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类图书如何申报国家出版基金?

文|林 蔺

与国家出版基金项目自2019年开始至2021年总体数量回落下降的趋势不同,教育类图书在总项目数量中的占比稳步上升,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参选教育类项目质量的提升。

教育是强国之本,是民族振兴和社会进步的基石。建国七十年来,我国教育改革发展波澜壮阔,人民思想道德素质和科学文化素质全面提升,为我国经济社会的持续健康发展作出了基础性、全局性、先导性贡献。立德树人是建设教育强国的根本任务,教育类图书直接地体现了国家出版基金“举旗帜、聚民心、育新人、兴文化、展形象”的使命担当。本文对近十年来国家出版基金教育类项目进行梳理和分析探讨,以期为管窥我国教育出版学术发展和学科建设的前沿和动态提供全新思路,为业界申报国家出版基金教育类项目提供些许启示。

近十年来教育类项目占比稳步上升

国家出版基金项目总数在近十年(2012-2021)间,从2012年的205项,经历了2016-2018的快速增长期(从376项到778项),至2019年逐年下降,2021年为405项。与此同时,教育类出版基金项目从最初2012年的4项,在2017(16项)、2018(24项)年达到峰值,2019年降至9项(见表1)。值得留意的是,与国家出版基金项目自2019年开始至2021年总体数量回落下降的趋势不同,教育类图书在总项目数量中的占比稳步上升(见表2),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主管部门对于教育类项目的重视。

在项目所属出版社的结构性方面,近十年入选国家出版基金项目的教育类项目中,教育出版社在所有出版社中的占比为53%(见表1)(项目所属教育类出版社数量/教育类项目数量),在参选中并未显现出压倒性的专业优势,说明教育类出版社在教育专业项目的储备及申报方面还有较大的提升空间。

在近年入选国家出版基金项目的教育类出版社中,广西教育出版社、浙江教育出版社、广东教育出版社、人民教育出版社表现较为突出。

在项目选题方面,国家出版基金教育类项目主要集中于以下领域:(1)以“中国”等字眼为标识的国家系列研究,如当代中国义务教育学术思想史研究、当代中国教育学人文库、中国教育思想文库等。(2)教科书研究,如中国教科书理论研究、百年中国教科书的文化传承与创新、中国近代中学科学教科书研究、中小学理科教材难度的国际比较研究等。(3)分学段、分学科的专题研究,如新中国小学教育研究70年、中小学STEM教育研究、高校治理现代化研究、高等教育资源区域分布与协调发展研究;语文、数学、物理、化学、生物学教育研究等。(4)教育政策与教育改革研究,如中国教育改革开放40年、当代中国教育改革与创新、高考改革研究、中国少数民族教育政策研究等。(5)细分领域的教育史研究,如民国教育史、教师教育思想史、教育活动史等。(6)特殊教育类选题,如当代中国特殊教育、中国残疾人职业教育与就业服务、中国视障教育珠心算教与学、中国无障碍电影音像出版工程、盲残人中、小学生无障碍阅读工程等。

申报教育类项目策略建议

由上述数据分析可知,教育类图书的整体入选率有一定的提升,但教育出版社作为教育领域的专业出版社,专业优势还有待进一步凸显。据国家出版基金规划管理办公室《2021年度国家出版基金项目申报相关问题解读》,国家出版基金专家评审的重点包括:项目的社会效益,项目的思想性、科学性、创新性、传承价值、出版价值,作者的学术水平和执行能力,申报单位的实施能力和社会信誉,实施方案的可行性,预算的合理性等。基于评审重点,教育类图书申报国家出版基金项目的策略建议如下。

其一,聚焦教育专业,深耕专业优势。国家出版基金项目是某一领域能代表国家高度、国家水平的精品力作。要想在基金评审中获得优势,出版社必须牢牢立足自身专业优势,具有持续挖掘、长期培育的魄力和定力。在地方教育出版社中,广东教育出版社在国家出版基金的获资助项目与获资助额度方面都有着颇为亮眼的表现。以近五年其入选项目为例,《中国教科书理论研究丛书(第二辑)》、《共和国教育图文史》等都是教育理论研究的精品出版物。对教育理论图书的持续深挖显示了出版社服务教育的热情和专业出版的功底,也使出版社逐渐积累起专业的出版资源,为国家出版基金的项目申报和项目储备夯实基础。

其二,精准策划选题,全方位突出亮点。国家出版基金紧跟学术前沿,重点资助一批反映各学科最新成果,开拓新领域、填补研究空白的学术精品,进一步推动学术发展和学科进步,提升我国学术原创能力,打造新的出版高峰。因此,教育出版社在立足自身专业优势进行选题策划时,必须精准聚焦教育领域的重大问题、前沿问题或“留白”领域,立足国家对教育建设的宏观需要,立足教育学学术前沿,并在项目申报时对项目特色进行全方位地呈现。

其三,对标国家水准,精选作者团队。高水准的作者团队对于国家级重大出版项目的打造至关重要,也是国家出版基金项目评审中的关键因素。以《中国教科书理论研究丛书(第一辑)》为例,石鸥教授凭借其数十年在我国教科书研究领域的突出贡献和丰富经验,召集全国高校致力于教科书理论研究的专家,填补了国内教科书理论研究的多项空白,为创立中国特色中国气派的“教科书学”画下了最浓墨重彩的一笔。当然,教育出版社权威专家资源的积累与丰富,不可一蹴而就。国家出版基金项目从一定程度上引导着教育类出版社对高端专家资源的培育与储备。出版社其他板块的资源建设也将由此获得强有力的智力支持。

其四,合理控制规模,科学申报预算。出版社如申报多个项目,在项目的规模和申请资助金额方面应有所区分,要根据出版社的规模、项目规模、成本、难度形成梯度。出版单位应根据项目实际需要合理控制项目规模,不要一味地追求“大项目”。在填报经费预算表时,对各项成本支出做好细致的市场调研,确保数据准确、依据充分、说明清楚。预算申报要实事求是,科学合理,体现出版社在成本控制和资源调度方面的专业性。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指出,要建设高质量教育体系,“全面贯彻党的教育方针,坚持优先发展教育视野,坚持立德树人,增强学生文明素养、社会责任意识、实践本领,培养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立足主业,深挖教育专业优势,打造精品之作、传世之作,既是夯实我国高质量教育体系理论根基的内在需要,也是每一位教育出版人的责任与担当,使命与荣光。

(本文作者系广东教育出版社编辑)

 

出版人杂志

Read Previous

数字出版精品项目的成功之道

Read Next

古籍影印出版会构成一种生态吗?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