖作品并不等于出版,这中间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若是着意信谊图画书奖的颁奖和出版,就会发现,立奖已到第十届,获得“图画书创作奖首奖”的仅有三位,获得“图画书文字创作奖首奖”的仅有两位,从获奖作品中精雕细琢、打磨出版的也不过21本,打造精品图画书绝非一蹴而就。

作为“图×文”的结合艺术,图画书的图文关系是绕不过的重点。单论文字创作而言,张杏如曾指出,立奖伊始,“我们收到的文字作品都比较像是短篇的散文,很多是作者童年的怀旧之作,比较缺少信谊图画书奖特别重视的儿童性和创意;有些文本虽然有出人意表的创意,但还没有足够的经验驾驭整本书的段落、节奏和推展。有的文本则是和已出版的许多图画书有类似的题材或情节,只得割舍”。“综合来看,文字作家虽是文字高手,但图画书是文图的二重奏,而图画书的文字量不多,既要像一篇精彩的短篇小说,又要让图画有独白的机会,还要和图画相互唱和、推升、和谐演出,但往往文图不是出自一人之手,短短的一个故事要成就一本好书,看似容易其实很难。因此,文字作家在创作的过程中如何培养图像想象的能力,也是必不可少的功课。因为说到底,一个图画书的文本是要配上图,才能成为图画书。”第十届评奖中特设的“图画特别奖”,获奖作品为吴佳丽的《小房子》,评审主席梅子涵对这一“特别奖”的解释中也提到,《小房子》的文字部分还不够完美,但图画部分富有特点、精巧独特,于是经过评审委员中作家和画家的相互讨论、分析特设此奖。文图的二重奏协调,仍是原创图画书前进需要不断着力的要点。

 

十年征途,助力原创图画书“蓬勃生长”

回望十年前,刚发起信谊图画书奖之时,国内原创图画书之路还是“一条人烟稀少的道路”;十年过去,这条小道已然“人来人往、繁花似锦”,“信谊”的这一段十年旅程,恰也助力着国内原创图画书的蓬勃生长。

在信谊图画书奖征奖号召和激励下诞生的那些作品,正回应着一份设立初心——“我们固然不能自决于世界图画书的传统之外,但也要有从自己的文化和土地生产出来的作品,培养我们的孩子成为有文化认同、文化自信的人”。这些新作之外,信谊图画书奖也在给创作出新作的新人们一个较高的起点平台,并以信谊自身的专业能力培养和帮助这些原创作者们走向更远。正如梅子涵在评价这些创作者时所说,大范围来看,年轻创作者们难免有一些限制,但也因为年轻,每一届都会是新涌入的生机勃勃的力量,“信谊看到的不只是他们今天所能达到的境界。加入征奖的第一次或许正是他们后来优秀的开始”,“这个奖设立的目的本来就是为了中国图画书的明天和未来,或者说,是为了创造明天和未来,所有参加过这个奖的征集的作者,包括那些没有获奖的创作者,可能正是今天的年轻创作者、明天的文学家和艺术家,创作出未来的中国儿童喜爱的阅读作品”。

信谊图画书奖十年旅程,原创图画书蓬勃生长-出版人杂志官网

 

“信谊是创作者曾经走过的一道桥”

作为信谊图画书奖发起人、评审委员的梅子涵说过:“信谊是他们(图画书创作者们)走过的一道桥”,而三次获得信谊图画书奖文字奖的图画书创作者孙玉虎则说,“我们(图画书创作者们)都是信谊的孩子”。对经由信谊图画书奖这一平台获得瞩目和借力的创作者们而言,信谊正是一道到达更耀眼彼界的桥梁,提供着有力和坚挺的支撑。

对许多参赛的图画书创作者而言,信谊图画书奖在2010年的发起也正填补了彼时国内图画书相关奖项廖廖的空白,而“信谊”二字在国内图画书界的出版实力和专业水准,无疑也触动着这些图画书创作者的神经。首届信谊图画书奖佳作奖获得者陶菊香彼时是一位研究生,听到老师对信谊图画书奖的推介,“当时关于图画书的奖项实在太少了,自己听了信谊的发布会后也确实认同这是一个不错的展示平台”,在恰巧捕捉到灵感进行改编后,就义无反顾参与了首届的征奖。第九届和第十届两次获得信谊图画书创作奖佳作奖的俞文强、崔建秋,参赛完全是“信谊”两字的推动,毕竟“十几年前就开始看绘本了,信谊这两个字很早就知道,所以看到信谊的比赛,就果断参加了”。第二届信谊图画书创作奖入围奖获得者李卓颖,也是在读到信谊出版的《阿虎开窍了》后觉得深受触动,于是创作出《公主怎么挖鼻屎》这一妙趣横生的作品投向信谊。而“野生”的图画书创作者抹布大王,虽不是科班出身,在偶然阅读到获得中国台湾的信谊幼儿文学奖、刘旭恭的《好想吃榴莲》后,惊觉“世界上竟有如此简单又如此幸福的事物,当即决定要成为一名图画书创作者。并在发现大陆地区也有信谊图画书奖后,就开始了漫长的投稿参赛之旅”。

信谊图画书奖十年旅程,原创图画书蓬勃生长-出版人杂志官网
信谊图画书奖发起人梅子涵

投稿参赛是创作者们迈出的第一步,而真正获得奖项的认同、或是专业评审的瞩目之后,信谊图画奖的影响力和相伴带来的机遇又切实为新人创作者们带去了成长的无数可能性。陶菊香凭借着《门》获得了首届的佳作奖,作为一个图画书为专业方向的研究生,她笑言《门》的出现让她顺利毕业了,也正如这部作品的名字一样,她算是“打开了图画书创作之门,此后就全身心地投入到研究儿童插画、儿童心理、儿童图画故事中去了”,此外,“在投奖和获奖的整个过程中,认识到了很多专业的老师、优秀的编辑,以及和我一样的创作者,大家相互探讨学习,不断地深入和了解图画书,拓宽了眼界和思维。因为获奖作品出版,也让更多的人知道我,随之合作的平台也多起来。我的书在越来越多的家庭书架上摆放,读者的反馈也多起来,这些对我是莫大的鼓励”。而即将出版第七届文字创作奖入围作品《大个子夫人从高高的山坡上骨碌骨碌地滚下去啦!》立体书的抹布大王直言,“获奖后收到了许多出版社的约稿。获奖之前我很开心地画好一本图画书,然后自己掏邮费寄给信谊图画书奖参赛,获奖之后我还是很开心地画一本图画书,但变成了出版社会给我一笔稿费,这么一想就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数一数二幸福的人,感觉得到了认可和鼓励”。

回望这十年旅程,这些从“信谊”出发的创作者们对未来也满怀信心和期待。陶菊香期望着原创图画书长足发展下的国际接轨,“希望未来的图画书能创作出更多贴近孩子生活的富有童趣的好图画书,经典能更多,质量也能长足进步,与国外优质图画书距离缩小,更多本土原创。也期待有更多国外好的相关的理论类书籍引进国内。创作者也能有更多的国际交流机会,更直观地学习国外的长处”。而一路从“野生”成长,到获得信谊编辑部的“处女座”级别的专业修改意见、不断打磨前进的抹布大王也盼望着更丰富多元的原创图画书生态,“希望原创图画书能保持多样性,能够鼓励各种各样不同的图画书一起存在。希望越来越多的人关注原创图画书,喜欢原创图画书”。■

出版人杂志

Read Previous

小荷听书:专业研发,从全阅读到全平台

Read Next

黄晓燕:给孩子们一个奇思妙想的国度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