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法兰克福书展重回线下——行业大咖说出版不会衰退

第73届法兰克福书展聚焦出版行业在疫情期间所显示出的韧性、创造力和创新精神。

文|李   丽

10月20日,法兰克福书展开幕首日,企鹅兰登书屋全球CEO马库斯·杜乐盟(Markus Dohle)在书展现场的对话活动中,自称是一个“了解数据的乐观主义者”,他断言“出版业不会衰退,并且正处于自古登堡发明印刷机以来的最好时期”。而在前一天晚上举办的2021年法兰克福书展开幕式上,德国出版商和书商协会主席卡琳·施密特-弗里德里希斯(Karin Schmidt-Friderichs)也在致辞中表示,图书出版业是一个幸运的行业,在疫情期间,总体而言,图书显示出了新的韧性,它们所讲述的故事,在病毒蔓延的漫漫长夜中为许多人提供了安慰和支持。

加拿大首位原住民总督玛丽·西蒙(Mary May Simon)在2021年法兰克福书展开幕式上讲话。图片来源:FBM, Marc Jacquemin

德国文化部长莫妮卡·格鲁特斯(Monika Grütters)出席了19日晚的书展开幕式并讲话。她是德国数十亿美元的“重启文化”(Neustart kculture)计划的热心支持者。格鲁特斯在讲话中说,感谢文学家、艺术家和出版行业的所有从业人员“让这个行业存活下来”,并在经受疫情的挑战中“基本毫发无损”,更加希望今年的法兰克福书展能够为许多个人和企业的成功故事揭开新的篇章。她特别提到了对文学翻译家的感谢,“他们使我们能够跨越国界交流思想和想法,即使在国界关闭的时候。”

而主宾国加拿大的总督玛丽·西蒙(Mary May Simon)在开幕式上的讲话,令加拿大作为主宾国的参展主题——“独特的多元性:单一与多样”(Singular Plurality: Singulier Pluriel),在参加本次书展的各个国家的代表中引发了全面共鸣。

 

对面对面交流的渴望让全球书业重聚法兰克福

法兰克福书展主席岳根·博思(Juergen Boos)在书展开幕式前的新闻发布会上介绍说:“本届书展的主题语是‘再次连接—欢迎重返法兰克福’,对面对面交流的渴望再次将全球书业汇聚在法兰克福。2021年第73届法兰克福书展将聚焦于出版行业在疫情期间所显示出的韧性、创造力和创新精神。在德国政府‘重启文化’计划的大力支持下,第73届法兰克福书展得以重返线下展场。疫情对整个展会行业产生了生死攸关的影响。我们很高兴法兰克福书展是第一批再次举办的国际书展之一。”

据了解,于10月20日至24日举办的本届法兰克福书展,共迎来80个国家的2013家参展商,以及来自105个国家的3.6万名行业内观众和当地3.7万多名公众访客,累计7.3万余名参观人员。并有300多名各国作家活跃在展场内外,与观众讨论自己的虚构和非虚构类作品、处女作、诗歌和报告文学。本届书展还向由于旅行限制不能实地参展的行业人士,于书展开幕前一周开放了数字化活动项目——法兰克福书展大会和大师课。同时,书展举办期间,场外观众可通过视频直播实时观看“法兰克福工作室-出版业内部洞察”(Frankfurt Studio Inside Publishing)谈话节目,许多出版行业的意见领袖在其中发表了自己的观点。至书展结束,法兰克福书展官网上播放的各类数字化节目总共吸引了包括行业内人士和社会公众在内的13万用户点击观看。

德国出版商和书商协会(Börsenverein des Deutschen Buchhandels)主席卡琳·施密特-弗里德里希斯(左)和法兰克福书展主席岳根·博思(右)在2021法兰克福书展开幕式上。图片来源: FBM, Marc Jacquemin

书展上还举办了一年一度的全球50位CEO对话项目。今年,这一活动同时通过视频访谈和现场谈话的形式进行。纽约的私人投资银行Oaklin DeSilva+Philips的投资银行家罗宾·华纳(Robin Warner),和德国安联保险集团(Allianz)的克劳斯·德里尔弗(Klaus Driever)分别以视频和现场谈话的形式发表了观点。谈话的主题为“并购整合、消费者与社区”,内容涉及一系列话题,包括对阿歇特集团(Hachette)斥资2.4亿美元收购美国沃克曼出版社(Workman)的动因分析,对德国最大连锁书店(Thalia)和亚马逊(Amazon)在德国争夺购书者斗争的看法,以及对图书行业持续进行的数字化问题的讨论等。

 

主宾国加拿大展现多元文化

加拿大总督玛丽·西蒙在开幕式讲话中说:“我相信我们所有的故事都是创造世界的神话。我们的故事就是如何创造自己。”玛丽·西蒙是加拿大历史上首位原住民出身的总督,她的父亲是白人,母亲是因纽特人。玛丽·西蒙说:“通过我自己的故事,我学会了在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中遨游。我学会了寻找自己的声音,并为那些仍在努力争取被听到的人发出强有力的声音。我认识到,故事将我们联系在一起,给予我们力量。” “我们是一个多元文化融合的国家”,玛丽·西蒙说,“这种多元文化精神在加拿大文学作品中栩栩如生,其中充满了新的声音和独特的视角。”

德国文化部长莫妮卡·格鲁特斯(Monika Grütters)在2021法兰克福书展开幕式上讲话。图片来源:FBM Marc Jacquemin

据了解,在加拿大主宾国展馆中,不仅展示了加拿大的幅员辽阔,还展示了其文化、语言和传统的多样性。参观者可以通过一个装置体验加拿大的景观元素:水、光、矿物质、土壤、山脉和空气。并首次设立了虚拟展馆——展示加拿大文学和文化的创造性和多样性。共有60位加拿大作家和插画家将通过现场或数字化形式参与书展活动,其中8位杰出的文学家和艺术家来到了法兰克福,在书展现场参与图书朗读和互动活动。展馆现场的“加拿大主题图书展”展出了165家出版社出版的关于加拿大的近400本新书。

 

企鹅兰登全球CEO认为出版业正处于最好时期

10月20日,作为面向出版专业人士的活动项目“法兰克福工作室-出版业内部洞察”(Frankfurt Studio Inside Publishing)的开篇,企鹅兰登书屋(Penguin Random House)全球首席执行官马库斯·杜乐盟在书展现场与法兰克福书展官媒《出版展望》杂志(Publishing Perspectives)总编辑波特·安德森(Porter Anderson)进行了对谈,杜乐盟在谈话中自称是“了解数据的乐观主义者”。以下是杜乐盟的主要观点:

长篇阅读很重要。我们如今生活在一个非常特殊的时代,一个由突发新闻、即时新闻驱动的世界。此时长篇阅读变得更加重要。图书出版业一直提供的是基于事实和真相的,深入观察的整体视角,事实上是给人们提供了关于某些话题的更广泛的信息,特别是在非虚构类书籍中。而我们需要思考的是:当我们想让人们获得教育的时候,如何让他们从中获得乐趣和激励?

我们从心理学上知道,让自己沉浸在复杂的故事中——尤其是复杂的人物角色中——有助于你设身处地为他人着想。它帮助你从其他角度看待世界,它创造了同理心和人类价值观,尤其是对年轻人来说。如果我们想要捍卫以人类价值观为基础的民主,这就是世界现在所需要的。

现在是出版业最佳时期的六个原因。我已经进行了四年的“全球路演”,主题是为什么现在是自古登堡600年前发明印刷机以来出版业的最佳时期。

企鹅兰登书屋全球CEO马库斯·杜乐盟(Markus Dohle)与《出版展望》(Publishing Perspectives)总编辑波特·安德森(Porter Anderson)在法兰克福书展开幕首日的对话活动中。图片来源:Publishing Perspectives, Johannes Minkus

现在是出版业最佳时期的第一个原因是,全球出版业的收入每年都在增长,消费者在书籍和长篇故事上的消费支出一年比一年更多。这是一个很好的开始。

第二个原因,我们在内容的实体分销和门店的数字化分销方面都有非常稳定、强健和成熟的商业模式。

第三个原因,我们发现了印刷版图书发行和数字化图书发行之间的健康共存。

第四,我们可触达的用户正在增长。世界人口正以每年3%到4%的速度增长,识字率也在飙升,越来越多的人进入了我们的阅读生态和电子商务系统中。

第五大原因,自《哈利·波特》(Harry Potter)以来,儿童图书和青少年读物一直是过去25年里增长最快的类别。这给我们的生态系统带来了越来越多的下一代受众。

最后,具有同样重要性的第六个原因是,有声书正在风起云涌。消费者的热情直线上升,而有声书并非只是对其他格式图书的蚕食,消费者听一本好的有声书,并不影响他同时做其他事情。

这六个原因在疫情期间都得到了证实,甚至正在加速显现。

印刷版图书仍然是最主要的。当我在2008年或2009年与我的团队定义我们的战略时,那时图书格式和渠道的发展还都是未知,我当时的描述就是,“我们要在纸质出版和数字领域同时发展”。

我们相信,即使从现在起50年以后,我们的很大一部分业务仍将是印刷版图书业务。我或许并不能雄心勃勃地说,到那时候我们的印刷版图书业务能占到80%,但我想,“它是一定不会消失的” 。

关于并购西蒙与舒斯特出版社。我们的目的是为后代创造书籍和阅读的未来。如果我们要实现这个目标和愿景,企鹅兰登书屋就应该在这个行业中占有一席之地。

然后,我们不仅在纸质内容出版方面,还在建立和发展实体的图书分销供应链上投入了很多,特别是在美国,以及世界范围内,在过去10年里,投入超过1亿美元。所以我们走的有点像一条“之”字型的曲折道路——当人们开始放弃纸质出版物的时候,我们却在这上面投入了大量资金,因为我们想要打造一个多元化的渠道组合。

但我喜欢这样的曲折。我们投入了大量资金,是因为我们认为实体书店很重要。我们想通过我们的分销服务让它们更有效率,赢利能力更强,帮助它们减少退货和降低库存。今天,我认为人们承认,我们有一个非常好的,即使不是行业中最好的图书分销供应链。■

 

出版人杂志

Read Previous

美国大众出版搭乘“新冠顺风”

Read Next

如果爱情是世俗的方舟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