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样做,很读库

我不愿意把小孩当作小孩来看。成年人不要低估小孩的理解力。一个孩子,如果从小接触的都是审美情趣很高的书,那么当他看到不好的书的时候,反而会感到很不舒服。

这样做,很读库-出版人杂志官网
读库创始人张立宪

在书业江湖,张立宪和他的读库是一个特立独行的存在。在别的出版社为吸引读者眼球,在图书封面设计上不断推陈出新,最好附上印有名家推荐、重印多少万册等各种五花八门卖点的腰封时,《读库》的外形曾十年如一日:永远317页,永远水泥色的封皮,永远在上方正中竖着排出“读库”两个楷体字和每期期号,而下方空空一无所有。只有不同的编号标记着每本书的不同,而书脊上反白嵌着“读库”二字的色块不断变换着颜色,默默标示出时间的流动。在别的出版社被不断降低的渠道折扣和越拖越长的回款账期裹挟苦不堪言时,读库的价格全网一致,即便偶尔做活动,略微的折扣也基本可以忽略不计。读库拥有一大批忠实的读者,他们对“读库出品”无条件信任并且照单全收,比如白岩松的书架上,就有一长排读库。他们不仅自己读,还要让自己的孩子也读。所以,读小库诞生了。

今年是读小库品牌走过的第五年。读小库旗下的童书品种从设立之初的30几种已经积累到500多种,而今年读小库童书的销量也表现相当平稳,基本没有受到疫情影响。在微信公众号受直播带货等新业态冲击,普遍由从前一套书能团两三万套到现在团两三千套的背景下,读小库的一些爆款套系在折扣空间不大的情况下,仍然能在单个公号上团到2天1.6万套的业绩。一位母婴公众号的负责人表示:开团读小库的书,即使折扣谈不下来,为了其独特的品质给自己立人设和口碑,也非常愿意合作。

在一个阳光明媚的秋日午后,记者采访了读库掌门人张立宪,花名老六。老六毕业于人大新闻系,曾混迹于影视圈,文化圈,他的作者名单可谓是大咖云集,深不可测。白岩松、柴静都是他的饭局座上宾,分分钟就能组织起各行业最优秀的专家变成他的“云编辑”团队。原以为这样背景的老六,应该是谙熟传播学规律,善于和人打交道,面对记者滔滔不绝。然而眼前的老六,一身黑色休闲装,回答问题和他的穿着一样简单利落、惜字如金。一句话——“你看看我们的书就知道了”。

这样做,很读库-出版人杂志官网

外版童书的读库化

老六在为读库录制的一个视频里谈到,他有时候会被一个选题折磨两三年之久,读小库的诞生就是这样一件折磨了他三年之久的事。早在2012年,做读小库的条件就已经具备了。一方面,这批忠实读者在追随读库的十年里都陆续成家立业、结婚生子了,有了阅读童书的刚需;另一方面,读库有了一些资金积累,买了一些版权,选题资源也丰富了。但老六一直没有想清楚以什么样的形式服务读者。直到“书盒”的概念闪现在他脑海里:“因为我们的读者都属于照单全收型的,所以我们就把他们需要的书按照不同年龄段组合成书盒,相当于为读者提供套餐式配书服务。”因为读库读者的孩子们年龄段也不同,有大有小,所以读小库把童书产品划分为五个年龄段,每个年龄段一个书盒,每盒大概十本左右。五个书盒就是50种左右,现在读小库童书每个年龄段出版了十多盒了,也就是500左右品种。

说起做引进版,大家关注的几个条件大概是获没获过奖,在欧美销量如何,重印了几次,是不是最新出版的。在老六这里,这些光环都不是事儿,被他选中了,是这个选题好不好的唯一标准。“我们一开始做的时候,就想得很清楚,不会去做那些特别热门的书。获不获奖、是不是名家,在国外加印了多少次,这些都不是我们确定选题的必要条件。所以当时我们看中的很多书,都是比较冷门,在版代的书架上放了好多年无人问津的。但我一看,就知道,它是不是读库读者的菜。”既然是做引进版,是不是理所当然强调它的原版特色,但是读库不一样。老六对原版图书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变,有的甚至改得“面目全非”,几乎看不出来读库版和原版的联系。因为他对读库读者的品味和需求太了解了,甚至可以说彼此是知音。比如这套《大自然》书系,一共三本。这套书引进自法国伽利玛出版社,全书由12幅画组成,展现了同一个场景在12个月里的变化。包括在这个场景里不同的月份所出现的植物和动物等所有物种的变化和详细介绍。在采访中提到的为数不多的读小库图书案例里,说到这套书时,老六眼角闪烁着激动的光芒,用他的话说:“当我看到这套1997年出版的书版权竟然还在,竟然还能等到落到我手里,真的是恨不得跪下来感谢老天了。它的版权一直还在,可能有两个原因:一是它是20年多年前出版的书了,所以封面设计上皮儿没有瓤好;然后就是现在大家都比较关注新书,而这本书太久远了。然而对于我来说,真的就是一见钟情,感觉不出版它就要出人命了!”不仅如此,老六几乎是在看到这本书的同一时间,说不出时间有多短,脑海里就已经迅速地闪现了它的编辑方案。这本书的法语名叫《自然》,还有另外两本法文原版书,和这本书异曲同工,一本是展现同一场景一天的光影和物候变化,每两个小时一幅画,也是12幅;另一本是同一条河流上游到下游所经过的12个地方。“我首先想到要把这三本书做成一套书。由于开本很大,我将整套书名改为《大自然》。而这三本书分别的名字叫《一天》《一年》《一条河》。”而图书的封面自然被改造成读库特色的封面:从原版铺满四季景象的封面改为素白封面,干净清丽。而对于《纽约客》驻华记者、女作家项美丽写给自己女儿的,以一个外国人的视角向自己的孩子介绍中国的两本绘本《中国故事绘本》和《中国A-Z》,老六则改造得更为彻底。将原版的开本缩小大约一半,然后将两本绘本合为一本小开本的书,一起出版。这样,读者就只用花一本精装书的价格,看到两本书,并且摆在书架上能很好地节省空间。

这样做,很读库-出版人杂志官网
《我感到…》系列图书套盒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版权方都允许被授权方进行如此大规模的改动,大多数版权方都不允许随意改动原有的版本。比如读小库的《我感到⋯⋯》系列,应出版方要求,除了英译汉之外,其他都需要和英文原版基本一样。即使这样的情况下,老六仍然给这套书更换了更适合其色彩的纸张,一些版心做了细致的微调,此外还做了一个十分雅致并且和全套四本书色系保持一致的套盒,这样方便读者保存。“我可以非常自信地说,我们做的效果超越了英文原版,当然也是站在别人的基础上。我希望通过这样一些尝试和一个个经典的案例,让欧美那些强势的出版社能够折服并放心地把书交给我们做,而不再有诸多限制。”

以读库的理念做原创童书

说起读小库做书的标准,老六总结为两点:“第一是非迪士尼。当然首先我认为迪士尼是好的,但是它太主流了。一个小朋友不可能不看迪士尼,但是全看迪士尼也太乏味了。所以,我希望我们的童书是对迪士尼的一个有益补充。让小朋友读到有另外一些味道的书。我希望提供给小读者的是一种新鲜的感受,从故事、道理、知识和诗意四个维度给小读者以养分。第二是注重图书的艺术性和审美价值。”那么如何提高孩子的审美能力和理解力呢?老六认为:“我不愿意把小孩当作小孩来看。成年人不要低估小孩的理解力。比如银行培训柜台点钞的员工识别假钞,可以有两种办法,一种是让他记住假钞的所有特征,另一种是让他每天接触大量的真币。这样当他摸到假币时会不舒服。我喜欢后者。一个孩子,如果从小接触的书都是审美情趣很高的书,那么当他看到不好的书的时候,他会感到很不舒服。”

如果说创办读库已经积累了相对成熟的出版理念、设计理念和印制经验,读小库则是一脉相承。为了给孩子做出极具审美价值的书,读小库和读库一样,可谓是在书的各个细节上都做到极致。除了好看的设计和图画,还希望孩子从触觉、甚至味觉上,拿到读小库的书时都是一种全方位的艺术享受。为此,无论是读库还是读小库,都是根据书的内容和质感来精挑细选出最合适的纸张,用最好的印厂,“不计成本、不惜篇幅、不留遗憾”。“相信现在的爸爸妈妈们都能感受到我们图书产品的品质。因为他们都有很丰富的消费国外原版书的经验了,经过对比就能感受到至少我们做的并不比原版书差”。老六说,比如在纸张的选择上,“我们从读库时代就放弃铜版纸了。虽然铜版纸最安全,色彩还原度、清晰度都很高,但给人质感不好,所以在读库时代,我们就找到了铜版纸的替代品。其实这些替代品在还原度、清晰度上还不如铜版纸,要在这些纸上印出还原度高的画面,印制成本要高很多,一些读者还不认,但是为了更好的质感,我们一直是这么选择的。读库的读者都能感受到”。 负责读库印务的包伸明举了一个典型的例子:“我们有一册绘本叫《奇幻精品店》,这本书用了典雅纸,非常明显地留有造纸过程的痕迹。因为这本书很有年代感和设计感,内容也怪诞奇妙,所以只有这样的纸,才能充分表现书的韵味。你可以想象一下,如果换成一种非常光滑洁白的纸,这种韵味就会丢掉。”

一方面现在童书竞争日趋白热化,版税成本越来越高;另一方面,老六也希望能有更大发挥空间,所以和以往主做引进版相比,现在读小库童书更多的是发力原创。比如今年刚刚推出的这套“中国基因”系列。这套书是读小库和台湾著名出版人郝广才共同策划的,用常见的中国符号,深入传统文化精髓。这七本原创绘本的文字作者都是郝广才,他用一个个平实温暖的小故事,串联起作为大背景的传统文化,讲述的是平淡日子里闪现的点滴滋味,恰如一杯茶,一碗面,一勺汤⋯⋯让孩子们在日常生活中,自然而然地理解自己的文化,好玩又有趣。“这个系列最新推出的绘本《豆腐》,我女儿都已经读了好多遍了。”老六高兴地告诉记者;“接下来,我还准备围绕着年龄大一些的孩子,12+或者14岁以上的孩子,针对他们做一些书,这也是我个人的兴趣所在。”

这样做,很读库-出版人杂志官网
读库南通物流基地智能分拣系统

读库的最大受益者

谈起和读小库合作的感受,台湾出版人郝广才深有感触:“我最羡慕的就是他们建立了这样一批强大的读者群,一批对读库和读小库产生了强烈的信赖感和忠实度的读者群。正因为读者群和出版商对图书品质的目标达成了高度一致,读库和读小库才有更开放的心态和更大的胆量,不计成本地去尝试一些冷门但是绝对精品的选题,来满足读者多样的需求。这是一个出版业难得一见的良性循环,而不需要被市场驱使,导致哪些选题好卖就一直做。正是有这样的底气,这样开放和宽广的力量,我在和他们合作时,也会更加大胆地突破自己,尝试各种风格。”

形成如今这样的局面来之不易,而有这样令人羡慕的读者群,读小库可以说成为了读库多年用心为读者服务的最大受益者。老六回忆说:“读库2005年刚开始做的时候,别说支付宝账号了,那时候也没有微信,很多人连网银都没有,我们收到的很多书款还是邮局汇款。那时候整个的销售模式也都非常传统,通过经销商的方式。读库刚开始也是这样,虽然从报表上看读库是盈利的,但是总是在缺钱,因为这些钱都在经销商口袋里,压着账期不给你。另外折扣越压越低,没有利润空间了,很痛苦。另外一方面,我们能感受到新的销售方式已经开始形成了。读库的服务模式一直是被读者催着走的,正是在读者的催促下,2008年我们开了淘宝店,后来逐步收回经销商销售体系,开始大力发展自己的直营直销业务模块。而等到罗辑思维、凯叔讲故事等新的社群营销模式不断涌现时,我们的直销业务模块天然就能和这些社群营销模式无缝对接。所以我们的销售经历了一个由铺开到收缩再到放开的过程。到做读小库的时候,我们的销售模式已经完善了,读小库算是坐享其成了。”

比起当初刚开始做直销业务时的艰辛,现在的读库和读小库已经拥有非常成熟的直销系统。读库团队大约70多人,其中前端编辑团队约30人,后端销售、仓储物流和售后客服团队占到了一大半。目前,读库的直销团队已经能在一天的时间内,精准地完成6000份以上订单的打包和物流工作。这与读库先进的物流基地密不可分。“我们的库房智能化管理是出版业绝无仅有的,因为只有我们是这样直销,直接面对读者提供服务的业务模块,而其他出版社都是对经销商的,他们也不需要这样功能强大的库房和物流。”老六说。位于江苏南通的读库基地由物流基地和阅读基地组成。其中物流基地总面积6173平方米,高位货架仓储区3155平方米,智能分拣区1230平方米,人工临时区640平方米,办公区344平方米,展示区344平方米,活动区460平方米。库区采用AGV货到人拣选、箱式自动化输送分拣系统及环形Miniload(箱式自动化立体仓库),原拣货员每人、每天20000+的步数将由AGV代劳。货到人技术及一体化打包复核系统,实现作业自动化,管理信息化,流程标准化。

而这样的销售模式除了让读者有更好的用户体验之外,更难能可贵的是,它让出版商从每天随时更新的读者群直接反馈中,真正清楚了自己的读者画像和读者需求。这才是读库和读小库敢做在一些出版社看来非常冷门的选题,而且非常确定这个选题就是读库的菜的原因了。■

本文发表于《出版人》杂志2020.第11期

出版人杂志

出版人杂志官方账号

Read Previous

出版机构新媒体影响力指数排行榜(9月〜10月)

Read Next

紫金陈三部曲开启推理剧新时代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