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述海派文学传统与发现“新少女”

重述海派文学传统与发现“新少女”-出版人杂志官网

在文学创作上,秦文君始终是一位极用心、也极用脑的小说家,致力于建构小说世界中心灵世界和心智世界的平衡和统一。毫无夸张地说,秦文君在《少女贾梅》中,在重新发现新少女的路途上,实现了富有感受力的心灵世界和深具理智力的心智世界的合二为一。

在我看来,秦文君之所以能够保有持久的文学创造力,在于她能够持续地汲取文学传统中的艺术养分和思想养分。著名儿童文学理论家和批评家刘绪源在评价秦文君的长篇小说《十六岁少女》时,就已发现了秦文君小说对中外经典文学传统进行重述的脉象:“当然,钱钟书式的大家风范的结构,重在细部的一丝不苟的艺术处理;马尔克斯的自由驾驭时序,诡谲而又深刻的叙事手法;川端康成式的细腻过人、出神入化的感觉的重现,这三者在秦文君的这部长篇处女作中,是浑然一体的,而不是生硬的拼凑。它们已经化成了秦文君自己的东西。”事实上,《少女贾梅》正显示出,除了在人物形象塑造、叙事语调选择、结构形式设计等方面,接受了老舍的《小坡的生日》、凌淑华的《小哥儿俩》等现代都市儿童经典文学的多方面影响外,它在文学观念和文学叙事方式上也重述了海派文学传统。

其一,“相当地生活化”。与曾经的训导主义儿童文学不同,《少女贾梅》不惜笔墨地用时尚语言正面描写都市少男少女的办刊、玩电脑、玩失踪等“不务正业”的日常“业余”生活。仅以贾梅的书包为例,以往一个承载了百年中国少年儿童一心向学的象征物,在这部小说中俨然等同于都市少女的身份确证:“除了课本,还装了玫瑰花型香味的餐巾纸、蕾丝边的折叠小伞、精致的小本子、润唇膏和一面鹅蛋形的小镜子⋯⋯”告知读者都市少女除了时尚性,还有自我性。

其二,相当地道的都市少男少女形象。秦文君擅长运用对话和服饰描写来塑造都市少男少女形象:那些机智、俏皮、诙谐的都市时尚语言与洋气、俏丽、个性的服饰相结合,常常素描几笔,就将都市少男少女的差异性和共通性皆表现出来。

其三,相当重视都市成长小说形式的创新。《少女贾梅》探索了小说与影视相结合的逾越纯文学边界的兼容性叙事。小说在形式上不断切换“镜头”,同时构成文学的隐喻世界。

《少女贾梅》成功的深层原因可归结为秦文君通过对都市少女形象的塑造而超越、抵达了“新少女”形象。“新少女”意指新世纪背景下成长起来的“90后”“00后”少女。在《少女贾梅》中,“新少女”有共通的特质:她们生长在“新上海”这样的国际大都市,与生俱来地带有改革开放的历史“胎记”和市场化经济的“前世”记忆,在成长过程中亲历了全球化背景下的网络文化、影视文化和动漫文化等多种文化的影响,无论是自我意识、审美意识,还是性别意识或身体意识都差异于乃至超越于以往的少女形象;她们外表是“时尚的人”,内里是“完整的人”。秦文君将发现“新少女”的创造工程自然而然地关涉到新世纪中国作家所无法回避的许多重要问题——我们如何做父母?如何做教师?如何做同学?如何做兄长?如何对待成长的困扰?⋯⋯《少女贾梅》因对这些问题的追问和思考而在真正意义上重述了鲁迅所确立的启蒙主义和与茅盾所主张的现实主义。

《少女贾梅》将看似平常的都市校园、家庭和社会生活巧妙地进行艺术选择、再造,以生活化和隐喻化的精确语言承担着发现“新少女”的时代使命。“新少女”们诞生于海派文学传统的血脉里,又再生于新世纪中国的现实里,还将存在于未来中国的梦想里。这样,该书不仅是秦文君文学创作历程的自我超越之作,也是新世纪中国成长小说的突破之作。■

(本文作者为中国海洋大学文学院教授)

本文发表于《出版人》杂志2020.第11期

出版人杂志

出版人杂志官方账号

Read Previous

城乡困境的“童心”突围者

Read Next

美的发现者,也是美的毁灭者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