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书店复工路

国外书店的复工是否顺利?有哪些促进措施?书店行业的恢复程度如何?

 

由于疫情影响,美国和欧洲多国的书店在3月中下旬陆续关闭。经过一个月至三个月不等的隔离期,欧美书店陆续走上了复工之路。这些国外书店的复工是否顺利?有哪些促进措施?书店行业的恢复程度如何?

 

美国:疫情与火焰的双重夹击

自3月下旬关闭后,美国各地的书店已经于5月陆续重新开放,在有限的时间段内恢复营业。但坎坷复工路遇上暴乱,令本来就在苦苦挣扎的书店雪上加霜。5月底,一名叫乔治·弗洛伊德的黑人被白人警察跪压颈部,窒息而死。这一事件迅速成为美国各地种族运动的导火索。在明尼阿波利斯的暴乱中,一些书店遭受焚毁和破坏,部分地区的书店不得不再次关闭。还有一些书店则积极投身到种族运动中,并推出了相关阅读活动和书单。

5月28日,明尼阿波利斯警察局在暴乱中被焚毁。位于警察局附近的月亮宫书店(Moon Palace Books)用木板保护了门窗,除了涂鸦和碎掉的小块玻璃,没有受到严重破坏。另一家梦境书店(Dreamhaven Books and Comics)窗户被打碎,丢失了部分物品,“但大多数情况下他们忽略了这些书。” 店主表示,入侵者试图烧毁这家书店,点着了一本定价75美元的短篇小说集,但火熄灭了,没有造成严重损失。

但当地的两家传奇书店就没有这样的幸运了。雨果叔叔科幻书店(Uncle Hugo’s Science Fiction Bookstore)和埃德加·爱伦坡叔叔推理书店惨遭焚毁,成为一片废墟。雨果叔叔科幻书店成立于1974年,是美国历史最悠久的科幻类独立书店。该书店和姐妹店埃德加·爱伦坡叔叔推理书店是明尼阿波利斯的文化地标。这场大火使两家书店损失了超过十万册图书,其中包括许多作家签名版和珍藏本,据估计损失超过一百万美元。

两家书店的经营者是当地的传奇书商唐·布莱利。像其他独立书店一样,两家书店于今年三月份关闭,原有的六名员工有四名被解雇。据报道,目前布莱利还欠出版商5万美元货款,还不确定保险是否能够赔付损失。目前,书店支持者发起了“拯救雨果叔叔”的活动,有700位捐助者筹集了超过6.3万美元。

一些位于治安不佳地段的书店虽然没有遭受洗劫,但也被迫停止了运营。比如圣保罗的下一章书店(Next Chapter Booksellers),只在周一上午11:00至下午3:00开放,以提供“加急服务”。

不只是美国书店遭遇了复工阻碍。由于疫情形势不明朗,总部位于纽约的各大出版社也表示在9月前不考虑正式复工,不会要求员工到办公室工作。

 

德国:销售额已恢复到去年同期的80%至85%

由于受到疫情影响,德国的书店于3月中旬关闭,4月20日重新开放。近日,德国出版商和书商协会(Bersenverein des Deutschen Buchhandels,简称MVB)表示,停业一个月使该行业损失了大约5亿欧元的收入,相当于月销售额的50%。 不过,MVB首席执行官希尔德(Ronald Schild)认为这比最初担心的情况要乐观。“(截至5月中旬)我们已经复工几周,销售额已经恢复到去年同期的80%至85%。”他表示并不是所有地区都完全开放,也不是所有书店都能正常复工,“但是在已经开放复工的地区,销售非常强劲。”

与美国一样,德国亚马逊曾经短暂取消了图书配送的优先级,并停止向出版商订货,这也刺激了实体书店的发展。由于法律限制,德国实体书店与亚马逊相比更具有竞争优势。德国实行的是固定书价制,加上高效的图书发行系统,可以迅速为国内任何一家书店提供图书。

希尔德说:“在隔离期间,本地小型书店的销售额也只下降了30%。我们看到了书店行业巨大的创造力。无法开门营业的书店纷纷采用送货上门的方式,或者是与药房、面包店合作,让读者能够在购买基本生活用品的同时购买图书。”

3月,莱比锡书展因疫情被迫取消,书商们失去了传统的销售旺盛期。为了弥补损失,书商们通过社交媒体和手机短信推荐图书,“显示了社区对本地书店的支持和黏性。”

“这次停工的结果是让人们对小型书店有了新的信心。”希尔德观察到,“在这场危机中,小型书店发现:自己是可以与巨无霸的亚马逊竞争的。以前有很多店主认为,‘我们得有个在线书店,不然没法跟亚马逊竞争,他们比我们强大太多了。’可是现在,本地书店发现他们能够把在线书店和其他服务结合,比如路边取货、送货上门、夜间送货,他们有很大的机会赢得竞争并盈利。”

“这次危机也是一次难得的学习机会,”希尔德说,“现在下半场比赛就是要争取在接下来的几个月把15%〜20%的损失弥补回来,这将是一场硬仗。”据统计,4月,德国书店的营业额同比下降了47.3%,销量下降了51.1%,价格上涨了8.5%。

 

英国:连锁书店蓄势待发

英国书店行业还没有实现大范围复工,但英国最大的连锁书店瓦特斯通书店的总裁詹姆斯·当特对行业前景表示乐观,“瓦特斯通将从危机中崛起,并最终拥有更多店面。”目前,瓦特斯通书店已经获得英国政府批准,于6月15日正式复工。

瓦特斯通书店的所有实体店于3月22日关闭。作为一家运营良好的大型连锁书店,瓦特斯通拥有比一般独立书店更多的资源,其中就包括线上渠道。在实体店关闭期间,瓦特斯通的在线销售出现了“爆炸式增长”,“但消费者购买的书与实体店的畅销书有所不同。”当特表示,“有些书在网上的销售表现不佳,尤其是新书,无法在网上被更多的读者认识。在书店,你可以通过展示推荐购买从未想过的书,但是在网上浏览时,要做到这一点会更困难。”

在谈到未来时,当特认为书店不会因危机而“发生重大变化”,“作为零售商,我们需要减少固定成本,投资于我们的房产,并使书店更加有吸引力。我们经营的店面种类将会更加丰富——小型书店,中型书店,大型书店——为不同社区服务,提供社交空间。”

 

 

法国:将存在与诗意结合在一起

3月14日,根据法国政府的隔离要求,书店进入关闭状态。5月中旬开始,法国各地书店陆续复工。据法国出版商协会(SNE)对130多家出版商和书店进行的调查显示,有一半以上的书店预计今年将损失20%〜40%的收入,四分之一的书店预计将损失40%以上的收入。

与德国类似,法国也实行固定书价制,政府还通过其他立法来限制亚马逊的影响力以保护实体书店。在这些措施的共同影响下,法国消费者在网上购书的意愿不高,线上渠道的市场份额远远低于英美等国。目前,法国全国有超过3000家独立书店。

为了提振行业信心,书业从业者推出了工具包计划,帮助书店在政府的重新开放指导原则之内欢迎消费者的回归。工具包包括醒目的黄色海报和洗手液架,海报上的文字写着:“你在这里唯一能得到的就是好书。”在收银台前还有彩色胶带标记了安全距离,胶带上印刷着加缪等作家的名言。发起者希望,能够将公共卫生的束缚转化成一种愉悦而轻松的经历,“将存在与诗意结合在一起”。

有出版社为这次活动提供经费,设计师和制造商也降低了收费,将工具包免费提供给书店。截至目前,已经有500多家独立书店加入了这一活动。

来自东部城市的世界各地书店(Autour du Monde)就是其中之一。这家成立于2015年的小书店所在的城市遭受了疫情的严重打击,在隔离期间,书店通过facebook与读者保持联系,每周开放两次以供顾客取书。书店每天会推荐一本图书,有消费者甚至要求购买所有推荐的50本图书。这也是目前大多数法国独立书店的生存模式。■

 

王睿

Read Previous

开卷少儿畅销书排行榜(2020年5月)

Read Next

浙版传媒来了,出版上市板块再添绩优股?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