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少儿出版精英们聚首泉城聊什么?

记者|郭盈盈

如何耕耘好少儿出版这块土地,为新时代的少年儿童出版高质量的好书成为了少儿出版的首要任务。

改革四十年春风化雨,孕育出一批优质的少儿出版物,由此也迎来了少儿出版的黄金十年。如今,黄金已过,红利吃尽,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层出不穷,如何耕耘好少儿出版这块土地,为新时代的少年儿童出版高质量的好书成为了少儿出版的首要任务,在高速发展向高质量发展迈进的时刻,如何布局当前少儿市场,众多少儿出版社掌门人给出了答案。

7月9日至10日,由中国出版协会少年儿童读物工作委员会主办、明天出版社承办的以“加强和改进新时代少儿出版工作,实现高质量发展”为主题的第34届全国少年儿童出版社社长年会在泉城济南召开,全国30余家专业少儿出版社的社长、总编辑和行业精英前来参会。

夯实原创力量,加强高质量发展的内容保障

“把主题出版做亮,就是做得有声有色,做得精彩;把主题出版做强,就是实现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相统一。” 近几年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以下简称“中少总社”)陆续出版了“伟大也要有人懂系列”、《习近平讲故事》(少年版)、《速读新时代》等主题出版图书,不论是从实现双效统一方面还是主题出版物国际化方面均取得了显著的成绩。中少总社总编辑张晓楠表示坚持正确的政治方向、舆论导向、创作导向、出版导向和价值取向是做主题出版的的工作底线,不仅如此,面向青少年的主题出版物更要接地气,在内容方面还要做能够激发读者阅读兴趣,同时在版式设计方面也要注意艺术性的培养。

过去的十年是少儿出版的黄金十年,也激励了原创儿童文学版块的蓬勃发展。多年来,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以下简称“浙少社”)立足儿童文学优势板块,在此产品线上不断深度打造,始终坚持以畅销为引领。浙少社社长汪忠在谈到“如何打造体现时代特征和精神特质的儿童文学精品”时提到,浙少社积极适应新兴出版业态的发展,从简单的内容提供转向为读者提供多元化阅读体验和文化服务,从图书销售工作拓展到为不同年龄群体的读者用户提供整套阅读解决方案,通过每年400多场主题阅读活动、设立全国阅读示范基地学校、名家讲座、名师培训等多举措并举。

今年年初,随着电影《流浪地球》的热映激发了人们对科幻领域的探索,也在一定程度上带动了科普类图书的销售。但目前国内的原创科普版块仍然出现通识类的科普选题在内在主题内容和外在呈现方式上突破创新不够、科技类科普选题推广普及性不强、接受度不高、读者对象市场细分不足、原创性不够,引进版占据很大比重等现象。“首先在理念上一定要坚定不移地走好原创出版道路,这是国家战略的需要,也是企业长远发展的需要。”陕西未来出版社社长李桂珍表示,“在策划和顶层设计方面,要与分级阅读相结合,根据不同读者的年龄来决定作品中的科学性、成长性和艺术性的取舍和比重。在作者选择方面要将专业性与通俗性相结合。在挖掘和培养优秀科普作者的同时也要请名人专家来进行二次加工和提高。全媒体时代,作品在呈现方式上要注重创新同时要与其他产业相结合运用各种社会资源,使产品覆盖到更多年龄层人群。”

加强顶层设计,完善高质量发展的运行机制

“出版的社会效益与经济效益应该是像一张纸的两面,无法分割开的,但在当前的市场环境里,要实现出版的双效统一,需要追求和担当的同时也需要有相关的运营机制加以鼓励和推动。”二十一世纪出版社社长刘凯军提到,在构建双效统一的出版运营机制当中,应该重视导向引领机制、编辑的传承机制、产品的运作机制、渠道的协同机制这四个方面,达到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的双效统一。

伴随着互联网的普及,新技术的不断涌现,知识与信息载体的多元化,融合发展开拓了图书出版的新模式、新产品、新业态、新价值提供了发展的新路径。明天出版社社长傅大伟指出少儿出版的融合发展大体有三个模式:一,内容与技术的融合;二,线上与线下的融合;三,出版与其他产业的融合。“为适应新时代的出版新形态,近年来明天出版社将出版融合发展工作作为一项重点工作,着力在图书产品的数字化和多媒体化,以及充分利用数字互联网平台开展营销模式的创新等方面,进行出版融合发展方面的探索和尝试。傅大伟认为,在做好出版物内容的基础上,要紧盯营销模式的融合创新,同时要鼓励编辑向产品经理转型,树立起以用户为中心的理念。

“要真正实现高质量发展,我们的出版企业的整个运营机制,势必要进行全面的、创新性的改造。”接力出版社社长黄俭在谈到如何加强出版人才队伍建设中提到,传统出版的核心价值链是围绕内容开展策划、编辑加工的过程出版发行,而新型出版的核心过程价值链是围绕内容通过IP化、实现知识产权化、资产化。对于这两条核心价值链,无论要实现哪一个,出版社都需要创意人才。在出版活动中的创意人才大致可分为:运营的创意人才、内容的创意人才、营销的创意人才、发行的创意人才,内容IP化的创意人才等。不同类型的人才在出版活动不同的层面上发挥着作用。而如何去挖掘这些创意人才,黄俭表示首先要到行业内去主动发现的稀有人才,其次要注重团队的人才培养,此外出版社还要有相对的实力、独到的眼光和完善的机制充分发挥创意人才的能力,以便于形成长期合作模式。

版权贸易、国际出版、国际合作以及国际文化交流是图书在“走出去”和“引进来”的过程中需要明确的四个基本概念。湖南少年儿童出版社从90年代初开始购买《青蛙弗洛格》的故事开始逐步理清这四个概念的关系,并不断推进国际出版工作。“在构建湘少特色的版权进出口体系的过程中,我们让版权工作成为全员的共识,纳入我们的编辑日常。在推进国际合作创新方面,注重在输出的内容中突出中国的名家,在引进内容中间坚持基本以市场为主导。在输出内容上,突出‘为孩子讲述中国故事’和‘为孩子设计创意童书’这两方面的内容重点。在合作地域上,向‘一带一路’国家发力,通过《海上丝绸之路艺术绘本》等选题进行国际组稿,实现不同文化背景下文字和插画的友好牵手。”湖南少年儿童出版社副社长吴双英介绍道。

规范市场秩序,优化高质量发展的市场环境

过去10年少儿出版在高速发展的同时也带给我们很多需要深入思考的问题。少年儿童出版社社长冯杰指出:“规模导向事实取代了质量导向,存在粗放增长,甚至无序增长现象,因此如何评价少儿出版过去10年的黄金增长,决定了我们下一步发展的方向和质量。”

冯杰指出,会上提出的“六重六轻”精准说明了当前少儿市场存在的问题:重数量轻质量;重引进轻原创;重城市轻农村;重虚构轻现实;重名家轻新人;重图书轻其他。同时冯杰还提到,在少儿市场繁荣的背后存在着出版社盲目追求规模导致品种虚增,库存膨胀,资金压力不断放大;原创作家“一稿多投”“一书多版”的混乱现象,加剧市场恶性竞争;线上销售折扣乱象,出版社合理盈利空间被严重挤占;少儿出版专业门槛不断降低,少儿出版专业程度被稀释,专业品牌建设努力被消解。

这些都严重影响少儿出版生态,这种增长模式不可持续。从高速增长到高质量发展,这是国家对少儿出版提出的新要求,更是少儿出版自身可持续发展的迫切需要。冯杰认为少儿出版必须“转变增长方式、转换增长动力”。在这其中“要加强原创能力建设,确立版权优先战略,并通过与社会资源的多元融合实现内容价值最大化,完成传统出版的转型升级”。同时“要充分发挥国家行政管控和行业自律的作用,规范市场准入和竞争机制,通过压缩无效出版来聚焦有效出版”。

少儿出版反盗版联盟成立三年以来已发展至拥有30余个成员单位,基本覆盖了我国国土面积的99%,受到了行业的高度重视。“现在的侵权盗版基本覆盖了全渠道,从图书的制作到销售,技术手段越来越先进,工作流程越来越合理,从编辑出版、印刷、装订到物流销售各个环节,整合资源、协同能力越来越强,”少儿出版反盗版联盟秘书长吕卫真在谈到当前少儿市场盗版现象时表示,“打击盗版除了和行业管理部门和销售渠道的密切配合,还需要充分利用现有的科技手段和分析方法。通过大数据检测来筛选监控,找到他们的进货渠道或相关的活动规律,同时从小处着手,将线索进行交流互享,真正地形成联盟的优势,形成行业的协力。”

出版人杂志

Read Previous

《米小圈》为什么能畅销6000万册?

Read Next

《英雄赞歌》:集文、图、声于一体的主题童书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