馨香几度盈怀袖

馨香几度盈怀袖-出版人杂志官网

冯与蓝的文字,一向以兼具诗意和可读性著称,其行文流畅生动,情感真挚,将宝贵的情愫寄寓在充满张力的故事中,给人以情动于中的美好阅读感受。新作《满架蔷薇一院香》承续了原有特点,又以更加开阔的视野与潜藏在文本中的深度思辨洞开了小说的维度,读来不觉感慨,馨香几度盈怀袖。

“打破”与“找寻”是这部小说最为核心的两个主题词。海外归来的“翰林爷爷”一家打破了原有的平静生活,老太太的心心念念与“翰林”爷爷的疏离冷淡拉开了主人公夏凝薇找寻真相的序幕。为了学好祖国语言,被安排在夏凝薇家的姚乐童是另一个“打破者”,他那些看似怪异的语言与行为,那些无论在学校还是在家里都格格不入的处事方法让众人瞠目。然而,也正是在他的引领下,人们开始有意识地正视并找寻一些生活中至关重要却久被忽略的命题,比如儿童的尊严、自由的价值,甚至是“重男轻女”问题背后所反映出的女性主义。“打破”与“找寻”在一破一立间,让小说肌理分明,且深具延展的可能。

在《满架蔷薇一院香》中,作家展现出了高超的叙事能力,多元的主题在两条叙述主线的交错行进中和谐交融。当夏凝薇在姚乐童的帮助下重寻战乱年代中家人的秘密时,战争与别离的痛楚以及苦难带来的误解,还有那长达半世纪的两处伤怀一点点浮出水面;当姚乐童破釜沉舟般维护自己的尊严,并无数次坦率且坚定地表达要男女平等、人人平等时,人性中那些闪光的品质愈发清晰而明亮,照耀着每个读者。不能忽视的还有姚乐童对小叶姐姐的呵护与同情,对“死对头”王涛的外婆所表现出的热情与温柔,这无不张扬着小说所讴歌的良善与温情。这些主题各具特色又彼此交叉,使得文本饱满而多维。

细读文本不难发现,“翰林爷爷”与姚乐童这两个归故乡的“异乡人”,是作者精心构思的象征性人物,他们一个将故事指向过去,一个把改变指向未来,却都给“当下”的阅读带来了巨大的吸引力,又让所有的碰撞都产生了思辨。阅读故事的同时,读者将在不觉间打通文本与现实的壁垒,得以审视现实生活。

全文并无太多笔墨直书亲情的可贵以及家庭的意义,然而关于血脉亲情的呼告却又无处不在。老太太一生都渴望与小儿子团聚,尽管“翰林爷爷”那句“夏家伯母”深深刺痛了她的心,她也依旧为这难得的团圆而隐忍,而开怀。当老太太那个木头匣子最终打开时,翰林爷爷的一绺头发,无疑将亲情的力度展现到了极致,那种深切的爱与不舍,极大地触动读者情感的细丝,使其游曳于故事的内外。那反复出现的荠菜馄饨,也在故事中巧妙地承担了家与亲情的象征。一碗馄饨凝聚着爱与心意,出现在了所有重要的核心情节中,以最为朴素的滋味传递无法割舍的血脉亲情。

以物寄情,由简而甄,以平凡寓伟大,这种象征化的处理,让文章呈现出了一种淡而有味、真水无香的大雅风采。

文章的后半部分,随着秘密的揭开,夏家在战争年代那些艰难的抉择,那骨鲠的气节以及对他人的善意成为一个个闪光的瞬间,让我们感动和深思。“那个年代,了不起的人太多了。那些守城的士兵,还有冒着生命危险坚持抗日的人们,个个都了不起。我们只是尽一个老百姓的本分。”老太太以这段平淡却有力的话结束了长达半个世纪的讲述,也将文章推向了另一个高度,关乎家国情怀,关乎责任,亦关乎本分。

整部小说,举重若轻,探讨了诸多严肃的命题,却又将其贯穿于极富可读性的故事中,如湖水微澜,层层推进。这部小说彰显出了作者对儿童文学的认知以及对自己文学实践的深层要求,即在儿童文学场域中调和读者阅读兴趣与文学的思想性,使文本具有年龄“弹性”与反复阅读的价值,在当下的儿童文学场中,这样的实践值得尊重与赞赏。■

(作者系天津市作家协会文学院签约作家)

本文发表于《出版人》杂志2020.第9期

出版人杂志

出版人杂志官方账号

Read Previous

开卷少儿畅销书排行榜(2020年7月)

Read Next

我们就这样走进小说里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