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晓燕:给孩子们一个奇思妙想的国度

奇想国的童书能从每年40000余种童书里脱颖而出,主要归功于我们的不追随流俗,图书辨识度比较高。

 

 

“从此,王子和公主幸福地生活在一起,直到永远。”从此(ever after)……这个童话故事最经典的结尾,正是奇想国童书故事的开始。

五年前,黄晓燕意外地获得投资,开始创立一个新的童书品牌,对未来满怀期待。在为新品牌想名字时,她首先确定的其实是英文名:Everafter Books,“希望孩子们读了我们的书以后,会受益终生,获得长久的幸福”。可是,英文名确定以后,却很难找到一个对应的中文名。黄晓燕想了很多名字,最后定下了“奇想国”,“希望我们出版的书为孩子们构建一个充满奇思妙想的国度。品牌名一经确立,slogan立即完成:好童书的国度,奇思妙想的家”。

奇想国不久便声名鹊起,成为各大奖项和书单上的常客。近日再传捷报,2020年国际安徒生奖揭晓,美国儿童文学作家杰奎琳·伍德森获得作家奖,奇想国即将出版她的《希望之路》(Show Way)等三部作品。

黄晓燕:给孩子们一个奇思妙想的国度-出版人杂志官网

 

听说过奇想国吗?

创立并运营好一个图书品牌,不少编辑都做过这个梦,但能真正实现梦想的人并不多。黄晓燕无疑是他们中幸运的一位。

奇想国的创建离不开一位有情怀的投资人,他投资了很多很有调性的文化品牌,并以“为中国的中产阶级打造生活方式”为投资理念。见面聊了半小时,投资人就确定了让黄晓燕开始创建一个新的童书出版品牌。如此高效的决策,当然并非仓促之举。创建奇想国前,黄晓燕已经有20多年横跨中西两地的出版业从业经验,还有创立品牌的完整经验。当年,受麦克米伦出版集团之邀,她负责创建了麦克米伦世纪合资公司,所以在创建奇想国时,已经驾轻就熟了。

“作为一名编辑,能拥有一个自己亲手打造的品牌,拥有选品和出版的自主权,是一件很幸福的事。这和投资人的认可和资金支持、2015年下半年时热度尚高的童书出版环境以及我很有幸迅速组织起一支专业度很高的队伍,都有密不可分的关系。”黄晓燕告诉记者,奇想国在成立之初,定位就很明晰:用先进的儿童观和教育观,出版高品质童书,助力孩子获得幸福和成功人生。基于这种定位,奇想国在选品、翻译、编辑加工、设计、印制、产品市场定位等各个环节上都保持着高标准和高度的一致性。“奇想国2016年年初正式进军少儿出版业时,中国童书出版业的第二个黄金十年已经结束(1995年开始,中国童书出版业迎来第一个黄金10年),可以说我们并没有赶上产业迅猛发展的好时代。但是,正是因为清晰明确的定位以及坚定不移的决心,让奇想国越来越获得读者和业内同行们的认可。”

奇想国出版的第一本书是《圣诞老人,世界头号玩具专家》,赶2015年12月的圣诞季上市。这本书背后的故事,让黄晓燕终生铭记。当时,京东童书重点品负责人张戈和他的团队很看好这本书。于是,奇想国和京东童书确定了独家合作关系。“张戈当时有伤,腿上打着石膏,拄着拐杖;他的团队里有一位姑娘则已有七八个月的身孕,但是,他们完全没有因为自己的身体原因有丝毫懈怠,而是全情投入,连轴转,和我们打磨所有的销售细节,十分敬业和用心。”书一上市,就成为2015年圣诞节京东最畅销的童书,一周多,10000册精装本售罄。京东图书联合多家媒体发布了战报。奇想国作为一个新品牌初试啼声,便有了先声夺人的不凡业绩。在推出精装版的同时,奇想国还和宁波艺趣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王洋总经理合作,推出了10000个圣诞礼盒,卖得也相当好。“一本书的成功是很多人共同努力的结果。我们应该时刻谨记:出版是一项需要团队合作的事业。”黄晓燕说。

在合作方和团队的共同努力下,奇想国出版的第一本书就在业内收获了很多好奇的询问:听说过奇想国吗?一个新品牌?

 

踮起脚尖,往上够一够

奇想国成立不久,就以独特的选品眼光,为童书出版带来了新鲜的生命力。

2016年4月23日,世界读书日,奇想国推出《如果我是一本书》以及《手套树》等其他几本书,进入常规出版节奏。《如果我是一本书》由豆瓣首发并主推。这本书令爱书人惊艳不已,从此成为奇想国的品牌标识读物。此后,《威廉的洋娃娃》获微博童书榜2016年度十大好书、新阅读研究所2016中国童书榜年度最佳童书;图画书《暴风雨中的孩子》年销量破10万,荣获京东图书2017年度十大畅销书;2019年,奇想国出品的童书共入选国内各类备受尊重的书单和奖项100余次,原创人文知识类图画书《我们的一天》和原创图画书《蜗牛老师的幼儿园》获得多个奖项,后者售出全球英文版权……目前,奇想国在0-12岁年龄段出版了包括纸板书、立体书、图画书、桥梁书、儿童文学、中英双语读物等在内的全品类图书,还有一条亲子育儿类图书的产品线,一个好童书的国度已蔚然成形。

然而,独树一帜的奇想国难免被人贴上“小众化”的标签。在黄晓燕看来,奇想国的书会给人一种小众的感觉,首先是因为国内童书市场上的书大多数比较类似,比较“一目了然”,即不管是内容还是艺术表现形式,都比较浅显,易于理解和接受。奇想国的书在选品时,因为刻意寻求思想和审美的高度,所以看起来会有些难度,不是那么易懂。但是,这样的评价来自于成年人,未必能够真实反映孩子们对奇想国图书的阅读感受。举例来说,成年人看到无字图画书就发蒙,因为他们已经习惯于依赖文字表情达意。但是,孩子们的读图能力其实是很强的,能够敏锐地发现图画书隐藏的细节。“奇想国的书是给孩子们做的,孩子们并不会使用‘小众’这样的评价。做出版,当然要考虑市场需求,要研究市场上的畅销书。但是,就像一味迎合孩子的阅读趣味,孩子难以获得成长一样。一味迎合市场趣味,一个图书品牌也难以在成千上万家出版品牌里脱颖而出。一个品牌还是应该有自己的个性和调性的,否则就湮灭在成百上千家出版企业之中了。”黄晓燕希望“孩子们在阅读奇想国的书时,能够踮起脚尖,往上够一够”。

作为品牌的掌舵人,黄晓燕当然还必须时时刻刻记得奇想国童书的商业属性。“奇想国首先是一家公司,我们得有盈利能力,才能保证自己活下去。”五年来,奇想国在市场和销售方面也投入了非常大的精力。“好在我们团队的小伙伴们都非常喜欢自己的产品,认同公司的出版理念。奇想国的童书能从每年40000余种童书里脱颖而出,主要归功于我们的不追随流俗,图书辨识度比较高。”

2016年,奇想国正式运营的第一年,即实现了全面盈利,总造货码洋近4000万,销售收入近千万。2017年,奇想国连续第二年实现盈利,销售码洋和销售收入增长都超过了150%。

黄晓燕:给孩子们一个奇思妙想的国度-出版人杂志官网

 

连接自我 连接他人 连接世界

奇想国希望帮助孩子们建立和实现三个连接——与自我的连接:发现真正的自己,找到自己独特的个体属性;与他人的连接:培养必要的社会属性,成为一个合格的公民;与世界的连接:实现自我在社会上的价值,为世界做出自己的贡献。在黄晓燕看来,“优秀的童书,用看似不太复杂的故事,比较浅显易懂的语言,反映的,却是人类自身、社会和自然最普遍的、最本真的道理。好书帮助孩子们看到过去,看到未来,看到世界,看到他人,从而认识自我”。

“连接”为孩子们开启了更丰富的人生,也让奇想国的身边聚集起了更多忠实的小读者和家长、老师、绘本馆经营者、图书管理员,阅读推广人等童书的“守门人”。

2019年,奇想国出版了国内首个图画书专业研究刊物《画里话外》,并组织了多次工作坊,借以将图画书创作人和出版人、阅读推广人连接在一起,共同推动国内图画书专业度的发展。

近年来,在不少重要的国际出版合作交流活动中,我们也能看到黄晓燕的身影。

在2014年和2015年,作为中国唯一的嘉宾,黄晓燕连续两度受《出版人周刊》(Publishers Weekly)之邀,在《出版人周刊》主办的Global Kids Connect Conference做关于中国童书市场的主题演讲。通过大会,法国最大的童书出版集团巴亚集团的国际部负责人认识了她,这直接促成了2017年“巴亚桥童书”合资公司的成立。2018年8月,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上,奇想国宣布与美国西海岸最大的图书出版公司Chronicle Books独家合作的品牌“童眸童书”成立。2019年,奇想国成为在世界范围内帮助贫困儿童养成阅读习惯的公益组织Room to Read在国内的首个合作方。

刚刚过去的4月,受博洛尼亚国际童书展主办方邀请,作为中国唯一一位出版人,黄晓燕参与了2020年博洛尼亚书展线上24小时马拉松画手见面会活动,并且在去年9月受博洛尼亚书展之邀,拜访莫斯科,与俄罗斯同业交流座谈。

和国内其他童书品牌相比,开放的国际化视野让奇想国更快地融入了全球化的时代浪潮。

 

使命感具有决定性因素

随着流媒体的发展以及屏幕阅读的加速普及,成本战、版权战、折扣战、盗版战……作为大众出版业最有潜力、最有生命力的品类,童书出版的市场竞争也变得异常激烈。黄晓燕表示,这些难关,作为童书出版业的新军,奇想国当然都迎头赶上,打了无数个遭遇战。“国内的童书出版业严重依赖网上销售,尤其是图画书和低幼类图书。奇想国面对的最大难关是折扣战,这一战役仍在继续,结束之日,目前看来遥遥无期。大众出版业是一个重资产的行业,利润非常稀薄,投入成本很大。同时,因为每一本书相对而言都是一个全新的产品,上市之前,成功与否并不好预估,风险还是很大的,所以我经常说出版业本质上是一种赌博业。越大的公司,投资越大的项目,赌注越大。在资源方面,奇想国团队唯一的优势是有一定的版权资源,在其他诸多方面,都是比较弱势的。”

从2015年下半年开始筹建奇想国,到后来同时运营和管理三个品牌,过去的五年,黄晓燕其实一直非常辛苦,工作的繁重程度也可想而知。但再苦再累,她总能将满满的正能量传递给身边的人。奇想国的愿景、胸怀和从事出版事业的出发点,是她和团队最引以为骄傲的。“我们希望用自己出版的好书服务更多的家庭和孩子,从未以迅速获取经济上的效益为目标。”在她看来,使命感对于一个人或者一项事业来说,具有决定性因素。“如果把出版只是作为一门生意来做,做一个出版品牌的主要目的是挣点钱,那这个品牌长期存在的可能性其实不大。一个出版企业只有将出版真正有留存价值的图书,用优质内容服务更多读者、引发更多读者思考、引领更多读者的精神成长,当成自己的使命,才有真正存在的价值,才有生命力。一项事业要长久,造福更多的人一定是基础。”

黄晓燕坦言,奇想国今天的图书品质,跟她当初设想的样子比较接近,但规模和效率并不令她满意。她期望,“五年、十年之后,奇想国已经是一家全媒体的儿童内容提供商和服务商,制作的内容依然精良,产品仍然有自己独特的调性,依然能够吸引到属于自己的欣赏目光。”■

张竞艳

《出版人》杂志编辑部主任

Read Previous

信谊图画书奖十年旅程,原创图画书蓬勃生长

Read Next

新时代的“寄小读者”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