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问:霍金沉思录》:既探问科学,也指引生活

记者|叶好龙

在霍金离世一周年之际,湖南科学技术出版社正式推出了他的遗作《十问:霍金沉思录》中文版,向这位传奇致敬。

去年的3月14日,享誉全球的物理学家、科普作家,剑桥大学教授史蒂芬·霍金走完了他富有传奇色彩的一生。在霍金离世一周年之际,湖南科学技术出版社正式推出了他的遗作《十问:霍金沉思录》中文版,并在北京举办“超越想象:谁来回答霍金的大问题”思想沙龙,邀请了张双南、郑永春、龚曙光等重量级嘉宾等展开对话,围绕霍金对十个“大问题”的回答探讨人类未来的可能,向这位传奇致敬。

一部关于“大问题”的集结之作

作为一位物理学家,霍金除了在科学上有诸多重大的发现外,他的一生都在从事科学普及工作。霍金曾说过,“如果一本科学书籍能和明星的回忆录竞争,也许人类才有希望”。

1982年,霍金第一次开始筹划创作一本有关宇宙的科普读物,过程经历了诸多曲折。1988年4月,《时间简史》在美国出版,首印4万册,很快供不应求,据说一个夏天就卖出超过50万册。同年6月,该书在英国上市后,便一直雄居畅销书排行榜首位。

传奇故事就这样开始了。在随后的岁月里,《时间简史》被翻译成40多种语言,全球的累计销量早已超过1000万册。霍金一生著作颇丰,除了《时间简史》外,为人熟知的还有《果壳中的宇宙》、《大设计》等,这些作品也都被湖南科技社引进出版并受到国内读者追捧。

此番问市的遗作《十问:霍金沉思录》则是一部集结之作。在生前,霍金经常被学界、政经界人士和社会公众问一些关于宇宙本源和未来命运的宏大问题,对于这些“大问题”的思考和解答,都存放在霍金个人的档案中。霍金一直有意愿将这些思考结集出版,2018年他突然离世,使得心愿无法亲自实现。之后,在亲人帮助下,这些内容被整理成书。

在书中,霍金以一贯的通俗写法,简明而深刻地回答了“上帝存在吗?”“宇宙中存在其他智慧生命吗?”“黑洞中是什么?”“我们应去太空殖民吗?”“人工智能会不会超过我们”等一系列问题……这些问题有根植于霍金所专长的科学领域,有的也超出了他的研究范围,但霍金都给出了自己的预判,展现了他对人类命运的终极关怀。

在序言里,霍金生前的挚友、2017年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基普·索恩回顾了霍金的重要科学贡献,并感叹:“牛顿给了我们答案,而霍金给了我们问题。如果有一天我们真正掌握了量子引力定律并充分理解了宇宙的诞生,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我们站在了霍金的肩头。”

霍金的弟子、浙江工业大学教授吴忠超也在该书的译后序中写道:两千三百多年前,楚国的屈原在《天问》的一开始就追寻宇宙本源问题, 霍金在书中回答的大问题正是当代的天问,是地球文明的思想家对人类和宇宙命运的叩问,是人和天的问对。霍金为人类文明理解时空、宇宙和存在的推进,以及对人类道义和社会的普适关怀,在他逝去后将会逐渐展现出其深远的意义。他对人类命运的关怀和劝诫,都是我们面对这个世界的愚蠢和贪婪时的一剂安慰。

在《十问:霍金沉思录》中文版中,还有一位“迷弟”为书作跋,他就是腾讯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化腾。作为一名“天文爱好者”,马化腾谈到,霍金关于宇宙问题的解答,点燃了人们的想象力与好奇心,是留给世界最好的礼物。

既探寻科学,也指引生活

在与新书发布同时举行的“超越想象:谁来回答霍金的大问题”论坛上,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粒子天体物理中心主任、天体物理学家张双南教授,中国科学院国家天文台研究员、科普作家郑永春和湖南出版投资控股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中南出版传媒集团董事长龚曙光发表演讲,并围绕霍金对十个“大问题的回答” 展开对话,向这位传奇致敬。

在他们看来,《十问:霍金沉思录》既探寻和回应了很多科学问题,也充满着对宇宙本源和生命归宿等诸多终极哲学命题的思考,书中霍金所表现出的人生态度和情怀,对当下社会人们的生活也有着积极的指引作用。

张双南教授以“科学、科普和未来”为主题,回顾了霍金对人类最重大的三项贡献。他特别把霍金在书中最后的一段话送给听众,并认为这是霍金留给人类的赠语。“所以记住仰望星空,而非注目脚下。尝试理解你所看到的,并追寻宇宙存在的原因。保持好奇心。无论生活多么艰难,总有一些事情你能做到并取得成功。重要的是你不要放弃。释放你的想象力,塑造未来。” 张双南说:“拥有霍金是我们人类之幸。”。

“我们要向世界告诉我们在做什么,科学家应该要影响社会。”郑永春表示,作为一名科学家,霍金不仅认为提问并找到答案非常重要,还有与世界交流科学进展的义务,这就是科学家为什么要去做科普最主要的原因。“康德说世界上只有两样东西值得我们敬畏与震撼,一是我们头顶的灿烂星空,另外一个是我们内心崇高的道德准则。霍金做的工作,就是以天之道,解惑之疑,他要回答的最基本的问题是宇宙如何起源,生命如何起源,这既会让你懂得谦卑,也会让你更加勇敢地探索未知,因为外面的世界比我们想象的要大得多。”他说。

“我曾想问,假如有一天你离我们而去,你会对人类说点什么?然而我又坚信,你是不会离去的!或者,你原本不属于这个星球,你远远地到来,只是为了告诉我们:世界,远比我们想象的空间更大;生命,远比我们活着的方式更美……”一年前霍金仙逝,龚曙光写下了诗歌《活着的另一种方式——致霍金》,痛挽这个伟大生命的离去。

一年后,龚曙光用“如果你并不满意自己,霍金可以将你再造”表达了自己阅读霍金新书的体悟。在龚看来,霍金身上有着某种“神性”。“霍金先生有‘四重身份’,一是伟大的科学家,二是优秀的科普作家,三是特殊的生命体,四是人类自我神圣化的标本。所以,霍金所做的贡献和所达到的热度不会是一个普遍现象,甚至在很长一段历史阶段中会是一个孤立的存在,他是对人类来讲一个指引性、启示性的人物,指引着我们向某一种文明目标迈进。”他说。

 

 

出版人杂志

Read Previous

龚曙光:一个文化实践者的战略观察

Read Next

2019会是科幻出版的新纪元吗?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