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如何践行时代使命? 做好原创最给力

特约记者|谢  明

如果只允许为出版湘军提炼出一个关键词,毫无疑问是原创。

今年3月4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参加全国政协十三届二次会议文化艺术界、社会科学界委员联组会时指出,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不能没有灵魂,文化文艺工作、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就属于培根铸魂的工作。他要求,文化文艺和哲学社会科学工作者要坚持与时代同步伐,以人民为中心,以精品奉献人民,用明德引领风尚。

面对重大的时代使命,秉承“催生创造,致力分享”的中南出版传媒集团在世界读书日来临之际,用一场“书写新时代”大型原创活动做出回应:集中发布了100种原创新品,重点展示了29种原创精品,用迅捷又盛大的行动,展示出版湘军的深厚传统和强劲实力。

如果只允许为出版湘军提炼出一个关键词,毫无疑问是原创。

而原创的本质是什么?湖南出版投资控股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总编辑,中南传媒董事长龚曙光的回答是这样的:“一个出版人最应该干、最值得干的事情,就是为所在的时代收集、生产最新的创造。”从这个角度出发,再版、阐释、改变老产品等出版工作,可以解释为是继承以前的创造成果,人类文明的发展成果就是这样一个不断继承累积的过程。而在文明发展的每一个时代,只有原创产品才能体现时代成果,因此原创就是每一个时代、每一代出版人共同的使命。

而这个原创使命在当代变得空前的重大。参加活动的作家代表、湖南省作协主席王跃文直观地说,以前人类文明累积的速度是在做加法,而到了互联网时代则是在做乘法,几十年累积的文明成果就超越了几千年累积的总和。从这个角度来观察新时代中国,我们会发现“乘法效应”更为明显:广泛而深刻的社会变革,最宏大而独特的实践创新,都为原创提供了宽阔的空间和舞台,提供了闪亮的精神和鲜活的素材。

出席活动的中南大学教授杨雨把这种时代特征形容为“气象万千”:开阔的国际眼界、深刻的社会变革、丰富的生活面貌、多元的文化格局,甚至是现代传播媒介的融合发展,都为原创的生长与传播提供了最合适的土壤与环境。

那出版原创的工作又是什么?龚曙光的回答同样令人深思:就是为时代找到那些最优秀的作家,发现那些最优秀的作品,传播那些最该在未来历史上传播的鸿篇巨制。

显然,这是一种比再版改编之类更需要创造力的工作,正因为需要创造力,它变得更艰巨和更令人瞩目。

中南传媒总编辑刘清华举了一个例证,由湖南文艺出版社出版的《艾约堡秘史》就是一场“十年之约”。早在十年前,这部作品就开始组稿;2018年,作品完成出版,作者张炜是一个对时代变化十分敏感的作家,小说从人性角度,凸显了改革开放四十年后人性的嬗变,出版后引起了巨大的反响。又如唐浩明的《曾国藩》和王跃文的《大清相国》两部历史题材小说,经中南传媒推出之后,发行量均破百万,成为了真正影响时代的作品。

中南传媒的耐心、决心与匠心也获得了作者们的信任和赞赏。《幸福街》作者,湖南省作协副主席何顿表示:“中南传媒这些年来出版了许多全国一流作家的原创作品,在全国文化艺术界产生了巨大而且深远的营销,这是我愿意把《幸福街》这本书交给湖南文艺出版社的原因——在坚持原创方面,我认为中南传媒做得非常好。”

正如作家李修文所说,一部作品能够留下去,“实际上是被时代、被历史、被人民所选择的结果。”同样的,时代也是出版工作的命题人。从实战的角度来说,扎根本土、深植时代的出版产品,应该在观念和手段结合上、内容和形式融合上进行深度创新,努力提高作品的精神高度、文化内涵和艺术价值。

本次活动发布的原创精品,无一不是这样创新的成果。由湖南省委宣传部组织创作的《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一路走来》,讲述了社会主义思想从发蒙到在新时代中国伟大实践的漫长历史进程,在展现“伟大复兴”宏伟画卷的同时破解“中国奇迹”的基因密码——信仰的力量。《我的十八洞村》用散文的笔触描绘了一个人类反贫困斗争史上最伟大的故事,让十八洞村成为了中国精准扶贫脱贫战略与实践的标高。由朱建纲主编的《今日中国丛书》,全景展示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建设成就。由龚曙光、董长军主编的《李铎全集》是湖南美术出版社全集系列的最新巨制,全面呈现了人民艺术家李铎的艺术世界和艺术人生。

除此之外,本次发布的原创产品还有《艺术中国》、《童诗中国》《今日中国》《中国乡村发现》这样的大型图书,和《幸福街》《赤脚医生》《地球无应答》等文学精品。一本本时代之作,是湖南出版人初心不改的经年坚守,是与民族与国家的同频共振。

这些产品背后凝结的努力到底有多少?既当作家又是出版人的龚曙光说出了中南传媒全体员工的切身体验,“原创不是大工业生产,带有很强的个人性和实验性。就像农民种谷子一样,如果不勤奋,肯定没有好收成,但也不是说你勤劳了,就一定能丰收。作家的创作、学者的研究都是以个人的精神劳动为前提的。从这个意义上来讲,你可能要花更多的精力,支付更高的成本,耗费更长的时间去培育” 。

中南传媒已经坚持原创数十年,为了这个目标,一代一代编辑们青丝熬成了白发,少年熬成了老者。“我为他们感到骄傲。” 龚曙光说。

出版人杂志

Read Previous

天下原创看湖湘:市占率微小变动背后的内容战略

Read Next

中国元素闪耀博洛尼亚书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