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有史以来最大的出版工程如何炼成?

特约记者|徐海瑞 杨 艳

历经11年的编撰,湖南有史以来最大的出版工程《湖湘文库》圆满收官。

中国历史上,不乏以卷帙浩繁著称的丛书、类书。《二十四史》共计4000 多万字,有“世界有史以来最大的百科全书”之称的《永乐大典》全书3.8亿字,成书于乾隆朝的《四库全书》则接近9亿字。如今却有这样一套文库,它的文字体量十倍于《二十四史》,超过《永乐大典》,接近《四库全书》的一半。它就是湖南有史以来最大的出版工程和重大文化项目——《湖湘文库》。

或许只有亲自目睹才能知晓,一套700余册的文库摆在面前是一件多么震撼的事情——2017年10月13日,《湖湘文库》正式完成数字化再版并举行总结汇报会,历经11年的编撰,这项包含了702 册图书、近4 亿字的浩大工程圆满收官。从帛书简牍到屈贾辞章,从大儒集钞到通史传记,从书画雕刻到方言楹联,文库梳理了湖南悠长的文脉,彰显了湖湘文化的独特魅力,而在编撰过程中,文库也因其规模之宏大、规划之完整、实施之严密而令人瞩目,被誉为当代湖南的《永乐大典》《四库全书》。

应邀出席《湖湘文库》总结汇报会的项目首创者文选德已满头白发,但仍精神矍铄。回顾文库从无到有的历程,这位73岁的老人百感交集。从事文化宣传工作已有40余年的文选德对湖南文化有着深厚的感情。2003年,正是他提出了整理湖南历代文献,编纂一套丛书的设想。2006年8月,《湖湘文库》编辑出版正式启动,文选德任编委会主任。

“历史给予我们,我们回报历史。”在文选德看来,经典的东西永远不会失去它永恒的魅力,传统经典和名著在反复出版的过程中,只有勇者为先、敢于创新,才能以新的形式再次进入人们的视野。也正是基于同样的信念,怀着对历史的敬畏,对先贤的尊崇,对学术的追寻,对文化的担当,在湖南省学术界、文化界、出版界众多专家学者的共同努力下,历经11年长途跋涉,终于全面完成了这样一项文选德口中“无愧历史、无愧前人、无愧子孙”的文化工程。

盛世修史,当湖湘大地史上最为浩大的出版工程最终圆满完成,在总结汇报会现场,湖南省新闻出版广电局党组书记、局长,《湖湘文库》编辑出版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朱建纲为伟大的时代与辛勤工作的出版者“叫好”:“11 年来,我们不仅看到了湖湘文化和湖湘精神在编写《湖湘文库》中彰显的力量,更看到了湖南出版界老中青三代对事业的孜孜以求,还看到从湖南省委、省政府、省委宣传部到文化、财政等部门对《湖湘文库》的理解和全力的支持。”

《湖湘文库》的编辑出版自2006年8月正式启动,至2013年7月全部完成。但湖南出版人并不满足于此。为了让更多人享受这份来之不易的文化大餐,《湖湘文库》编辑出版委员会决定推出数字版,《湖湘文库》由传统出版进入了新境界。对此湖南省委宣传部副巡视员李颖表示,《湖湘文库》数字化的完成,体现了对传统出版和新兴出版深度融合发展趋势的深刻把握,是对互联网信息技术深刻改变人类生产生活方式的时代呼应,是对“传播真理、传承文明、教育人民、服务社会”重要职责的生活发扬,不负先人,泽被后世。

《湖湘文库》编委会常务副主任张光华则披露了更多数字化出版过程中的艰辛。“这是件十分严肃、十分艰难的事,需要巨大的勇气。”张光华表示。在此过程中,丛书编委会对《文库》图书的前言、目录、凡例、正文、校记、注释、封面、书脊、扉页、版权页、插图、图片说明文字、版式及其他附件一一过筛,不仅对技术性差错予以订正句读、改错补漏,还以严谨的工作态度查阅资料,对知识性、事实性存疑的内容正本清源。默坐“冷板凳”三年多,编委会终于完成了文库数字图书的提质工作,使其更臻完善。

在地域文化的整理出版中,湖南无疑是先行者之一,而对于这样一套巨典,也或许只有湖南出版人才“吃得消”。谈及这套书,《湖湘文库》编辑出版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岳麓书社首席编辑唐浩明坦言,只有经历了才知道,在背后支撑《湖湘文库》的除了对中华文化、湖湘文化的深情热爱外,还有湖南人所特有的硬寨死打的“霸蛮劲”。“没有这股子劲,在今天这个躁动奔变的时代,是难以长期坚持在古文纸堆里坐冷板凳下死功夫的。而这种不忘初心、矢志不渝的执着精神,在湖南出版界是一种传统,是一种一脉相承的文化品质。”

“感谢《湖湘文库》这个宏大的文化工程,给了我们一个在文化版图上勾画大型出版项目的尝试,让我们在更加宏阔的文化历史背景下去理解当代文化与传统文化之间的关系,探索传统文化在当代文化中流传的规律。也是这个宏大的工程,为我们培养锻炼提升了一批古代典籍的编辑队伍,让他们在学赋有成之际有更大作为和担当。”在《湖湘文库》的编纂中,中南出版传媒集团10多家出版社齐齐发力,旗下天闻数媒承接了数字化加工和质检工作,完成了数字湖湘文库网站平台及专用终端的开发上线工作。对此,湖南出版投资控股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中南出版传媒集团董事长,《湖湘文库》编辑出版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龚曙光谈到了文库深远的现实意义。

他指出,《湖湘文库》不仅要汇聚历史,更重要的是激活历史。如何把702册古籍、4亿字的古代典籍变成当代可以激活、可以使用、可以流传的文化精髓,从中寻找出对湖湘文化的传播有更大现实推动力的选题,是出版人接下来一个“重要的文化命题和文化使命”。他提议以互联网为平台,以湖湘文库为基础数据,创造一个可以存储、搜索、交流的平台,集结国内文库资料,构成中华传统文化的点击数据库和移动互联网平台,“假如做到了这些,就无愧于湖湘文库的倡议者和那些付出了职业生涯乃至生命的出版工作者”。

《湖湘文库》的编辑出版工作已经画上了句点,但相信雍容恢弘的《湖湘文库》定会行之久远。《湖湘文库》带着湖湘精神走来了,它撬动的是历史,创新的是未来。

出版人杂志

Read Previous

山东出版IPO过会 齐鲁大地将迎第三家出版上市企业

Read Next

童书出版,这一年经历了什么?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